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再入靈脩(五)熱推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庞小南侠士,久仰大名。”马致远一听是庞小南,连忙作揖恭维。
庞小南在无仙宗的壮举,留仙楼当然是知道的。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仙師無敵 起點-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再入靈脩(五)
“马楼主,幸会,我过来,主要是想向你打听一下,这梦斯特国的半兽人,在无仙镇是不是很常见。”
庞小南在大街上看到了几个半兽人,他有心组织一批半兽人部队,去坠魂渊碰碰运气。
“这半兽人啊,都是从梦斯特国过来的,在无仙镇呢,主要是从事杀手的职业,这个职业怎么说呢……”
马致远欲言又止,虽然庞小南是静心的朋友,但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不是那么上台面的,而且被抓到了,是要偿命的,所以这些家伙也就是在我们无仙镇出没,往内地去,随时都会被官府盯上。”
“你们在梦斯特国也有分支机构吗?”
“我们宝楼,在全世界都有分支机构,梦斯特国自然也不例外。”
“那太好了,我有个不情之请,要是梦斯特国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请随时通知我一声,先表示感谢了。”
庞小南上次提供给静心的情报,在宝楼是相当值钱的,加上庞小南良好的信誉,又通过静心的关系,所以庞小南可以优先得到宝楼的情报网发掘的各类消息。
庞小南是想看看梦斯特国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让他和梦斯特国的高层连上线,这对以后对付坠魂渊,将是相当大的助力。
庞小南决定孤身再前往坠魂渊一次。
上次穿越小组去魔力果树那里,是因为提前给了魔兽大军一个信号,这才导致了那天无功而返,庞小南想看看,经过了这几天,魔兽的警惕性有没有放松。
这个事情,庞小南只告诉了陈远南。
陈远南当即表示了不同意,“你这么贸贸然过去,不怕对方下狠手吗,你要知道,对方可是整个魔兽集团军。”
“你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的,况且,我又不是想正面和它们对抗,我只是去探听一下虚实的。”
庞小南从马致远那里得知,魔力果树的那个区域,确实魔兽出没的频率高了一些,而且攻击性明显的提高了不少。
宝楼的探子,专业性毋庸置疑,不过庞小南还想了解的更深入一些,一手消息才最可靠。
第二天,庞小南悄悄的离开了无仙宗,从无仙镇的边缘潜入了坠魂渊。
庞小南有意识的避开了周围的魔兽,但是越往坠魂渊的深处走,魔兽出现的频率越高,在靠近魔力果树的过程中,他终于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一只电虎。
这只电虎,庞小南感受他的级别应该在半圣中阶。
庞小南放出了灵识,“虎哥,我只是过路的,请你高抬贵手,放我过去。”
电虎一开始愣住了,他也是第一次和人类交流。
“你为什么能和我说话?”电虎谨慎在外围虎视眈眈,没有向往常一样扑过来。
“我善解虎意啊,”庞小南还是不想动手,以免打草惊蛇,“我没有恶意的。”
“放屁!”电虎的眼睛亮了起来,放射出黄亮的光线,“你们人类来我们坠魂渊,不就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吗?不久前,竟然还想打我们的圣物的主意,我们已经接到命令,看到人类,格杀勿论!”
电虎没有废话,直接朝庞小南扑了过来。
庞小南连忙一仰头,躲过了电虎的猛扑,“虎哥,我真的是在这里迷路了,没有打你们的圣物的主意……”
庞小南还是打定主意别搞出太大的动静。
电虎却不再跟他交流,再次扑了过来。
“住手!”忽然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庞小南透过浓雾看过去,是一个20左右的年轻姑娘,穿着一身黑色的行者服装,脸上蒙着一块布。
电虎被那个姑娘吸引了过去。
“请问你是谁?”虽然庞小南没有预料到在这坠魂渊中还能碰到同类,不过这也不稀奇,毕竟很多冒险者都想到坠魂渊寻找宝物。
“你别管我是谁了,我来救你!”姑娘抽出一把短剑,横在了胸前。
庞小南哭笑不得,那把短剑只有一把匕首那么长,说是水果刀也不为过。
“你就别添乱了,赶快离开!”庞小南没有发现那个姑娘有多强的武力值,最多也就是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竟然大言不惭要来救他。
庞小南话音刚落,电虎就朝那个姑娘扑过去了。
刚刚还正气凛然的女孩,立马就怂了,短剑一丢就开始跑。
“别过来别过来……”
在这坠魂渊之中,没有谁能逃开电虎的追击,庞小南还来不及上前,女孩就被电虎扑倒了。
电虎的一双利爪把女孩的裤腿直接就抓破了,而女孩的腿部那白花花的皮肤转眼间就成了一片血肉模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骨头。
这时候,庞小南已经冲到了电虎的旁边,抬手就是一拳,打中了电虎的面颊。
电虎猝不及防,朝一旁倒去。
庞小南的这一拳,除了自己的功力,还借助了金刚机甲的助力,力道相当的猛烈,直接就把电虎的面颊打到了骨裂。
电虎痛苦的地上翻滚了一下,怒吼了一声,再次爬起来朝庞小南猛扑。
庞小南撒腿就跑,论拳力,他可以一拳打飞一个200斤以内的成年人,但是这电虎在他用尽全力的一击之下,只是在地上打了个滚,可见电虎的实力不俗。
而庞小南又不打算使用金刚机甲装备的武器,因为那样既有可能把其他的魔兽吸引过来,又浪费子弹。
所以,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庞小南觉得还是以躲为主。
电虎紧咬着庞小南不舍,庞小南在树木之间左右穿插,就是甩不开电虎。
他抬头看到一根枝丫,大约有一个脸盆那么粗,他急中生智往上一跳,就稳稳的落到了那根枝丫上。
“喂,我警告你啊,你别逼我,要是我出手,你马上就会变成焦炭!”庞小南对着电虎扬了扬左手,示意自己有秘密武器。
“你到底是什么人?”电虎在树下上蹿下跳,就是够不着庞小南,“你肯定是来偷圣物的,今天我非吃了你不可。”
电虎尝试着从树干底部往上爬,很可惜,他的体重太重,根本就上不了树。
不过,魔兽毕竟是魔兽,他还是有些智慧的,他不再理庞小南,转身朝那个女孩摔倒的方向走过去。
“喂,你干什么去……”庞小南向电虎招手,想吸引他回来。
虽然那个女孩和自己素昧平生,但是庞小南还是不愿意让她葬身坠魂渊,不管怎么说,那女孩在为了救自己才现身的,才被电虎袭击的。
庞小南决定不装了,他脚下一蹬,就朝前方飞去,到了电虎的上空,没有说话,直接射出了一束激光。
激光穿透了电虎的身体,从他的背部穿过心脏,然后射到了地面上,把地面的黄土变成了焦土。
电虎还来不及叫唤一声,就直直的朝左边倒了下去,他到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成了一具尸体。
他的眼睛还睁的大大的,就像两颗铜铃铛,真是死不瞑目。
庞小南费力的把电虎的尸体拖到了旁边的灌木丛中,将那些灌木的树叶把电虎遮盖的严严实实,这里的魔兽出没很多,他想掩藏自己出现的痕迹。
虽然肯定掩盖不了多久,但是至少能够拖延一下被发现的时间。
做好了这一切,庞小南朝女孩的方向跑去。
女孩还躺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嘴里不住的呻吟,看起来非常的痛苦,那条大腿看起来触目惊心,不停的在流血。
庞小南马上拿出随身携带的药粉洒在了女孩的伤口上,女孩痛苦的叫了出来:“疼!啊,疼……”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忍一下,马上就好。”这药粉是庞小南特意为穿越小组准备的,因为要对付魔兽,指不定会受伤,这个药粉的功效就是及时止血和快速愈合伤口。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明明自己没有武功,还跳出来救我……”庞小南对女孩的见义勇为感到无奈,你说你有能力救人还差不多,结果把自己变成了要救的人。
“那只电虎呢?”女孩恐惧的看着庞小南来的方向,担心危险再度来临。
“死了。”庞小南撕下女孩身上的那条破裤腿,开始包扎她的伤口。
“你有没有道德,怎么乱撕人家的衣服!”女孩推了庞小南一把。
“你人都要死了,还在乎身上的衣服!”庞小南动都没有动一下,这女孩的力气太小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吹牛说你杀了电虎?”
“你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找宝贝的,我听说这里有一种神奇的果实,可以救活快要死的人。”
庞小南奇怪的看着女孩,本来知道电虎的人就不多,现在她竟然还知道魔力果。
要知道,宝楼都不知道魔力果的存在,还是庞小南透露给他们的消息。
“你知不知道你去找那个果实很危险,随时可能送命?”人有多大胆,就有多找死。
不说这坠魂渊里的魔兽那么凶险,光是接近那个魔力果树的周围,就肯定是九死一生,何况这女孩还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功的人。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仙師無敵討論-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再入靈脩(五)
“我姐姐得了绝症,我是听太学院的夫子说,这坠魂渊里有能够起死回生的神奇果实,我才偷偷过来的,姐姐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
女孩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看来她是对自己的姐姐真心喜欢。
庞小南忍不住扯下了她的遮布。
“你干什么!”女孩露出了一张俊俏的小脸,“这坠魂渊里有毒气,快把纱布还给我!”
“你有没有一点常识?”庞小南把那个布随手一丢,“布能挡住毒气吗?”
不过庞小南倒是好奇,为什么女孩进入坠魂渊没有失魂落魄的情况发生。
一般人,进入坠魂渊都坚持不了半分钟,但是很明显,这个女孩进入了坠魂渊的深处,还上演了一出美人救英雄的戏码。
“难道夫子给我的这个夜明珠真的能化解毒气?”女孩掏出了一颗硕大的珠子,在坠魂渊的浓雾中,这颗珠子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色光芒。
庞小南抢过珠子,仔细的看了看,又用灵识探查了一番,发现这颗珠子确实在以极快的速度吸收周围的雾气。
珠子的四周,是很清澈的一个空间,没有半点雾气,就好像笼罩着一个光环。
而且庞小南还探查到,这颗珠子有很强的灵力波动。
“确实是个宝贝!”庞小南把珠子还给了女孩。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到坠魂渊来。”
庞小南在等女孩的伤口稍加愈合,只要止住血后,他就会带女孩离开这里,因为他的行踪很快就会暴露,到时就跑不掉了。
“我叫司马婷……”
待司马婷的伤口鲜血稍止,庞小南背起她就开始急匆匆的赶路,再不走,电虎的尸体有可能就被发现了,到时会引来一大批魔兽。
庞小南的估计没错,没跑多远,他就发现身后有强大的灵力波动,几乎可以肯定,魔兽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集结。
看来,上次他们偷走魔力果的后果很严重,现在的坠魂渊是警戒重重,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来大批的魔兽大军。
为了尽快离开坠魂渊,庞小南不得不发动引擎,朝天空飞了上去。
司马婷很害怕:“你会飞啊?”
“不是我会飞,是我的铠甲会飞。”庞小南抓紧了司马婷的大腿,加大了马力逃离坠魂渊。
带着司马婷回到了清风楼,陈远南好奇的看着司马婷,问道:“你去坠魂渊,还捡了个姑娘回来?”
庞小南把在坠魂渊的遭遇告诉了陈远南,“看来现在我们想偷袭坠魂渊是不可能的,它们的防守太严密了。”
陈远南望了望司马婷:“这姑娘你打算怎么办?”
“我准备送她回去。”庞小南意味深长的说,“她可是当朝宰相的女儿。”
庞小南觉得这是个机会,认识个官二代,说不定能搭上森特国的军方关系,到时候攻打坠魂渊说不定有好处。
没有在清风楼多做停留,庞小南雇了一辆马车就往京都赶。
“你别乱动,虽然我给你用了药,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还得好好的修养以后才能痊愈。”庞小南看着车上的司马婷表示惋惜,“可惜啊,你那美丽的大长腿以后肯定会留下丑陋的伤疤的,你说你,没事往坠魂渊跑什么?”
“啊?真的会留疤啊……”司马婷望着自己的伤口,陷入了悲伤。
途径森特国的南河府,庞小南把马车停在了一个饭店门口,准备休息一下,补充一点食物。
这是个官道旁的小饭店,吃饭住宿一体,森特国的官道旁边很多这样的饭店,都是供来往过客休息吃饭的。
司马婷已经能够单腿行走了,只是走的极其缓慢,庞小南也不去管她,任她慢慢悠悠的走到桌子面前来。
一进饭店,庞小南就听到很多人在议论:“哎,可惜了,新娘子可是镇上的第一美人。”
“可不是吗,王员外可是发怒了,悬赏了100两金子。”
“男方也是气急败坏,竟然直接冲过去叫板,直接就被腰斩了。”
庞小南走到一桌人面前,问道:“几位大哥,你们在聊什么呢?”
“小兄弟不是本地人吧?”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看向庞小南,给他讲了一个新闻。
原来就在昨天,本地的一户人家嫁女,可是中途被山贼劫了道,把新娘子直接给抢走了,说是抓上山做压寨夫人。
“太过分了,岂有此理!”隔着一张桌子的司马婷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差点没牵扯到她受伤的大腿。
“那就没有人管吗?”庞小南很奇怪,这种打家劫舍的事情,官府应该是派军去捉拿归案啊。
“你不知道啊小兄弟,这伙山贼经营多年,势力十分的庞大,”留胡子的中年男人压低了声音道,“官府不是不想管,是管不了啊。”
原来,这伙山贼盘踞在大山里多年,其部队比当地的驻军数量还要多,而且都是骁勇善战之辈,加上平时他们也不怎么作恶,只是偶尔下来枪几个女人补充一下山上的男女比例,所以官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说到底,这是官府默认这个割据势力的存在。
庞小南笑嘻嘻的走回到自己的桌子,对司马婷说:“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去英雄救美啊?”
“好啊好啊……”司马婷有些兴奋,但是很快就眼神黯淡下来,“可是我这腿……”
“哦,我差点忘了,你身上有伤,不便行动,这样吧,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
“你真的有把握吗?那可是一大帮土匪。”司马婷久居朝廷中心,自然知道起义军的能耐。
“我能把你从坠魂渊救出来,难道就不能救出一个民女吗?我是去救人,又不是去打仗。”把司马婷安顿好,庞小南就朝大家说的王员外府里走去。
王员外家高宅大院,庞小南敲开了门,说自己是来救王员外的女儿的,马上有下人把他领进了堂屋。
王员外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慈眉善目的中年人,此刻显得十分的焦急。
“壮士何方人士啊?”看着庞小南古怪的打扮,王议员心存疑虑。
庞小南此刻没有穿铠甲,而是一身哈利路亚星的打扮。
“哦,王员外好,我是从南方来的,听说你女儿出事了,所以就冒昧前来打扰。”
庞小南把那金刚机甲包放在一旁,坐到了黄花梨的木椅子上,王员外早已命人上了茶,庞小南端起盖碗喝了一口,嗯,是好茶,上好的毛尖。
“壮士,你真的有把握救出我的女儿?”
王员外见庞小南孤家寡人的,也看不出几斤几两,心里深表怀疑。
“你看,王员外,我又不是个骗子,我要是救不了你女儿,我来干什么?你放心,救不出你的女儿,我不拿赏金,这样总可以吧?”
庞小南又喝了一口茶,然后站起了身,“事不宜迟,你把山贼的大致情况告诉我一下,我这就动身。”
王员外面有忧色道:“壮士啊,你知不知道那山贼厉害非常,我的女婿去找他们理论,直接就被杀害了,你单枪匹马,只怕有去无回啊。”
看了王员外还是个很善良的人,担心庞小南出意外。
庞小南笑了笑,说:“王员外,你不用担心我,你就把位置告诉我吧,出了事不用你负责。”
王员外拗不过庞小南,只得把山贼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庞小南。
原来这伙山贼以全国各地的落魄武官为主,又招募了一些好勇斗狠之徒,俨然形成了一个国中国,盘踞在南河府和北河府的交界处。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山脉和丘陵,十分利于隐蔽,早年间,森特国还派出过大军围剿,可是一无所获,还牺牲了不少官军。
后来,官府就不想管了,因为这伙山贼在山上自给自足,并不惹是生非,只是有时候下来抢一些民女,他们号称是为了山上的男女比例平衡,而且抢上山的女子也不会吃苦。
当地人把这伙山贼叫做新郎团,把他们的老大叫做郎首,郎首的身份很神秘,有人说是原来被贬的武状元薛一恒,有人说是大名鼎鼎的文官苏溪和,还有人说是道教的曹山派掌门,总之,传的神乎其神。
新郎团并不是普通的山贼,他们有行政机构,也有经济组织,和周边的州府都有贸易往来,山上出产很多特产,比如野山参、野猪、野山羊等等,新郎团都拿来和周边的百姓交换生活必需品,俨然是一个小国家,或者称小山城更准确。
“照你这么说,你女儿被抢,也未必是坏事咯?”庞小南觉得嫁谁都是嫁,说不定上山当了压寨夫人更幸福。
“我听说你女儿是镇上的第一美人,按照这样的级别,她可能是给郎首霸占了。”
庞小南分析的很有道理,一般来说,民女的姿色越好,能婚配的首领级别越高。
“哎,壮士啊,我们森特国讲究婚恋自由,他这样明抢算怎么回事啊,就算是郎首,你也得通过程序下聘礼明媒正娶啊……”
“好了好了,你先别急,我这就出发,天黑之前等我的消息。”

y70gc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 txt-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回到異界(九)讀書-5pmua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那么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去把这第一步落实。”庞小南把病历本还给了琼苑青。
“就这样?”琼苑青伸手接过病历本,呆呆的望着庞小南,“可是你什么药都没开给我。”
“治心病,只要用心药,我现在开药方给你,你吃了没用。”庞小南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什么时候你从繁忙的公司事务中解脱了,再来找我开药吧。”
琼苑青走了,朱之检说:“庞医生,你这可不对啊,就算是熟人来看病,你也得多多少少开点药的,不然这科室的经济效益怎么弄,难道就靠那么一点挂号费吗?”
朱之检的脸上带着笑,显然是在开玩笑。
一个神仙三百块 村长老害
“你说的对啊,我把这事给忘了,这女的开整容医院的,有钱的很,”庞小南拍了一下额头,表示后悔莫及,“真该宰她一刀的。”
华医科的业务收入,其实不单靠看病,也靠卖补品,其实医院里有很多滋补的药品,都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自己研制的,在病人中的口碑不错,医生给病人开一点,病人有时候还很高兴。
现代人,都是营养过剩造成的疾病居多,可是要有补品吃,很多人还是愿意吃,能吃总比没得吃要强。
“这女的什么来头啊?”朱之检三十多岁,还是光棍一个,自然对美丽的女人充满兴趣。
“开美容医院的老板娘,现在正缺老板坐阵呢,要不给你介绍介绍?”庞小南冲朱之检眨了眨眼睛,同事的花花肠子他看的一清二楚。
“这么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定有很多人追吧?”朱之检想了解更多的信息,自然是又凑的近了一些。
“你管她有没有人追,你得拿出自信来,你看,你可是我们医院年轻有为的专家大夫,不比她那个整容医院的什么屠夫专家权威吗?”
庞小南认为外面的整容医院大部分都是骗钱的,要说动刀子,还是正规医院的医生更专业,论社会地位,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医生,那也应该比那些野鸡医院的医生受人尊敬吧?
“庞医生,话是这么说,可是我看她好像对你……”朱之检能读到博士后,自然也不傻,琼苑青这样的女人,能够主动找到庞小南看妇科病,自然不是一般的关系。
“你别误会,我们总共也没见两次面。”庞小南把和琼苑青认识的过程跟朱之检说了一遍,这才打消了朱之检的疑虑。
“算了,这种女的,我肯定是吃不消的。”朱之检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这女强人不好相处。
读过书的人,还是知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什么样的女人能够驾驭,基本上脑子里还是有个轮廓。
所以这种女强人,找个更强的男人的可能性不大,基本上都喜欢找个小奶狗或者顾家的男人,所以《我的老婆是总裁》或者《我的老婆是明星》这类故事很受欢迎。
“你可别后悔啊,趁着她现在身边还没有男人,要是到时候她真的闲下来了,说不定就没有你的机会了哦?”庞小南还在谆谆善诱。
做人一媒,胜造七级浮屠啊,庞小南还在想着发展自己的月老事业。
因为有成功的案例在前,庞小南对自己的做媒功力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再说吧,有缘千里来相会。”朱之检笑着拒绝了庞小南的好意,看来也是理智占了上风。
跟这种严谨的知识分子打交道很无趣,擦不出一点火花,不像有些人一点就着,庞小南无奈的摇了摇头。
庞小南没想到,只过了几个小时,琼苑青就主动和他联系上了。
不过当然不是因为做媒的事情,而是关于他给出的治疗方案的第一步。
琼苑青在飞隼上问道:“有什么好的管理模式可以推荐给我吗?”
一如既往是那么冷淡的口气。
“我只是个医生。”
庞小南也冷淡的回了过去。
“可是我看你白天说起管理的事情一套一套的。”
庞小南没有理会,琼苑青终于还是忍不住继续发问。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求求你,指点一下我。”
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求人的态度。
于是庞小南把从德道经体悟到的一套理论发给了琼苑青。
管理其实很简单,古人已经说了,无为而治。
恐怖都市 猛虎道長
什么叫无为而治?是不要有作为吗?
近身高手
如果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领导人不要有作为,把机会都让给人民让给员工,这么理解无可厚非。
比如汉高祖刘邦,他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才吗?他就是个混混,只会笼络人心而已,但是他底下的精兵强将一大堆,什么事情都有人帮他干,这就是无为。
楚霸王项羽,是个有为青年,孔武有力,还有美人虞姬在侧,怎么说都比刘邦的形象高大吧?这样一个有为青年,最后输给了一个混混,一个整天喝酒吹牛的无为大叔。
又比如刘备,论计谋比不上诸葛亮,论武功比不上关羽张飞,但是这帮人就是叫他大哥,跟着他打天下,为什么?因为他无为啊,好吃的分给手下,美女都分给小弟,小弟自然就服了。
所以领导者法则,你只要记住,你是大家的公仆,那么你的组织就一定会起来。
这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无为,那就是无我利他。
不要给自己捞取好处,时刻想着付出,怎么去为大家做好服务,那么自然后来你的利益会越来越多。
无为到了现代,有一个更贴切的短语,叫为人民服务。
江湖梟雄
把人民服务好了,领导者不用有什么作为,人民自然而然就把组织给壮大了。
国家是如此,公仆把人民都服务好了,人民有了动力去做各种事情,国家就强大了。
公司也是如此,老板为员工排忧解难,员工没有了后顾之忧,兢兢业业为公司拼搏,公司自然就繁荣昌盛了。
“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呢?”琼苑青似乎领悟了很久,终于还是想请教庞小南每一步的具体方法。
“你先推举一个代言人出来,也就是帮你做事和管理的人,然后你在背后支持他,建立一套企业的道德准则,也就是企业文化,让整个公司自然有序的发展。”
庞小南举了个例子,古代君臣宋神宗和王安石的例子。
王安石要搞变法,但是反对派很多,因为所有的变革必定触犯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朝中的大臣和各地的权贵都会提出抗议,甚至拒不执行。
怎么办呢?
宋神宗决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站在王安石的背后帮他清除了异己,所有朝中的反对派全部贬职去地方,成立专门执行变法的中央行政机构,交由王安石全权负责。
錯惹萌妻 藍雨兒
有皇帝撑腰,加上能干的大臣,即使皇亲国戚和权臣的反对声浪一波接一波,但是变法还是成功的执行下去了。
连皇太后都出面制止变法,但是宋神宗不为所动,坚定的支持国策,站在王安石,于是就有了国家的繁荣昌盛,成为了当时世界上的超级大国。
历史上,皇帝自己执行变法的情况也有,因为他不相信大臣。
但是成功的很少,为什么?皇帝勤奋于国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皇帝久居宫中,虽然自小接受帝王之术的教育,但是不了解民情,看问题不够全面和深入。
皇帝的权利一把抓,只能造成臣子的懒惰和怠政,因为你皇帝说了算了,这大臣还有表现的必要吗?
宋神宗就是深知这个道理,与其自己劳心费力,不如交给属下去负责具体的事情,自己呢,坐在后方摆平那些杂鱼,皇帝办事不行,牵制一下反对势力绝对是手到擒来。
因为皇帝从小受的就是这个教育,什么叫帝王之术?就是平衡各方势力,稳定国家的政局,这是每个皇族从小都会着重培养的方面。
历史上,皇帝身边总有忠臣和奸臣,皇帝不知道谁是奸臣吗?他心里明白的很,但是没有了奸臣,又如何衬托忠臣,没有了奸臣,忠臣就没有了对手,他也会开始奸诈。
而且但凡是奸臣,总是很有能力的,治理国家,不能着眼于忠臣和奸臣之分,而是要举用能臣,有能力的大臣,才是国之栋梁,你就算是贪污受贿一点,这是皇帝给你的赏赐,你辛苦了,继续帮我把事情办好。
治理国家尚且如此,管理一个企业,就更不用说了,正所谓董事长不懂事,如果连董事长都要懂具体的业务了,这个企业一定不怎么样,因为底下的人不得力,董事长才要深入一线嘛。
引魂师
所以,公司从小做大,那个掌舵的人一定适时放手,交给你的副手,由他具体操盘,掌舵的人这个时候就要站到瞭望台去,高瞻远瞩,规划一下航线和方向。
“你不去上管理课程真是可惜了。”琼苑青回了庞小南一句信息,后面加了一个笑脸的符号。
还知道加个笑脸符号,说明琼苑青的谈话水平有些改善,看起来或者伪装起来不那么高冷了。
为了把企业管理好,其实琼苑青是去上过各种管理课程的,不过那些课你说有用吧,确实头头是道,你说没用吧,它不接地气,高深艰涩不说,还不好执行。
像庞小南这样把道理讲清楚,有清晰的案例,还有具体做法的管理大师,出去上课一定会很受欢迎。
“那你准备给我多少学费啊?”庞小南心想你来看病还得交挂号费,这上一堂课可是花了庞大专家不少时间,不得意思一下吗?
“请你吃饭怎么样?”
“又来这套,我可不会自投罗网。”
庞小南心想这是骗自己上门服务,这女老板果然还是有点手段的。
“这回你只管吃。”
“问题是能吃吗?”
“现在有那种上门服务的厨师。”
果然老板看问题还是专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算了吧,那还不如自己做。”
庞小南还没有到那种饭来张口的奢侈程度,享受不了这个待遇。
“那我把菜买好,你来做。”
“扯远了啊,又想引我上套……回正题,你有人选了吗?”
“什么人选?”
果然偏题太严重了,琼苑青已经忘了自己是为什么请教庞小南。
“接替你的人选啊。”
“这个问题我今天想了一天,可是还没有头绪。”
“早就该想了。”
“你觉得我是应该外面找还是内部提拔呢?”
“最好是内部提拔,空降的话短期内难打开局面。”
“医院倒是有几个好的主刀医生,但是他们的管理能力我没有把握。”
“那你自己慢慢考虑。”
庞小南觉得自己的事情就该自己做,结果好坏都得承受。
放下了手机,庞小南决定去海边走走,老是拿着手机不是健康的生活。
海龙小区的夜色,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迷人。
走出靠海滩的大门,可以看到还对面的华海市的夜景,灯火点点,映衬着黑幕之中的夜空,夜空里又有星光点点,银色的星光和黄色的灯火相互辉映,仿佛一幅辽阔的花幕。
身后的别墅一字排开,这时正是灯火通明的时候,那层层叠叠的光亮从风情各异的别墅中投射出来,让人不由的浮想联翩,这些有钱人都在里面干什么呢?
远处传来汽笛声,混合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喧闹,闹中有静,静里有声,自然的天籁与工业世界创造的独特声音附和着,怎么听都像一首协奏曲。
庞小南沿着海岸线朝跨海大桥的方向走去,桥上的灯光全部亮了,就像一条长蛇把海龙岛和华海市连接了起来。
这个时候,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因为海景对于海龙小区的住户来说,已经不再新鲜了。
就好像一个渔民,你让他晚上出来看海景,他会说你是神经病。
任何旅游区的原住民,都对自己身边的美景没有了感觉。所有旅行,就是从一个你厌烦了的地方,到一个别人厌烦了的地方,这么一个无聊的过程。
所以俗话说,旅行的意义,不在于去什么地方,而是和谁去。
庞小南踩在沙滩上,吹着凉凉的海风,心里没有一点杂念。
就当他快要走到跨海大桥附近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人,而且看身影似乎还很熟悉。
“庞小南?”是赵思佳佳。
“我靠,你怎么在这里?”庞小南回来的消息对谁都没说,包括这个曾经亲密无间的同事。
“我住这里啊!”赵思佳佳很生气,庞小南一走就是一年多,现在竟然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问她为什么在这里。
“哦,对,你是住这里,这么晚了,你怎么在沙滩上啊?”
赵思佳佳的脑海里闪过一首歌:说好过两天来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感情还给我……
“说,你这么久去哪里了,杳无音信,回来也不通知一声!”赵思佳佳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不着,就到沙滩上来散步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庞小南这个杀千刀的男人。
“这个……”庞小南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穿越的事情告诉赵思佳佳。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报告给海龙突击队,让组织来处罚你。”
庞小南走的这段时间,海龙突击队确实有找过庞小南,不过都被赵思佳佳找借口忽悠过去了,赵思佳佳以为庞小南是在霍拉马处理公务。
可是当赵思佳佳找庞小南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这下她确认庞小南是消失了,而且是毫无根据消失了。
一个曾经亲密的战友,就这么平白无故从生活中消失了,谁都接受不了,赵思佳佳花了很多精力用了很多办法去找庞小南,但是自己平时的工作很忙,找着找着就没耐心了。
就当她准备放弃寻找的时候,庞小南却意外的出现在了眼前,这叫人怎么不惊喜?但是惊喜过后,更多的是愤怒,这么无声无息的跑掉,算什么男人!这是典型的不负责任!
庞小南和赵思佳佳坐在沙滩上面向大海,两人的后背被身后的灯光照亮,前面却是一片漆黑,赵思佳佳看不清庞小南的表情,庞小南决定还是和赵思佳佳坦白。
至于为什么要坦白,庞小南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本来在沙滩上就他一个人,却偏偏这么凑巧让他碰到了赵思佳佳,这难道不是老天爷的安排吗?
反正这个秘密王议员也知道了,多一个人知道也无所谓,大家都住一个小区,迟早也会碰到的。
再者说,赵思佳佳和自己的关系很复杂,既是上下级,又是同学,还是邻居,更是荧幕恋人,或者可以用托付生死的战友这种亲密关系来形容。
庞小南和赵思佳佳,已经是牵扯不清的一段缘分,庞小南决定不再隐瞒。
“你是穿越来的?”赵思佳佳才听了开始,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种电影电视常用的桥段,怎么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呢?赵思佳佳自己就是演电影的,这种剧情也是碰到过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身边就有一个穿越来的同伴。
庞小南哼了一声,“你仔细想想,如果我不是穿越来的,我为什么会拿到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的冠军,我为什么能够入选海龙突击队,我为什么能够达到武道宗师的水平……我说的是,在我这个年纪。”
要说服一个人相信自己是穿越来的,这很困难,因为人一般不相信自己不理解的事物,而且是身边朝夕相处的人,但是赵思佳佳应该清楚。
良久,赵思佳佳才重新发声,“是啊,那个时候我在擂台上碰到你,就觉得你简直是不可思议,我这个年纪能取得这种成就都很不简单了,你竟然比我的成就高的多,这已经不能用运气好来形容了。”
“那你相信我是穿越来的了?”庞小南抓了一把沙子,朝前面丢了出去,沙子消失在夜幕里,落在沙滩上,却看不清它们掀起的灰尘。
“好吧,就算你是穿越来的,那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赵思佳佳的重点不在于庞小南是什么人,而是为什么后来不声不响的跑掉了。
庞小南告诉赵思佳佳,自己之所以不声不响的走掉,就是因为不想太多人担心。
九九歸壹 飄渺碎鋒
“我是穿越来的,那么我自然还想穿越回去,而这些年,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机会。”
庞小南没有把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供出来,他告诉赵思佳佳,他无意中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一个科学家发明了穿越的方法,虽然未经证实,但是很有可能会成功,于是他打算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做第一批实验对象。
“我之所以没有通知你,没有通知所有人,就是怕我一去不复返,到时候徒增你们的烦恼。”庞小南说的是实话,这个世界,他连父母都没通知,就是怕伤离别。
“你是说,你这一年多,是去穿越了?”有了庞小南穿越来的消息打前站,赵思佳佳对穿越不再那么大惊小怪了。
“是的。”
庞小南说完这两个字,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有海浪在拍打着沙滩,发出呜咽的声音。
“你这个没良心的!”赵思佳佳终于忍不住一拳捶在了庞小南的肩膀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哎呀,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庞小南没有躲,他知道他一走,不知道多少人会担心,他还没敢去想他的父母。
“那你回来为什么不通知我?”
“因为我马上又要走。”庞小南看着大海缓缓说道,“既然我又要走,又何必多此一举,今天要不是偶然碰到你,你也不会知道我回来了。”
“穿越就那么好玩吗?你为什么不能留在这个世界?”
赵思佳佳的理解里,穿越就好比离开家乡,很多人背井离乡,去大城市里发展,不也在新的城市里扎了根了吗?
炙手冰心
为什么穿越过来,就一定要再回去呢?
“是不是那个世界有你更加牵挂的人?”
赵思佳佳只能是这么想,这个世界的牵挂不如庞小南来之前的那个世界多,所以庞小南必须要穿越回去,或者,那边还有他不能割舍的家庭。
庞小南却摇了摇头,“你也许不会相信,我都穿越过几次了,我对牵挂什么的已经不操心了,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当你在枪林弹雨中经常出没的时候,你也会对生死看淡。”
“我穿越,不是因为有什么牵挂,而是我知道我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我只有在穿越之中,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庞小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穿越的时候,那时候可真是感到新奇,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把穿越看成是一段旅途,虽然可能是没有归期的旅途。
赵思佳佳一直觉得庞小南是一个感情比较迟钝的人,比如自己这么大的美女明星,她也没当回事,还有他身边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好像一个都不如他的法眼,今天他终于明白了,不是庞小南薄情,恰恰是他不愿意给人带来伤害。
“这一次什么时候走?”赵思佳佳叹了一口气,在前面的沙滩上画着圈圈。
“还有一两个月吧,对了,”庞小南有些奇怪,“我回来的时候,好像你也没到我家去练功了吧?”
以前庞小南在家的时候,赵思佳佳总是隔三差五的去他家里练功房练练功什么的,他回来之后,没有发现练功房有人走动的痕迹,回来那么久,也没有碰到过赵思佳佳早上去练功的情形,他还以为赵思佳佳没有在海龙小区住了。
“你不在,我也没心思过去了。”
赵思佳佳说的声音很小,她一直埋着头在画圈圈,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圈圈,就是停不下来。
秘密部隊:龍焱 秦峰
“行了,不早了,回去吧?”庞小南转过头征询赵思佳佳的意见。
“好吧。”赵思佳佳点了点头,却没有起身,“你先回去吧,我还想一个人坐坐。”
帝國之兵臨天下 靈機們
庞小南今天交代的一切,赵思佳佳还需要时间好好的消化一下,毕竟这不是科幻电影,而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电影看过就忘了,这个人却好端端的坐在自己的身边,那么真实却又那么虚幻。
庞小南忍不住摸了摸赵思佳佳的头,劝道:“别想了,你就把我当作手中沙,往空中一洒就没了……拜拜。”
庞小南潇洒的转身,挥了挥手,没有带走一粒沙子。
看着庞小南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隐没在黑暗里,赵思佳佳终于忍不住抓起一把沙子,朝他消失的方向丢了过去。
“臭男人!死男人!”
回到家,庞小南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琼苑青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你帮我看看人好不好,你那么会看病,看人也一定很准。”
庞小南没有理她,自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上班,庞小南的诊室接待了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一看就是暴发户,一进诊室就大呼小叫:“医生,我最近老是睡不好,你给我看看是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