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漢家楓竹-414、【賽人蔘】相伴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方长告辞的时候,拒绝了风盘山山神留自己用饭的招呼。
毕竟山神已经很穷了,没有必要再多吃他些东西,那样太过不人道。
他站起身来,从背包里掏出一批生活物资,留予这风盘山山神。山神大喜,嘴唇蠕动了下,最终没能说出客气话,而是真诚地说了几声谢。
火熱都市异能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ptt-414、【賽人蔘】讀書
这些对于家徒四壁穷困潦倒的山神来说,确实能解燃眉之急。
赠予这些物资,乃是因为方长看这山神实在是太过可怜,也是结个善缘,毕竟对方即使接近消散,依然是福德正神。
接着,方长在背包里面摸索一番,掏出几丸草木丹药,却是当初和其它修行人交流时得赠之物。
他将丹药递过去给风盘山山神,说道:
“山神目前的状态,乃是神祇特有之事,我帮不上什么忙。”
“这几丸丹药,对于普通凡人来说,颇有疗效,阁下可以借此救急扶伤,聚集些香火人气,或许可以得渡眼前之厄。”
缓缓接过方长手中的丹药,风盘山山神如何不知道此物的珍贵。
丹药一入手,山神心中立刻便想到了好几种,可以借这几丸丹药,重新聚拢人气香火的方案。
这份恩情就很重了。
对于陷入了恶性循环,看不到任何解脱机会的风盘山山神来说,无异于在沼泽中被一把拽了出来。
尽力按捺住一些激动的心情,风盘山山神用诚恳的话语说道:
“上仙援手之恩德,小神无以为报,以后但有机会,粉身碎骨报答绝不迟疑。”
方长摆摆手笑道:
“身外之物罢了,能够帮阁下解除困厄,正是在下乐于见到之事。”说罢飘然而去,留下后面的风盘山山神,朝方长离去的方向长躬不起。
…………
走在连绵的森林里面,方长辨认了下方向,继续往北。
不过马上,他就发觉到不远处的动静,略微感应了下,他走过去。
有处没有积雪的石头凹陷里面,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妖精,正在那里用树枝搭窝。
其用根须结成的手脚很是笨拙,对于劳作似乎十分生疏,它十分费力地将树枝编在一起,还往上面塞柴草。
于是小妖面前这个半成品的住处,外形十分接近鸟巢,不过这小妖手上的架势,他准备将这个半球形的窝继续编上去,其最终形状,可能是个有孔的不规则圆球。
外面冷风呼呼,小妖时不时地打个哆嗦。
方长站在石坳边,探过头去道:“咦?有妖怪!”
那小妖突然听到声音,浑身上下猛地一颤,手上的巢也崩飞了几根树枝。它猛地转过头来,看向方长这边,同时惊叫道:
“啊!!有人!!”
愣了半息,它便扔下手中的树枝,就要转身逃跑。
然后被方长一把拽住。
想来,这就是蘑菇屯百姓们口中的妖怪之一,也是风盘山山神所说“没什么怀妖怪”所包含的吧。
毕竟看到人就吓成这个样子的妖,害人的概率很小很小。
“莫跑莫跑,我没有恶意。”方长哄道。
眼前的小妖成精时日尚短,心性和孩童类似,竟然真的相信了方长的说法,平静下来。
“你是人参精?不对。”
方长看了看这只小妖的身材,说道。
未曾想,面前的小妖听到他这样说之后,大惊失色,其涕泪横流,尖声辩解道:
“我才不是人参精呢!不要吃我,我不能治病!!”
接着,这小妖运起妖术奋力挣扎,想挣脱出去。但方长的手纹丝不动,妖怪的这次全力逃脱尝试,以失败告终。
方长奇道:
“我知道你不是人参精,但你为何对这事儿如此恐惧?人参精不好么。”
“人参精当然不好,随时会被你们这些可怕的人类抓去熬汤,就因为能够治病!”手中这只小妖脸上带着泪痕,理直气壮地解释道。
小妖尚未化形,依然是株白白胖胖的植物,上面有几道纹路,是它的眉眼口鼻。
既然不是人参,那么它的身份便就呼之欲出了:“所以,你其实是根萝卜精?还是根白萝卜。”
“嗯。”小妖垂头丧气,认命地说道。
“那么萝卜就不会被吃么,你就不怕被人类抓去,劈成条蘸酱吃?”方长看对方这样子,感觉十分有趣,遂调侃道。
“那不一样!”萝卜精的语气十分尖利,“萝卜吃不吃的和普通萝卜差不多,但人参可是能治病的!若是被误认为人参精,那么万难活命。”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方长笑道。
“以前这里有个狍子爷爷,他教了我很多事,这是他夜晚时候常常讲起的。”萝卜老实地招道,“每次我都吓得很厉害,所以将这件事情仔细地记下了。”
原来如此,方长暗自笑道,原来是别的老妖怪给它讲的睡前故事。
没想到妖怪们也学去了这一套。
方长继续调侃道:“但是有说法,萝卜和人参同属的诶,又有古籍记载,说萝卜号称‘小人参’,民间也有谚语,云‘萝卜赛人参’,让别人知道你不是人参,依然脱离不了危险。”
萝卜精的表情瞬间黯淡下来:
“那么,你要拿我炖汤治病用么……”
方长立刻笑问道:“如果是呢?”
萝卜泪流满面,喃喃地对方长说道:“那么请把我切成块再炖吧,我看见人类大多是切了再煮的,整个下锅太残忍了,我……我不能忍疼太久……”
看到对方这幅样子,方长终于停止了调侃,笑道:
“哈哈哈,放心,我不吃开了灵慧的萝卜,也不会把开了灵智的萝卜送与人吃。刚刚我只是听到这边动静,过来后看你在这里编窝,有些好奇,所以想问一问罢了。”
萝卜忽然嚎啕大哭:“你欺负人!我只是个萝卜啊!”
方长连忙安慰一番,方才让其止住情绪。
而后他问道:“话说,你这萝卜在这里垒窝是干甚么,难道萝卜也需要筑巢?”
萝卜精理所当然地说道:“萝卜也怕冷啊,虽然我成了精,不那么怕冻,但冷飕飕的还是很难受,做个窝住进去,定然会暖和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