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都市劍說 華表-第1715節-五指山熱推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没一会儿功夫,一群乌泱乌泱的家伙提着长短刀子和各种利器气势汹汹的蜂拥而至。
在这片营区里面,拥有最多利器的地方就只有一处,厨房。
这伙人的装扮,显而易见都是一伙本地厨子,被人领了过来。
本乡本土的,家乡人被欺负了,这事儿没完,小区域内的石油佬最是团结不过,一嗓子就能喊来一大群。
当看清楚阿卜杜拉的仆人所指对象究竟是何方神圣时,他们的脚步突然毫无征兆的齐齐刹了车,然后彼此面面相觑,突然一声呐喊,扔了手上的各种器械,扭头就跑。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妖怪吃出来的大恐怖,厨子见到了能不跑嘛!
生怕跑晚了,自己也被吃掉。
就巴林岛这么个屁大的地方,加上互联网,一传十,十传白,这才一晚上的功夫,整个本地厨师圈子早就传了个遍。
一看到与警告所有同行的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脸,刚从厨房那里集体气势汹汹直奔过来的厨子伙夫们当场被吓了个魂不附体。
尼玛,跑这儿来了!
劳资不干了行吧!
人群作鸟兽散,只剩下一个阿卜杜拉的仆人傻头傻脑的楞在原地,摸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不是说好了替主人出头,把那个可恶的女人打上一顿,怎么刚见到人,就跑了呢!
孟加拉虎咧开血盆大口,回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两位大恐怖一般的无上存在,像是讨好般从喉咙里面挤出一个清脆的娘炮音。
“喵er……”
这可是大老虎,可是现在,嗨……丢脸就丢脸吧,起码小命儿还在,以后可以继续恰饭。
洪璃小妖女看这只大猫乖巧,又扔了一根骨头过来。
青蛟妖王却连看都不看一眼。
在昆仑妖域里面,任何一头大妖的地盘上,这等小兽只配剥皮当褥子,有谁会对床上用品三件套感兴趣。
见洪璃又赏了自己一根羊腿骨,虽然没什么肉,但是嚼着也挺香,孟加拉虎叫的更欢了。
“喵er,喵er,喵er……”
眼瞅着越来越熟练,让人目瞪口呆。
它身子底下的俩保镖一脸悲伤,咱俩到底是被老虎给打趴了,还是让猫给揍了?!气苦……
看到自己仆人喊来的本地厨子们跑了,阿卜杜拉气得哇哇直叫,他的声音有点儿大,所以……
又一块五十斤重的金砖飞了过来,当场把这货给砸得背过了气去。
暴击KO!~~~~
清瑶妖女的储物龙鳞里面多的是这样的金砖,就连李大魔头也没办法弄清楚每一块的来历,只要她愿意,分分钟给这个沙雕石油佬盖个金砖坟头。
这会儿阿卜杜拉的仆人们也顾不上找清瑶妖女的麻烦,替自家主子报仇,急急忙忙的扛起年轻帅气多金的主人,直接跑吧!
好歹命要紧!
看到这些人渐行渐远,孟加拉虎迪克还着紧自己的饭票呢,赶紧追了上去,脖子上的大铁链子甩在身后,一路拖拖落落,发出清脆的声音。
方才被它摁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两位保镖终于如逢大赦般重获自由,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追在老虎屁股后面,一块儿跑了。
一百多万美元的现钞和两块金砖被所有人遗忘在原地,无人去捡,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些人是疯了吧!”
俞玥依旧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简直就是一场令人匪夷所思的闹剧,难怪前辈要叫自己看戏。
“去吧!把东西捡起来,就当给你们的经费,吃好点儿,喝好点儿,出趟差不容易,别委屈了自己。”
李白端着高脚杯,示意了一下。
“这样不太好吧?”
俞玥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乌溜溜瞳仁里面闪着金光,心里惊疑不定,那两块散落在砂土地上的大板砖儿是铜的还是真金的,好想知道!
李白提醒道:“尽管去拿,没人会阻止你,动作要快,不然被别人抢走了。”
诶?!
也是啊!
俞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两块金灿灿的大砖,如果是真金的,绝对比地上那一摊美元现钞的价值高多了。
小丫头还挺会抓重点,一下子就看准了孰轻孰重。
她连忙将自己手上托盘中的酒水撇到一边,直奔到那两块金砖所在的地方,伸手一提,好重!
抱住了送到嘴边,也不嫌脏,直接一咬。
小白牙轻而易举的在金灿灿的表面留下了清晰可见的牙印。
真金哒!~
俞玥当场就惊呆了,黄金质地软,延展性高,才会轻而易举的留下印子,如果是黄铜,哪怕把牙给咬崩了,也没可能留下这么清楚的凹印。
她赶紧将两块金砖搬到自己的托盘上,然后往回走。
不大的盘子承载着上百斤的重量,如果不是被用力托住,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压得严重弯曲,甚至直接折断。
李白的提醒是对的,当俞玥在做一个认真的搬砖工时,几个服务人员已经在为争抢那些美元现钞而互相厮打起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Yu,把你手上的东西留下。”
四个身材高大的服务生拦住了俞玥的去路,贪婪的盯着那两块金砖,其中一块的棱角处还留着新鲜出炉的牙印,这可是一笔飞来横财。
又有三个人抢了上来,将俞玥护在身后,其中一人侧过脸,说道:“你先走,这里交给我们!”
另外两人嘿嘿一笑。
“默罕,这些东西不属于你。”
“想要挨揍就过来吧!”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李白耳朵抖了抖,咦?!小丫头似乎还拉起了一个小团伙,这可不简单啊!
有意思有意思!
他也不嫌事儿闹大,坐看风云乱。
“你们帮我拿着!”
俞玥却没有打算借机脱身的意思,反而将手上的沉重托盘交给了那三人,然后撸起袖子,甩了甩白生生的小胳膊,迎上了那四个不怀好意地家伙。
“瓦萨尼、默罕、杰曼、杰曼,我看你们四个是皮子痒了,是想让我替你们数数皮子。”
俞玥捏紧了小拳头作势威胁。
“呵呵,小姑娘,你还嫩……”
一记封眼锤就把默罕这家伙接下来的话给封了回去,整个人干脆利落的仰天而倒,直接晕了过去。
“默罕?”
另外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俞玥又挑了一个大高个儿,蹦起来又是一拳,对方猝不及防的被砸中了太阳穴,当场翻起了白眼,毫无反抗的一头栽倒在地,依旧人事不省。
“Yu,你别乱来,我们,我们只是开个玩笑!”
另外俩货终于认清了形势,开始慌神。
“对对,这就是一个玩笑,来来来,我也跟你们开个玩笑。”
俞玥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一记黑虎掏心,将其中一人掏成了大虾,反手一刀斩在后脖子上,咕咚,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好歹也是接受过安全局搏击训练的妹子,哪怕再甜,也是带刺儿的。
李白默默的鼓掌,干得漂亮!
“别跑,你知道么?我的朋友们给我取了个外号!”
俞玥眼疾手快,拽住了最后一个想要逃跑的家伙。
这货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只好认命的顺着她的话,赔着笑脸讨好般说道:“叫什么?大姐!”
“他们叫我……五指山!看看这是什么?”
俞玥伸出手掌,一巴掌呼在对方脸上,抽得原地转了三圈,最后晕晕乎乎的横拍在地上。
这一记大耳刮子简直是太霸道了。
替她拦截地上那四人的三人连声都不敢吱,个个神情淡定,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
俞玥接回了托盘和上面的两块金砖,气势十足地吩咐道:“好了,谢了,你们去捡钱,一张都不能少,谁敢抢,直接打回去!”
“是!”
三人立刻向那些还在抢美元现钞的服务生们那里扑去。
这下子打的更加热闹了。
“前辈,我把金砖给您拿过来了,是真金,可沉了!”
变回可爱邻家小甜妹的俞玥将金砖捧到李白面前,献宝似的努力举高。
她的力气可一点儿都不像寻常的小姑娘,哪怕接受过训练,也没可能轻而易举的将四个高大魁梧的大老爷们儿给抽得找不着北。
说起来,也是机缘。
李白当初为了救下中了枪的俞玥一条小命,不仅仅喂服了丹药,还引入了多缕灵气。
药力和灵气不止是稳住了伤势,还顺势洗练了筋骨,明显改善体质,如今单凭个人力量,一个打八个都是轻轻松松。
没当场抽死这四个家伙,已经是手下留情。
“说是给你的,就是给你的,自己赶紧换成现金,存在银行里去。”
李白却摇了摇头,他真没有跟这小丫头开玩笑。
俞玥有些疑惑的说道:“前辈,你不要吗?”
李白笑着说道:“拿着吧!我不差钱!”
安全局经费有限,外勤的条件也很艰苦。
“李白,我才离开一会儿功夫,你又在搞事情吗?”
“圣徒会”的“力量”圣徒,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他看着一片混乱的休息区,又看到李白面前的小姑娘,按照自己猜想的那样,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华夏人的乡土情谊还真是深厚,要不我就让这个小姑娘跟着你吧!喂!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