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txt-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欧迪克拨通了电话,那边却无人接听。
“可能开会时静音了……”欧迪克边跑边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蒋白棉和商见曜都没有说话,狂奔着跟在后面。
…………
城主府,贵族议事厅。
一张长桌摆在中央,上首是衣物华贵的城主许立言,两侧各坐了三个人。
優秀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起點-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讀書
这就是位于野草城顶端的七位大贵族、议事会议员,只不过自许尔德以来,权力的重心在往市政厅、城防军转移,而掌控这两个部门,又有“最初城”某方势力支持的城主逐渐架空了贵族议事会。
但遇到当前这种危急情况,哪怕许尔德再世,也不敢忽略另外六位大贵族的意见。
他们手上可是有私兵,有庄园,有人口,有各种资源储备的,如果趁乱而起,收拢荒野流浪者们,那足以让野草城变天。
此时,议事厅内,每位大贵族的身后都只有两名护卫,就连城主许立言,也是这样。
这是议事会成立以后,经过一次次摩擦,一次次泄密,一次次政变,一次次流血事件,逐渐“养成”的规矩:
凡进入议事厅,最多只能带两名保镖。
同样的,大贵族和保镖们可以携带武器,却不能暴露在外。
野草城对武器的那条管制规定,正是发源于议事会。
——当时那会,不让各个武装团体的首领们带卫队带武器吧,他们肯定怕遭遇袭击,担心城主忽然摔下杯子,冲进来几十上百个枪手,一阵扫射,如果让他们带吧,他们心头有了底气,又都是经历乱世,枪口喋血的人物,一言不合说不定就当场爆发一场小型战斗,把其他人卷入进去。
所以,只能让他们把卫队放在外面,仅带一定数量的保镖入内议事,同时,武器得藏好,不能被人看见,也就是得放在不方便自身取用的地方,这样一来,他们如果想拔枪打爆政敌的脑袋,就会有一个缓冲的余地,让中立者有机会阻止,让他本人能够冷静,另外,他们也会担心自己枪支的位置是不是放得不够好,万一比对方拔得慢了几秒,甚至十几秒,那乐子就大了,还不如平和一点,只吵架不动枪。
作为配套,类似的聚会有严格的检查爆炸物环节,免得谁牺牲一个幸福全家。
此时,许立言左边是罩着长袍的机械僧侣净念,右边是他的助手刘叔,刚好一武一文。
当然,也不是说刘叔就没有战斗力。
他年轻的时候,手持双枪,不知打死过多少想要攻破野草城的敌人和闹流血政变的家伙。
只不过,他现在年纪大了,火气小了,又发现自己在处理政事上有更大的天赋,于是口头禅变成了“大家要以和为贵”。
许立言环顾了一圈,没用官方化、正式化的语言,而是微笑说道:
“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外面是什么样子。”
见他姿态摆得很低,赵府之主赵正奇摸了摸下巴处的胡须道:
“城主,有什么话尽管说,这是大家的野草城,还有不愿意出力的?”
赵正奇年过五十,胡须已略有点花白,在普遍偏瘦的灰土,他胖得让人印象深刻。
他身后的保镖一个是自家养的死士,一个是他三十出头的大儿子,主要是带来熟悉贵族议事会的风格和流程。
大家的野草城……许立言暗自冷笑了一声,表面诚恳地说道:
“现在死伤众多,人手很紧张,荒野流浪者们随时可能攻破市政大楼防线,冲入北街,还望各位叔叔伯伯把各自府邸内的私军派出来,拼成一支队伍,打一个反冲锋,争取在那些荒野流浪者们真正组织起来前,把他们打散,赶出城去。”
赵正奇看了眼自己的儿女亲家默里奇,让他先开口。
默里奇家族是红河人种,但几代通婚下来,他也有了明显的灰土人特点,五官较为柔和,毛孔不是那么粗大。
他黄发蓝眼,法令纹较重,说话总是慢条斯理,仿佛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事:
“城主,派私军没问题,野草城是大家的,我们还能坐视不理?
“只要给我们留下保护府邸的人手,其他都可以听从你调配。
“只不过,我们的人不是正规军,是按保护府邸保护庄园训练的,让他们打反冲锋不仅强人所难,而且未必有好的效果。
“不如这样,让我们的人替换城防军和你的卫队,守北桥和市政大楼,让换下来的这些正规军做反冲锋?”
因为许立言说的是灰土语,所以默里奇用的是同样的语言,而且,字正腔圆,用词娴熟,一看就下了不小的苦功。
默里奇话音刚落,赵正奇和别的贵族议员立刻附和,表示就是这个道理。
许立言额角青筋一跳,抓着椅子两侧的手不自觉紧了点。
接收到刘叔“以和为贵”的眼神后,他挤出笑容道:
“我能理解各位叔叔伯伯的顾虑,我也打算从城防军和卫队里挑一批没受伤的人员出来,单独组队,做反冲锋,只是这人数未必足够,到时候还得从你们的私军里选一些。”
彼此看了一眼后,赵正奇率先点头:
“行,就这么办。”
其他贵族议员也没再纠缠这个问题。
这是因为他们在东街、西街、南街都有自身的利益,不是某些仓库的实际主人,就是酒店老板、粮铺所有者、夜总会大股东,都迫切地希望尽快解决那些荒野流浪者,让自家财产受损不那么严重。
将这条决定传达出去,让它正式生效,开始推进后,许立言转入第二个议题:
“各位叔叔伯伯,骚乱应该很快就能平息,我们得商量下怎么善后的问题。
“北街之外,不知多少平民被杀,被抢,接下来的冬天会非常难熬,我愿意带头,捐一部分粮食出来,救济他们,让他们能撑到情况好转,嗯,医疗物资也要捐一些,受伤的人肯定很多,也未必有钱支付。”
许立言话音刚落,赵正奇就拨浪鼓式摇头道:
“我们也没有余粮啊。
“再说,也就短短一上午的工夫,城内能损失多少粮食?他们节俭点,过个冬天还是不成问题的。”
开什么玩笑,这又不是自家“财产”,为什么要去救济他们?
“是啊。”默里奇附和道,“死一些平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的奴隶已经足够。”
“就是,敢闹事都赶出去做荒野流浪者。”另一名贵族议员章闻新跟着发表了意见,“等到局势平稳下来,只要我们这边有粮食售卖,有的是人来野草城生活,补上人力缺口。”
听着他们反对的话语,许立言抬手揉了下额角,只觉脑袋嗡嗡作响。
他勉强保持着仪态,剖析起厉害:
“要考虑到士兵们的家眷都生活在北街之外,如果他们倒戈,那我们只能逃去最初城。”
赵正奇呵呵笑道:
“城主,不用担心,我们私军的家眷都在庄园内。”
可城防军不是……许立言只觉额头青筋跳得愈发厉害。
另外几名贵族议员不同的反对声里,他不仅脑海嗡嗡作响,耳畔也仿佛有个虚幻的声音在呐喊:
“炸死他们!
“炸死他们!”
许立言的眼神逐渐有些恍惚,一手撑头,一手探入衣兜,拿出了一个小巧的黑色遥控器。
“炸死他们!
“炸死他们!”
魔鬼的嘶吼不断在他的耳畔回响,让他的呼吸逐渐变重。
就在这个时候,贵族议事厅的大门被打开了。
一名守卫往里面喊道:
“城主,欧迪克先生有紧急事情要见你!”
门口的蒋白棉视力极好,一眼望去,就发现许立言的眼神不对。
那是茫然的,也是疯狂的。
“快!”她一边提醒欧迪克,一边当机立断拔出手枪,往贵族议事厅那张长桌上方的水晶吊灯开了一枪。
商见曜则拔枪转身,帮蒋白棉守住后背。
砰和哗啦的声音同时响起,大量的玻璃碎片落了下来。
在场的贵族议员们,除了许立言,年纪都不算小,也经历过一些战争和骚乱,对于枪声那是非常敏感,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
说话慢条斯理的默里奇直接下滑身体,躲到了桌底,肥肥胖胖的赵正奇猫着腰,敏捷地蹿离了座位,拉着大儿子,往角落里冲……
他们的保镖纷纷拔出了枪支,各找位置,往门口瞄准。
这一声枪响也惊到了上首的许立言,让他从魔鬼的嘶吼里清醒了少许,动作随之停顿了下来。
但这少许清醒很快又被淹没了,许立言眼睛发红地扫了一圈,就要按动手里的遥控器。
这时,他的眼皮突然变重,整个人瞬间失去意识,往后靠在了椅背上,仿佛陷入了沉眠。
欧迪克抓住蒋白棉制造的短暂空隙,一个前扑接一个翻滚,已是将自己与许立言的距离拉近到了足以使用“强制入眠”的程度!
然后,他看见了又黑又粗的枪管。
这是从机械僧侣净念手里“伸”出来的。
“城主被‘神父’催眠了,要和这里的人同归于尽!”欧迪克赶紧喊出自身的猜测。
这句话让房内保镖和房外守卫们的反击戛然而止,和蒋白棉、商见曜对峙了起来。
机械僧侣净念一边继续瞄准欧迪克,一边伸出金属手臂,强行扯开了许立言的外衣。
这位城主身上的状况顿时显露了出来。
他在腰间绑了好几圈炸药,都是来自“橘子”公司的高性能产品。
这一旦爆炸,不仅贵族议事厅内的人无法幸免,就连隔壁和隔壁的隔壁,也会被摧毁。
现场唯一可能幸存的或许只有机械僧侣净念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