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xmp优美玄幻小說 我的1982 起點-第兩千四百八十五章闡述看書-5sda6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忠信在说香港问题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把所有的因素都说出来,而是准备一点点地往外说这些事情。
其实李忠信心中最为清楚,西方那些个国家都是见不得中国人好的,特别是香港回归中国,对于西方那些个发达国家来讲,是让他们十分难受的事情。
中国在这个时候,就已经不是那些个曾经的列强能够欺负得了的了,只要那个欧美国家想要战,那就战,中国有着这样一种足够的底气。
发动不了战争,香港这样的一个世界都有名的地方被中国收回,壮大了中国的实力,只要是那些个欧美发达国家,就没有不希望中国发生点什么事情,把香港再让出来的。
李忠信看到会议桌上众人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他心中知道,他说的这番话,这些人能够感觉到那么一种危机感。
看到大佬以及众人没有说话,李忠信继续开口说道:“下面呢!我说一下香港股市方面。
我不是你的良人
香港的恒生指数从1995初到1997年七月份,在这两年半时间里上涨了1.4倍,可以说是上涨了很多。
香港的经济看起来是很向好发展的,所以,投资者们在这个时候都积极购买股票,但是,越是上涨的多,积累出来的风险就会越大,人们在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赚钱,导致在这个时候,股市当中的散户的数量激增。
这个是经济好的时候,经济越好,股市越好,这个大家都十分清楚,但是,经济一旦走坏,在东南亚那边发生了如此大的金融危机之后,人们对于股市的信心就会逐渐减弱,而且是越来越弱,人们如果对于股市不看好,那么他们就会大量地卖出股票。
妍阳天 前世谁埋我
银行提高利息会使得部分资金从股市抽出来,回到银行,股市资金量减少,必然导致股票下跌。
银行提高利息大幅提高融资成本,我们在这个地方要说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这个时候香港盛行融资炒股,俗称“孖(ma)展”,收益和亏损都是多倍放大的,股票一旦下跌就是恐慌性的。
炒孖展这种东西呢!如果说是盈利,那盈利相当可观,一万元的港币,在融资炒股之后,好的时候,用不上几天的时间就能够翻番。
万法创世录
原本炒股亏损盈利也就百分之十几,严重也就百分之几十,但孖展可能一天内输光或翻倍。
港股孖展,即保证金交易,具有向券商融资的功能,孖展比例非固定的,依股票而定,比如你买入某只股票市值2W,该股票的孖展为70%,则可向券商再融资1W4再用来购买,理论上虽是如此,但实际操作要看仓位和市况而定。
这些东西的风险是极大的,股市向上向好,那么,大家都赚钱,在九五年到九七年的这个时间段当中,大部分人都已经获利,更有很多人的钱翻了几个跟头。
这个是股市向好发展的情况,一旦股市方面出现什么风吹草动,那么,香港股市这边崩盘的可能性极大。
还有,我们都知道,香港那边实行的是联系汇率制度,这样的一种联系汇率制度存在很多的缺陷。
在联系汇率制度下,虽然现钞的发行是以相应的美元作保证的,但港币存款则没有保证。
现在的这个时间段当中,香港广义货币达到 28000 亿港币,虽然有近千亿美元外汇储备,但是一旦香港民众的信心发生动摇,要求把港币兑换成美元,联系汇率也难以守住。
国际炒家连续攻击东南亚固定汇率经济体得手,哪怕是经济基本面较好的香港,他们也是没有什么畏惧之心的,毕竟他们身后有着坚实的后盾,如果出现哪些人兴风作浪,到时候也会出现危机。
现在的这个时候,香港股市那边已经开始有一些金融大鳄开始进入,并进行了试水。
这些呢!只是我个人的总结出来的数据以及一些个人的想法,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还请大家海涵。
朱爷爷,您要想问的事情,我都按照您的想法给予了作答,至于您们怎么样考虑这样的一个事情,那就不是小子能够知晓的了。”
大佬听着李忠信阐述的那些个事情以后,脸色略微地感觉到了一些难看,他觉得,李忠信说的这些个东西简单明了,基本上把他想要问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大佬微微琢磨了一下以后开口说道:“忠信啊!你这小家伙研究的东西很是透彻,数据什么的也是相当扎实,我听了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以后,也是有了一些想法。
现在这个时间也是有一些晚了,我让李强送你回去国宾馆那边用餐,晚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在那边住,我这边要是有什么事情,到时候还能够联系到你。”
“朱爷爷,现在的时间还早,我到京城这边来呢!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我就不在这边吃住了。
您老要是有什么事情或者是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就可以,我会在第一时间过来,这几天我在京城不走,您随叫随到。
刚才小子说的只是一些我自己的看法,您们听听就好,我就不打扰大家开会了。”李忠信站起身体,表示敬意地对周围微微颔首示意以后,正色地对大佬说了起来。
李忠信对于在国宾馆这边住,真就没有什么想法,要是他没有在这边住过,住住国宾馆,在这边吃吃饭什么的,那是一种很不错的事情。
但是,李忠信在这边已经住了几次,自然就觉得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意思,他觉得,在领导眼皮子底下住这样的一种地方,规矩多不说,到什么地方都不是很方便,有那个时间,找一找马晓,找一找王珊珊他们吃喝,那是比在这边吃住好多了。
这次他坐飞机过来这边,可是还没有联系马晓和王珊珊以及王传智他们几个人,他在这边看起来是要呆上几天,应该找他们一起吃吃饭,聊聊天,舒缓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