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六百三十四章 帝君招婿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在东方天庭青帝亲自主持的仙宴上,却是出现了一件超出青帝掌控的事情来……
椿公主的侍女要做剑崖仙尊?
这是开玩笑的吧……对于东方天庭来说芴芒成为仙尊,这简直是将仙尊的尊荣集体下拉了一个……不,三个档次!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四章 帝君招婿分享
芴芒也可以说是开先河了,以一人之力让仙尊之位变得不是那么高贵的样子……目测那四位仙尊肯定要吐血。
同时青帝生灵威也是有些恼怒了,这算什么?
你和我女儿两情相悦,结果因为‘自卑’而暂时不愿娶我女儿……行,你要闯荡一番事业这个没问题,但是老丈人我直接把你抬得高高的这总行了吧?
结果你这小子是脑子抽了还是怎么的,竟然让我家的婢女来做仙尊……这是看不起那些仙尊还是看不起我这个青帝啊……
以上心里反应在青帝的脑子里飞快转过,然后这位老丈人就表现出了他作为一方至尊的强硬来……老子聘礼都收了,你这时候还跟我耍赖?
这个女婿,老子要定了。
于是在众仙神因为‘芴芒仙尊’的可能事实而天旋地转的时候,他们的至尊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据查,剑崖仙教之圣子苏礼温良敦厚,且品性高洁是为良配……可为吾女生椿之夫婿,当择日完婚。”
椿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突然来这么一下……她错愕之余连忙推演了一番因果,却发现自己与苏礼其实姻缘早定,根本早就已经算是订婚状态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愕然无比。
一开始是有些惊喜的,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惊吓……她的父亲,青帝生灵威,什么时候和苏礼这家伙搭上线的?
然后一些被遮罩的迷雾彻底散开,她追索着因果看去,就发现了令人蛋疼的真相……她在苏礼的小千星界中的后手竟然已经被触动了啊!
感情,这翁婿两个是联起手来在看自己笑话?!
椿那温和的眼眉都要立起来了,第一次对着苏礼释放出了一股凶巴巴的气势来……
要死要死……
苏礼觉得自己要死了……灵威叔叔怎么忽然把这事说出来了,这么任性的吗?
不过他倒是不再像以前那样抵触了……因为他在飞升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前因后果,知道自己灵魂的本质有多么古老。
虽然那亘古洪荒的无穷经历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黄粱一梦,却也终究令他将一些原本难以释怀的东西给看淡了……
只是他发现发怒的椿也很漂亮怎么办?
完蛋,难道是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属性?
可在旁人看来,椿这就是满满的抵触啊……果然,这青帝至尊是在乱点鸳鸯谱吗?
于是先前那位来到椿面前想要赠礼的广缘仙君立刻又坐不住了,他觉得这或许是自己的一次机会,于是直接跳了出来反对道:“帝君,此事万万不可!”
东方天庭无大事,青帝平时也一直表现得很随和。
哪怕那亘古久远的气息令人难以亲近,但却也从来不会阻止旁人表达自己的意见。
所以他没有阻止广缘仙君的话,只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其他的仙神之属也是终于回过了神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广缘仙君是原本四大仙教之一的广厦仙教门人,是广厦仙尊座下的得意弟子。
早就听闻这位广缘仙君一直对椿公主情有独钟了,如今看来他也是坐不住跳了出来,准备要坦露心迹。
众仙神觉得这很有意思,平静了上百万年的东方天庭终于又‘热闹’了起来。
总是那般逍遥无为的生活其实也太寡淡了一些,他们很想看看这一出大戏最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终结?
只是旁人看戏,作为当事人的苏礼却是不乐意了……这是他们家的事情,这小子跳出来算个什么事儿?
椿也很生气……她对着那两个‘欺负’她的翁婿两生气,你这个外人跳出来算个什么事?
青帝则是不动声色,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契机……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六百三十四章 帝君招婿讀書
“剑崖教于凡间的确是有大功劳,然仙尊之位何等尊崇,怕是不能就这么草率地定下吧?”广缘仙君侃侃而谈
他竟然是没有反驳青帝的指婚,而是先说芴芒的仙尊之位有问题。
他说:“芴芒神将非是不好,只是修为终究是差了一些。若要为仙尊,至少也要有金仙修为吧?”
他说话的时候,自然是引起了很大一批人的共鸣。
这些仙人都是四大仙教的门下,剑崖仙教的崛起对于他们来说影响是最大的。
既然剑崖仙教的既定事实恐怕是不能改变,那么他们就将矛头对准了剑崖的仙尊之位……剑崖可为仙教,但又没说一定要有剑崖仙尊!
也是芴芒太不争气了,她上界之后就算恢复了修为,哪怕再有精进也就是个天仙修为……这和金仙之间还隔着一个玄仙呢!
熱門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愛下-第六百三十四章 帝君招婿熱推
没办法,祖师不争气啊。
五老剑和苏礼都是觉得很是无奈……毕竟这表面上是广缘仙君的一家之言,但其实是代表了四大仙教的共同声音。
当然,这实际也是在维护四大仙教的本体利益……毕竟四大仙教变成五大仙教,这里面肯定会有不少利益变动。
而对于四大仙尊来说,那真是面皮比什么都重要。要他们和芴芒神将这么个天仙都费劲的庸碌之人共事,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知道大势不可为,五老剑和苏礼对于这件事情也就没有过多地去争夺了。
被架到杠头上的芴芒也是稍稍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借坡下驴道:“还请帝君收回成命,芴芒修为浅薄,实在是当不起仙尊的尊位。”
青帝也就顺势点头道:“那便等剑崖中人有人达到玄仙之境后再许以仙尊位吧。”
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这青帝忽然间提出来的两个‘乱命’总算是解决了一个……虽然只是玄仙就可以登位仙尊,但至少比让芴芒这么个天仙当仙尊要好得多。
对于其他仙神来说,剑崖教真要是再出一位仙尊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都不希望那么突然。
现在好了,起码还有个数十上百万年的过渡期,他们可以继续优哉游哉地过日子,然后抽空想想怎么应对将来剑崖仙尊登位之后的变局……嗯,每隔一万年想一次,差不多百万年之后也该想得明白了。
按照一般经验,要想晋升玄仙,哪怕是资源充足没个数十万年积累也是很难的。
于是这下子大家都满意了。
然后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就要面对青帝至尊的另一个‘乱命’……那就是椿公主那突如其来的婚事!
广缘仙君直到此时在是对椿使了个颇为暧昧的眼色,似乎是在说:妹妹放心,哥哥会帮你的。
椿当场就有些作呕,同时也是对这群闹起来的四大仙教仙人们充满了恶感……剑崖教的仙尊合不合格又关你们什么事了?芴芒再怎么废物那也是她的侍女,这不是在驳她的面子吗?
然后这广缘仙君的骚操作来了,他竟然是兀自来到了一尊盘膝端坐仿佛超然物外的大仙面前,然后躬身道:“弟子广缘,恳请仙尊老爷……”
他的话到一半,这位广厦仙尊就已经睁开眼睛道:“汝之心思吾已明了,此事虽有违仙家清静无为之道,若成了却也不失为一桩美谈。”
于是这位广厦仙尊起身来到帝君面前,然后拱了拱手简单行礼,便说:“灵威兄,老朽在此为了自家后辈也算是豁出脸皮去了,不知我这广缘徒孙是否有幸能高攀椿公主?”
原来这才是那广缘仙君的剧本……先是以芴芒德位不配的名义让剑崖教暂时没有自己的仙尊,然后再请出自家仙尊向青帝提亲。
这样一来剑崖教可就没有了与广厦仙尊地位上可以匹配的人了,连理论上的人选都没有。
青帝微微皱眉,广厦仙尊的面子他也是要尊重的,毕竟这是他一手建立的规矩。
只是这种以自己设立的规矩,以他给予的尊荣来反过来倒逼他嫁女?
这种事情你们也想得太好了吧!
作为最为古老的一方天帝,生灵威其实也是个藏得很深的暴脾气。
不过他还是决定暂且忍让一下,于是语气温和地说道:“广厦贤弟之请着实令吾为难,方才吾已经将小女许配给了剑崖圣子。”
苏礼捂脸,他感觉到自己接下来要遭。
果然,下一刻他就遭受到了众仙神目光的汇聚……大体上,是在探求这小子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
然后他们就彻底惊呆了……这小子还真的是有大气运傍身的。
那种明晃晃的功德虚影在他身后显现,这是有大功于一方天地的表现……而且这气运还不只是凡间界。
仙尊级别的大佬只是稍稍推算,就发现了这小子一身气运已经与这东方天庭相连了。那与椿之间的姻缘关系又如何测算不出来?
更何况苏礼的手环并没有遮掩,明眼人一下就能推算得出这其实就是椿的‘情丝’……情丝都已经缠在了这年轻仙人的手上了,女神的心意还要多猜吗?
于是广厦仙尊微微错愕,也没有再强求,只是道:“原来灵威兄早有打算,是愚弟孟浪了。”
这位广厦仙尊没有继续强求……毕竟是真正得道的大仙,明白何时该浅尝辄止,留下余地也方便日后好相见。
只是那广缘仙君却没有这份修为,他看不见有些东西是早就已经注定了的,自然也无法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