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八一 一曲人狐情未了,滿心報恩山洞中展示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0场第1场次——两魂交谈之白狐报恩。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在十八弯的山路上遇到一个“同是天涯沦落魂”的白狐魂灵,一开始就摆出了“高魂几等”的姿态,以盛气凌魂的气势,发问道:
“你……能看到本大官人?为什么招手啊?我与你能有什么瓜葛?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好吗?”
“我……虽是低级动物,却有你们有些高级动物所没有的仁义、品质,你不用看不起我!我们都是生活在天地间的生物,受阳光、雨露的恩惠,受大地、种子的馈赠,同呼吸、共命运,实在没有必要把同是大地上的生物分三、六、九等看待!”
它的一番话,噎得西门大官人喉咙里直拉嘶,却也没法辩驳,就接着问:
“说吧!招我来有何贵干,我可是很忙的,有要事去办!”
它的神情黯淡了许多,一团白影更加的飘渺悠远,它说:
“我已经在这里等你有十天了!”
“什么?你没弄错吧?我前世只与众多的女人有扯不清的关系,道不尽的恩怨情仇,与那些有妇之夫结下了一道道梁子,有过深仇大恨……记得,我没找过什么狐媚娘子啊?虽说我家金莲有些狐媚,但她是女人啊!”
“您误会了,我等在这里是有不情之请!”
“什么?你是有求于我?”
“半个月前,我就算到他的气数已尽,自己也要入阴曹地府动物司销号,进行六道轮回,好轮回投胎转世。”
“你说的他是谁?”
“他,就是你们今天要去找的那位李神仙。”
“哦?那你和他之间又是怎样的纠葛?”
“三十年前,我是一个刚出道的小狐狸,初生狐狸不怕死,哪里都敢去闯,去哪里都要孤身一狐,要的就是那份自信与爽快!可是,初涉江湖,不知人心险恶!有一天,掉进了猎人的陷阱,困了一天一夜。”
“有一个上山挖药的小男孩发现了我,把我救了出来。他给我的伤腿上敷了药,撕下了自己裤管上的一片布,进行了包扎。之后,把我抱进了一个隐蔽的小山洞,让我在里面养伤。”
“以后,他每天都上山采药,都来给我送吃的,什么自己用弹弓打的小鸟啊,用夹子夹的老鼠啦,都是我的美食……
我在山洞里养了半个月的伤,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听到他的脚步声,他总亲切地喊我‘小白’,给我喂食……”
西门大官人看到此刻的白狐兴高采烈,浑身洋溢着幸福,他感受到了它的快乐,不免插言道:
“你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是的,半个月之后,我的伤好了,我就离开了山洞,回家安抚双亲。”
“你就这样不告而别了吗?”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線上看-一八一 一曲人狐情未了,滿心報恩山洞中分享
“我们语言不通,但心意相知。我一直在他出没的山路上偷偷地看他,他有时打下了小动物也会提到小山洞,扔在那里,好像知道我会去吃。”
“他身上的气味,我忘不了,那是一种叫安全的味道。他亲手打的小动物,吃起来也格外香。一天天过去了,一年年过去了,我从不担心挨饿,他把我喂得圆滚滚的。自己扑食能力退化,防卫能力弱化……就这样,一年年过去了,他由一个小孩子变成了一个小伙子,这期间,他都没有忘了去山洞……”
“那……后来呢?”西门大官人忍不住问道。
“后来,他结婚了,才结束了对我长达十八年的照顾与喂养!那几年,人们流行穿狐皮大衣,供不应求,一些猎人在山里挖了更多的陷阱,达到了‘一狐难求’的白热化程度。我……不幸又落入陷阱,由于我们家族良好的基因,我们的毛一色雪白,不掺杂一丝杂色。”
西门大官人知道白狐的末日来了,神情低落地问:
“那……你,岂不是凶多吉少?”
“是啊,在陷阱里的时候,我吞下了那条我珍藏了十几年的布带,这是我做的最明智的事,有了那条布带,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猎人们抓住我的时候是秋季,不是最好取皮子的时间,又把我关到冬天,等皮毛完全成熟了,才动的手。他们给我注射了药剂,刹那我就魂飞天外了。我看到他们在我的肉身上如何开裆、如何下剪、如何取皮……很疼,很残忍!”
“那……后来呢?”
“后来,阴间的索狐鬼来抓我,我苦求他们给我时间,让我报答完他的救命之恩、哺育之恩就下地狱销号。他们不依不饶,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我拿出了小刀,划开了小腹,从里面取出了带血的布带,以证明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上面竟然多出了几行金字!”
“什么字?”
白狐神拿出了那条布带,神情凝重,严肃神圣地读道:
人狐情未了,人性全不知。
再借二十年,报恩又识人。
——阎君
“落款是阎君,是他的御笔亲赦!”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仰天长叹:
“真是一件憾事啊!那后来呢?”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八一 一曲人狐情未了,滿心報恩山洞中
“后来,我又来到了那个山洞,就在那里安定了下来。以前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饱餐一顿。作为一个阴魂再次住在这个山洞里,终日无事,就各个角落都转了一个遍。那里的每一块石头,我都摸了个遍……”
“有一个夜晚,一阵狂风大作之后,山洞里飞进了一束金光,落在了山洞最里面一面墙上。我凑过去一看,是天书《掐指一算——鬼谷子占卜术,遇事不求人》,书上说鬼谷子曾在这个山洞里研修、创立了‘十二地支取象占卜术’,将占卜术留于此壁,赠与有缘修士学习,希冀普度众生、造福桑梓!”
“从此,我就悉心学习此占卜术,希望有一天能够报答他的恩情。一年后的一天,我等来了这个机会!”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傍晚,有两个人进来避雨,其中就有他的脚步,我的耳朵告诉我:他来了。”
“同来的是一个和他一起做药材生意的伙伴,听他们的对话,他们是去山外贩卖药材去了,卖了一个好价,两人‘二一添作五’,高兴地分着盈利……”
“但是,我在另一个人的眼里看到了贪婪、凶恶的神色,第一次‘掐指一算’,有了实践机会,就救了我恩人的命。这人准备谋财害命,他去洞里边解手,完毕之后,手里就摸起了一块大石头,朝着他的脑袋准备一击!”
“我的恩人面朝洞外坐着,这个洞对于他就像自己的家一样熟悉,他曾在这里救援、哺育了白狐十几年的光阴。此刻,他或许正沉浸在回忆中,那里知道死亡在一步步逼近他?”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附身在他的身上,以一个又细又尖又高又区别于他的声音对身后的人说:放下石块,立地成佛!你不就是想要多拿一些钱吗?何必见财起意要打死我呢?你若想拿,这些钱就都归你了。只听当啷一声,石块落地,那人吓得跑出了山洞,边跑边说:不得了了,见鬼了,见鬼了!”
西门大官人听得专注极了,忙问:
“后来呢?”
白狐顿了顿说:
“后来,这个人又惊又吓,跑出去受雷击雨打,回家之后得了重感冒,不久之后竟一命呜呼了!”
西门大官人特有的爱憎分明又显露了出来,他解恨地说:
“这种贪财害人的坏人,就应该遭雷劈,死了也好!落得了天地间茫茫一片干净!”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七六 新病心病性病,林子壯子梯子分享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6场第1场次——小林总三打小林子。
小林总对人家小林子无耻扯平后,两个人终于开启了和平对话的环节,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事情。
一个躺在沙发上发问:
“小林子,中午你打电话说小菜鸟的那个女朋友找到了?”
一个半蹲在沙发跟前说:
“是,大哥。费了我们半天功夫,终于查清了。那个女孩子和菜鸟是小学同学,一同在我们双福市,她在玩具厂打工,叫王小玲。”
“好你个小菜鸟,你飞了你自己,飞不了女朋友。去,给我抓来,我们把她卖到深山老林里给人当媳妇,能卖个三十万吧?”
“绝对能卖个三十万,上一次那个矮矮胖胖的都卖了三十万,这次这个长得可水灵了!大哥,要不要先给开个苞、尝个鲜?”
西门庆听到此话,一个飞跃跳到小林子肩头,扯着他的耳朵说:
“你这个瓜子,你是哪壶不开你偏提哪壶?你这是找打!”
还没等西门庆的灵魂说完,啪——一个耳光就赏给了小林子,小林子迷惑不解地说:
“大哥,上次那个说是让你尝鲜,你就打我,说是长得丑。这次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口,可漂亮了,你又打我?我……我不服!”
小林总看到桌上那五副药,又急火攻心,怒不可遏地说:
“不服也得服。我还不想服药、敷药,都得服。你小子有什么不服的?看到那药了吗?”
“大哥,中药都用上了?你怎么了?视频没打开,急火攻心了?”
“小林子,你大哥这次可跌惨了。不止肝火旺盛啊,还添了一种新病?”
“心病?你有什么心病?是不是新月小区那个大学生不跟你了,或是她找小白脸让你堵住了?”
西门庆的灵魂趴在他的肩膀上笑的直颤:
“哈哈……哈哈…..不幸被你言中了,但是人没堵住,在柜子里藏着呢。不是心理上、精神上的心病,是男人下半身的一种新病!你又要领赏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西门大官人说完笑完,啪——小林子另一个脸上公平地赏了一巴掌。
“呜呜……大哥,你又打我,你是平分脸色吗?嫌半边红,半边白,都要给染上红颜色吗?呜呜……我一张嘴就找打!”
“小林子,平时你说话也不这样啊?今天怎么了?说出来的话,句句都要戳我的心窝子?新月小区的美佳人,是大家闺秀,不是去乖乖上学,就是在家乖乖想我,你偏要说她红杏出墙!”
“大哥,不是她长得太漂亮,太招摇了吗?如果不是新月小区的,那就是明珠小区的那个小寡妇?”
鬼魂西门庆听了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边笑边说:
“左右脸都打遍了,这下你还找打,硬要说你家的小林总被出轨、被绿帽,你脑子有病吧?”
啪——一声,小林总坐起来就给小林子脑门上拍了一把,恨铁不成钢地说:
“你小子今天非要让我从头到脚都飘绿,你才罢休?一个个都给我来个出轨你才高兴?啥毛病?”
“大哥,那你得的是什么病?”
“什么病?我还不好说出口。反正医生让我闭关修炼,远离女色,修身养心。”
“我知道了,大哥你得了性病!”
哈哈,魂灵西门庆又笑开了怀,赶紧对他说:
“快跑,臭小子,你又要挨揍!”
小林总说添了个新病,他听成了心病,最后又说性病,气得小林总站了起来就要开打……
小林子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6场第2场次——彬彬有礼店定阴谋。
小林子从林公馆出来,边走边骂:
“自己得了性病,还不让人说?住在新月小区的那个大学生,交了好几个男朋友,人家趁你不在就在你买的房子里度蜜月,你知道什么?你个矮大叔,你包养人家,人家包养小白脸……还不兴人说!”
边骂边掏出电话,拨通“大壮”:
“喂,壮子,今晚干一票去!”
“什么票?”
“就是我们调查的小菜鸟那个小女朋友,水灵灵的那个。”
“王小玲。”
“对,你现在出来,我们商量一下绑票方案。”
“小林哥,那就“彬彬有礼”冷饮店见!”
“你把那个地方还号上了,是不是看上里面的哪个妹子?”
“不不,那个地方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好几票都是在那里设计成功的——手到擒来!”
魂灵西门庆告别了恶心的小林总,附身在小林子身上了,这会儿听懂了他电话里的意思,心里嘀咕:
这个害人精要祸害人家水灵灵的大姑娘,要绑来,不知道怎么折磨后,又要拐卖在大山里。怎么办?老九现在坐船去几千公里外的南边了,远水解不了近难……
他屁股一拍走人了,留下我给他擦屁股——善后。小林总那个脏东西刚收拾完,又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英雄救美”是我西门庆最爱啊!虽然她无缘见到我的潘安貌,但是这个美还得救,救美人我西门大官人——责无旁贷。
小林总胖乎乎,西门大官人趴在他的肩膀上等于睡在了肉垫子上,就是舒服。
现在,这个瘦猴子小林哪哪都是骨头,就像睡在了干柴堆上,咯得他不舒服。他索性窝在他的头发堆里,才舒服多了,但是他头油太重——恶心。
他比壮子来得早,便把手肘搁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头,看起来想是在思考问题……
大壮一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
“林子哥,你在考虑什么人生大事呢?想得如此出神?”
“壮子,你来了。我……我哪是个勤于动脑的人?我是头重头晕,不支撑一下,怕是头就耷拉下来了。”
“怎么了?感冒了吗?”
小林子给他们点了一些冷饮、糕点、美食,两个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咱们这样这样……
然后那样那样……
三生三世只为一人 墨汐颜栾
魂灵西门大官人趴在他的头上,听得是真真的,他戳戳小林子的头,再撕撕大壮的头发,反正干什么他们都发现不了,便对他们说:
“你们好狠的计谋啊!可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让我给咱找这个“梯子”去!

5umb7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讀書-wmpyb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君姓抱信柱,我姓彼岸花 樂小米(紀偉娜)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质子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女總裁的護花狂少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無限之升級系統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是,大哥!”
“你这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今早的情况!”
豹子就从今早花璟末敲门开始讲起……
“大哥,你说我今早是不是白日见鬼了?”
“豹子,又胡说!朗朗晴空,哪来的鬼?”
“可是大哥,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直接就赢得了我的信任。”
“你说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事?”
“知道,好像和长毛、老鼠他们很熟。”
“一号拘禁地的废弃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机缘凑巧,让他给知道一些内幕……他知道这个不是很奇怪。”
“大哥,你说这个不奇怪。那他是怎么知道昨晚是阿毛和大壮实施的绑架行动?这个是才发生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豹子,你说我们的人里头是不是有内鬼?”
“大哥,知道昨晚行动的有几人?”
小林总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
“我们这边,最多不超过一个手去,那边的人咱就不好说了。”
赴宴者
“大哥,你糊涂了!”
“嗯——好大的胆!”小林总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不,大哥,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我说那边的人,是托我们绑架人,真正知道阿毛和大壮的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
药医娘子
小林总认同地点点头。
“豹子,你说他对上了我们十年前几个人对的暗号?”
“对呀,正因为知道我们这个约定的暗号,我才开的门。”
“他有多大年龄?”
“他最多三十出头,高大个,头发浓密,带着墨镜,项链,耳环,人很帅气,标配也像我们道上的人。”
“你说你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对呀,若是能联系上你,我就不闯祸,不掏压家底钱了木。”
“可是,我今早还接了几个电话,手机信号良好啊!如果正好是你打进来,应该是‘正在通话中’啊?”
“我说我是白日见鬼了!没人相信我……”

gh3qj人氣連載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五 人自作孽不可活,策反浪子金不換分享-5owqi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6场第1场次——立地成佛,回头是岸。
咚咚咚……咚咚咚……
吓得菜鸟一大跳,他走过来拉开了门,白父使劲挣扎着,手脚并用……
精靈夢葉羅麗之落雪微笑 紫落夏依
菜鸟一把扯掉了他嘴上的胶带,骂骂咧咧:
“你个糟老头子,闹什么闹?”
这个小蔡就是山中无老虎的霸王猴子,这会儿在被捆手脚的老人面前耀武扬威了起来……
(修真)論女主的戰逗力
白父深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况且还落在别人的手里了,便求告道:
“这位小哥!行行好,昨天到现在水米未进,肚子早都饿得咕咕叫了。求你,好歹给我吃点、喝点吧!要是饿死了我这个糟老头子,你对上面也不好交代,不是吗?”
极品天才
“去去去,真是烦,要吃就要吃的,说这么多话干嘛?等着,去给你拿!”
白父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V……他不一会进来了。
小蔡把他的胳膊解开,给他扔了一包干面包,再给他倒了一杯凉水。
干面包就着冰凉水,一个劲地往嘴里塞,吃得有滋有味……他想到总比战争年月里、年馑月里人们吃草根、吃树皮强多了。
他吃着吃着慢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那些“辉煌岁月”——
麻衣鬼算 蛋白虾
别人对他白世雄有所求时,把他当财神爷的敬,当土皇帝的招待。
想当初自己动辄出入的是高档酒店、高级会所——吃饭,一桌子可以吃掉几头牛,上万元一桌的菜肴精致到不知如何下筷?
赌博,他们管保让自己赢个盆满钵满,炸牌摸到手里不敢炸,打下来送自己胡;
娱乐,十六七八碧玉年华的大姑娘自己不敢染指,十三四五岁舞勺之年的小姑娘他们也敢送来,女孩、女人这一块,自己没有作孽。
想来就是将来下了黄泉,阎君审判,也会对自己法外开恩一点,自己没有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
就是收了他们的好处费、回扣、股份,当初自己是这样想的:自己的独生女丽丽三十好几了不谈婚论嫁,没有伴侣,将来自己老了,谁来照顾她?
人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给人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钱就是一个人的脊梁,一个人的精神支柱……
为了女儿、老伴,自己在他们面前丢失了拒绝,不会拒绝一切的腐蚀、拉拢、贿赂……而且,胃口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大,房产越来越多,烦恼也越来越多……
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少——睡眠越来越少,开心越来越少,健康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弱,幸福越来越少……
自己钱迷心窍的时候,就把不该享的福享完了,才会有现在的跳楼自杀、网络丑闻、被绑拘禁、挨饿受苦……
“吃啊!怎么一包干面包把你吃得痴痴呆呆的?”
“没事,小哥!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万事皆有个因果,种下什么因,将来就吞下什么果。我现在就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羽君 吾心凉薄
说着他眼睛红红的,小蔡看得眼软,问:
“噎着了吗?喝点水吧!”
“你叫小蔡,对吧?”
“是啊!”
“我给你说句话,你记着!”
他仰天长叹,说了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伙子,你早日离开这些非法勾当,或许还来得及。不敢有人命在手,否则一辈子就完了,就落个和我一样的下场。你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诸天最强大BOSS
“我……我……你……”小蔡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子说得对。
“我离开了他们,离开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流浪汉了。”
“来,小伙子,扶我起来坐在椅子上,咱爷俩好好拉拉家常!”
小蔡竟没有开头的耀武扬威了,不知是被白父的悔不当初打动了,还是被他晚年的沧桑凄惨感染了?或是,再没有和谁能敞开心怀聊一聊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扶起他,让他坐到了椅子上。
无限神豪打工系统 嘻哈叶子
“等等我,我出去给你倒杯热茶。”
白父又眼眶发红了,朝他和蔼可亲地点点头。
他想到自己没死是对的,自己还有机会挽救一个失足的灵魂,或许在自己的一番劝说下,小蔡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乱世逍遥行
小蔡端着一杯水进来了,白父朝他招招手说:
“孩子,你也过来坐坐。”
听到孩子一词的小蔡,眼眶也红了,长这么大,只有自己的爷爷这样喊过自己。此刻,他眼前这位头发花白,一脸风霜,皱纹丛生的老人,像极了他的爷爷。
“孩子,你今年有二十岁吗?”
“没有,十九岁。”
“孩子,看你也是一个好孩子,怎么会成为坏人的帮凶呢?一定是他们逼你的,对吧?给我说说你的事情吧!”
没娘的孩子,说来话长。用在小蔡的身上最恰当不过了,他张了几次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他说了句:
“你真像我的爷爷!”
哈哈……白父几天以来第一次笑了,他笑了笑说:
“你想你爷爷了吧?既然像你爷爷,就先说说你爷爷吧!”
小蔡忧伤之情挂在了脸上,他心痛地说:
“我爷爷是个苦命的人啊!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没见过奶奶,说是早年病死了。”
“爷爷独自一个人把我爸爸拉扯大,东家借西家凑,才好不容易给我爹娶了媳妇。一年后有了我,虽说穷,但也很幸福。”
“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天塌下来了。我爸外出打工的时候,从很高的手脚架上摔下来了,摔坏了腰,从此瘫痪了。”
白父听到此,怅然一叹:
“太不幸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了。”
“爸爸瘫痪之后,我妈伺候了一段时间,就跟着村里的一个收棉花的跑了。”
“啊?那就剩你们爷三了。”
小蔡愤恨地点点头说:
“我恨妈妈,就这样绝情地抛弃了我们,她连我都不要了。”
“之后呢?”
“之后,我就辍学了,帮爷爷下地干农活,在家伺候爸爸。可是,爸爸心情一直不好。他趁我和爷爷不在家,把自己勒死在床头上了……”
说到此,小蔡已经泣不成声了。
白父见状,一把把小蔡揽在怀里,说:
“都是白伯伯不好,惹你伤心了!唉!后面的事你不用讲,我都能猜到。是不是你爷爷伤心难过,病倒了?”
“是啊,爷爷去世后,我就成了天不管地不收的孤儿了……”
“小蔡,遇到我,你就不是孤儿了。你不是说我像你爷爷吗?你给我当孙子好了。爷爷一辈子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你姑姑。可不可以?”
“好!爷爷,真好,我又有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