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第979章 軍功十二轉分享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卫公威镇岭南,王师不战而胜。
大环寨打开了寨门,紧接着江对岸的小环寨也打开了寨门,两座附近数一数二的大寨子,就这样卸下了防备,如同一个褪去了衣物的柔弱小娘一样在那楚楚可怜,任卫公摆布。
但秦琅并没有杀人的心思。
一路过来杀的人已经够多了,而且这两个寨子也格外的恭顺,他们不仅主动打开了寨门,大环寨还献上了一百头牛,一百头猪,小环寨献上了一千只鸭子还许多鱼,另外牛猪各二十。
他们还把自己酿造的谷酒担来献上。
秦琅没再杀人,不过在大环寨前,他让官兵列阵,然后邀请大小环寨各派出自己寨中的勇士,进行一场竞技比赛。
马球、足球、跑步、游泳、投长矛、掷铁饼、掷铁球、翘关、举重、射箭、寨马、击剑、格斗·······
项目一堆。
秦琅甚至还从大小环寨献上的这些牛猪鸡鸭金银钱布里面,拿出了许多来做为各个项目前三名的赏金,还特意让随军的工匠,用金银铜临时铸造了许多枚刻字的金银铜牌。
甚至还设了总奖牌榜。
大小蛮寨的两个老首领都是一头雾水,不知卫公为何要举办一场这样的竞寨。他们委婉的拒绝,说不敢跟王师相比,肯定技不如人,自愿认输。
秦琅却不容拒绝。
“这是代表着摒弃前嫌,重新开始的竞技,怎么能拒绝呢。”
他话虽轻柔,但语气里透露的却是不容拒绝之意,两个老家伙立即汗都下来了,赶紧应诺。
“不许放水,不许故意输,我要的就是各凭本事,要比的精彩,斗出水平,谁若是敢糊弄我,我可就不客气。”秦琅把皇帝御赐给自己的玉具宝剑交给衙内指挥使李存孝,“存孝你来负责监督,谁敢不认真,军法处置!”
一群随军前来的岭南豪族土酋们,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那两位酋长不知所措的样子。
他们也不清楚秦琅为何要搞什么竞技,隐约猜测可能是想以此来炫耀一下唐军武力,威慑打压一下两寨。
于是大环寨前,龙江河畔。
蛮族的辅兵们挽起袖子提着刀,开始杀猪宰牛。
有人埋锅搭灶,有人运柴生火,有人挑水洗菜,忙的不亦乐乎,而那些精锐官兵,却依然全副武装的列阵于野。
秦琅让各军派出了勇者,各展其长。
第一项便是射击,又分为步射和骑射,其中又各分了不同距离耙子和不同箭支的项目,甚至还有固定靶和移民靶之分。
从六十步靶到一百二十步靶,从长弓到稍弓再到角弓。
静江镇海宁武诸军都派出了各自的神射手,两蛮寨并不想参加,可却无法回避,还不敢随便糊弄,只好也把自己的神射手派出。
秦琅为了壮他们声势,还特意让冯智玳等岭南豪族出身的刺史、都尉们也都派出自己的手下加入到了蛮寨这边阵势。
只是比赛一开始,官军这边便完全碾压了蛮子那边。
一开始蛮子还存了是否要放水的想法,可官军神射手一出手,他们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步射骑射固定靶移动靶近射远射长弓稍弓角弓,不论是哪种,这些派上来的选手,都不愧为精锐之神射手。
一个个都能号称是小李广了,那箭术出神入化,箭箭正中靶心。
蛮寨箭手虽然全力以赴,却终究还是相差很远。
后面的比弩,也是毫无悬疑的再次被甩的远远的。
当第三个项目比骑术时,这些人输的更难看了。
“第四项,击剑!”
身披三层甲,一手盾一手剑的战士们近身肉膊,秦琅刚宣布比赛开始,第一位上场的唐军步兵战士,就一剑把那个子同样极高大,在蛮子中很难得的大汉砍翻在地。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 愛下-第979章 軍功十二轉展示
牛皮包裹的盾牌都直接砍碎了。
那位唐军剑士,用的居然是一把重剑,走的完全就是刚猛的路子,要不是身上三层甲护身,这一剑就能要了那蛮族壮汉的命。
蛮子输的不服气,哇哇乱叫。
“说什么呢?”
“这位勇士说我们战士的剑太特殊。”
秦琅哈哈一笑,“确实,说是击剑,你拿把双手大剑上场,这剑都比一般个头的蛮子们都长了,人家一把剑三四斤,你一把剑十五六斤,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嘛,确实有些不合适,让咱们那位猛士换一把剑,就换成最普通的制式横刀,再比一回,双方都拿军中横刀比。”
重新换了一把横刀。
标准制式唐横刀,切角单刀,平直尖锋,刀身坚硬却又轻薄,这种横刀除去刀鞘也就三斤。
舞着轻便,但适合于战场上的长时间拼杀,尤其是这种横刀锋利无比,可砍可刺,尤其是刺击方面有很强的破甲性能。
它做为大唐府兵们的近身短兵,也就是副武器来说,还是很精良的,有很高的性价比,搭配上长矛步槊陌刀这些主战长兵,十分犀利。
那位舞惯了十五斤双手大剑的彪悍关陇汉子,换了把三斤制式横刀,仿佛就跟拿了根麻杆一样毫不费力。
而蛮族勇士接过唐横刀,看着那笔直的刀身,还有上面覆土淬炼打造时的刀纹,不由的面露爱慕之意。
这样的好刀,居然只是大唐最普通的制式武器。
他们自己平时使用的刀,都已经算是精选的战兵,但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根本无法打造成这种轻薄的款式,只能靠加粗加厚能增强刀的性能。
拿起唐横刀,这位蛮族勇士信心大增,挥舞几下刀身,大吼一声,左手执盾护住面前,右手执刀加速冲去。
看着冲来的蛮汉。
那位关陇步兵,却主动把手里同样的牛皮盾给扔到了一边,甚至把头盔都给摘下扔一边去了。
他右挥转转着刀,好像巨人在拿着根牙签一样。
蛮汉冲近,横刀狂扫,依然是惯用大铁刀的招式。
关陇汉子面带不屑,不慌不忙的出刀,后发而先致,两把横刀交击一起,却没有想象的巨大撞击,关陇汉子并不是硬砍,而是带着角度的斜挑。
先挑再削,一气呵成。
蛮汉的刀就变了方向,刀被挑指向天,再紧接着,那关陇汉子的刀锋就已经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虽然头盔下有护颈的甲,但在那薄弱部位,也顶不住这致命一刺的。
蛮汉愣在当场。
第一次被砍碎盾牌,他觉得对方纯仗着兵器的重量而取胜,可这一回,同样的兵器,人家盾都没用,轻松就挑开了他的一记必杀技。
接着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让他再无反抗之力了。
“服吗?”
“服了。”
关陇汉子收回剑,“长安秦不器。”
蛮汉也把刀收回,“龙江环常威!”
自称环常威的蛮汉佩服的望着秦不器,“你可是卫公义子?”
秦不器把刀架到自己的肩上,很随意的样子,“我可没那本事能得卫公收为义子,我来自长安南城,曾是市井闲汉无赖儿,后入陇右投军卫公麾下,跟着打过党项羌,灭过吐谷浑,也只是立了些微末功劳,现为经略府衙内军左都第八团旗手。”
环常威很是惊讶,如此了得的人物,本以为是卫国公的义子,更可能还是跟那位手捧卫公宝剑的秦指挥使差不多官阶的,想不到仅仅只是一个团旗手。
“团旗手是几品官职?”
“哈哈哈,我这衙内军第八团旗手,无品无阶,身上有一个二转的云骑尉,仅视正七品而已。”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979章 軍功十二轉鑒賞
“哦,七品武官,跟县令一样了。”
“不,七品县令那是正印官,吏部点选的,我这正七品只是视品,若是要任职,还得番上和纳资。”
蛮汉一头雾水。
秦不器却只是苦笑了笑,大唐有职官散官和勋官以及爵位,称为职散勋爵体系。
做为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全靠当初一腔热血离开繁华长安跑到边疆陇右投军,并且运气在卫公麾下平定党项和吐谷浑,也立下了军功,行营录功,兵部核验,最后授勋二转为云骑尉,视正七品。
勋官在如今还是很体面的,尤其是对许多底层出身的人来说,这是他们改变自身命运的重要一步。
只是勋官虽然享受相应品级待遇,有不错的特权福利等,但并不直接等于官,既无阶品,也无职事。
有了勋官想要当官,还有重要的一步,就是取得散阶。
有职先有阶,这是如今的规矩。
勋官要授阶,必须得番上和纳资。
番上就是当差,朝廷规定,王品以上的勋官需要番四年,七品以上番五年,最多需要番八年。
年满之后由吏部或兵部考核,合格之后可给予一个散官。
番几年,就是要当值服役几年。
府兵每年番上一定时间,勋官授阶的番几年,只算在番时间,所以七品如果番五年,但一年实际在番可能也就两三月,所以番五年,正常情况下,可能得十年甚至更久才能番满。
番满了还要纳资,就是交钱。
当然,如果遇到战事等应召出征,自然也能算是番上时间,可以减去相应,加快速度。
可就算是云骑尉只番最短的五年,并且运气好遇到出征打仗等且还幸存,攒够了番上时间,也出的起那笔不菲的纳资钱,也并不是直接就能授七品官阶的。
大唐勋官虽体面,但在勋转阶的时候,除了番上和纳资的明确规定外,还有一条,就是得降等授阶,惯例是降三大阶。
也就是视七品的勋官实际授阶的时候,最高只可授从九下品。
正五品的勋官,最高可授正九品。
而最高的上柱国,视正二品,但转授散阶时最高只能授正六品上。
上柱国在大唐百万军中,都是万里挑一的顶级战士,可若无其它官阶职务,转散阶也只最高授到正六品上。
大唐靠战功得上柱国的将士并不多,其中还大半是领兵将帅,真正说普通士兵能以军功录勋升转到上柱国的,那就更是百万军中都才能有一两个,可这样的兵王,也最多只能授到正六品上。
所以勋官看似很荣耀,但普通百姓投军后,想从兵到官,还是太难太难了。
而就算获得了散官,其实也只是才刚跨进了仕途的门槛。授得散阶,只是获得了一个出身,也就是做官的资格。
有了散官之后,还得候选,对于勋官出身的府兵或募兵来说,就需要继续上番或纳资,直到最后获得官职,这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仕途。
而勋官候选,往往比授阶还更难。
秦不器也是大小十余战过来的,还参与了数十场剿贼平蛮的战斗,但现在也仅只有一个二转云骑尉的勋。
衙内第八团旗手,平时在团中也算是享受军官待遇的,跟队副算是一级吧,但队副一般都是从九品职,且往往也都是正从九品的官阶在身了。
他这个旗手却既无阶也无职。
这些,跟一个蛮子其实也说不清。
他们眼里,视七品跟七品,不知道区别在哪,只有秦不器才知道,这个视七品其实距离真正的七品到底差了多少。
“环姓,倒还真是少见。”
“我们大小环寨皆姓环,据传祖上曾是春秋战国时楚国的王宫禁军环列之尹,其后人便以环为姓氏,环姓郡望淮南,在两汉时还很兴盛,我们两环寨据说是在东汉初时,淮南环氏一支随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征战,曾北击乌桓,西破陇羌,南征交趾,打到过天南。
后来马伏波征黔中五溪蛮时病逝,我们的祖先便留随军留在当地,后来渐渐往西南迁移至此,有了如今的两环寨近三千户环氏子孙。”
秦不器倒是大为惊讶,本以为姓环,只是跟韦姓侬姓等一样,是他们随便取的一个姓,谁知道还这么大有来头。
这么说来这些人倒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百越的人的南蛮,反而是跟冯宁爨谢等一样,在几百年前随中南王朝南下开疆拓土的汉人先民了。
可看着他们现在那模样,确实找不到什么淮南环氏的样子,更别说楚国环列之尹的王宫禁卫官的半分气势了。
他们早就在这几百年的岁月里,泯然于众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