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318 會議閲讀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就在萧寒在大运河上日夜兼程,往长安赶来的时候。
长安承庆殿内,也在进行着一场足以影响整个大唐命运的重大会议。
这次会议的参与者都有:大唐皇帝李世民,齐国公长孙无忌,邢国公房玄龄,蔡国公杜如晦,兵部尚书李靖,左卫大将军柴绍,吴国公尉迟恭,右位大将军程咬金,以及许许多多穿紫着红的文臣武将。
就是这样一群当今,乃至以后!都能算作最牛叉的人,如今都挤进了这个算不得大的宫殿中。
“看看吧,这都是最近朕收到的折子,其中大部分都在劝朕谨慎用兵!尤其是对突厥,都教朕万不可主动招惹,以免步了前隋的后尘。”
身着龙袍的李世民高坐主位上,面无表情的将手上的一本折子,重重甩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而在桌子上,原本摞的几堆高高的奏折被他这么一甩,前后微微摇晃了几下,随即哗啦啦的全都坍塌下来。
一时间,数不清的各色折子铺满了桌面,又顺着桌子掉落在桌前的空地上!
在桌子对面坐着的诸位大臣,看着这一片的奏折,垂下的眼皮都不由得跟着跳了几下。
尤其是在看到几本奏章上那熟悉的名字后,更让他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船一下。
他们这些人,自然没有上过类似的奏章。
但是他们的属下,亲友,却难保不会上书,再看看李世民如今铁青着脸,谁也不敢第一个说话,免得被当成了娃样子,提溜出来收拾一顿。
所以,这时整个宫殿都安静下来,就连平日里跟李世民最为亲密的长孙无忌,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靠在椅背上一言不发。
“哼哼,现在都不说话了是吧!”
李世民看着一言不发的众人,眼睛里的寒芒似乎都要刺出来一般!
登基为帝三年!
在这三年里,李世民身上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越发显重!
前两年,那些王公大臣还会常进贡与他饮酒舞乐,偶尔喝多了还在宫里开一个无遮大会,导致每次宫里都会莫名少几个美丽宫女。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没人敢在他面前随性胡闹,他这个皇帝,也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陛下息怒!臣以为,这些人上书请愿,并不存什么坏心!”
就在整座大殿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清的时候,一个淡然的声音突然从一侧响起。
“哦?”
李世民眉头一拧,寻声望去。
却发现说话的并不是那些王公大臣,而是在宫殿一角坐着,负责记录自己言行的宫里书记官,魏征!
“那你觉得,这些人说的是对的么?!”
发觉说话的是魏征,李世民并没立刻因为他的胡乱插嘴而发怒,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当然,这些只是表面上的东西。
但凡真正熟悉李世民的,此时都知道他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就等一个缺口好尽情宣泄他的愤怒!
这三年,大唐对突厥人的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已经快把心高气傲的李世民折磨疯了!
现在等了足足三年,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复仇,谁敢在这个时候说不,那谁就是李世民的生死大敌!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喂?这个人是谁啊?”
看着角落里那个瘦削的人,程咬金抠了抠鼻屎,悄悄的向身边柴绍问道。
与在座的其他人不同,程咬金或许是这里面最轻松的一人!
因为在他想来,想打突厥?那就打呗!他还巴不得打仗!要是天下太平,还要他这将军干嘛用?摆设?
柴绍被程咬金扯的回头看了一眼,待看见他把一大块鼻屎弹飞到不知哪里,立刻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嫌弃道:“放手!你问的那人是魏征!以前太子的人,听说有几分本事,后来太子死了,陛下也没杀他,还给了他一个小官当当。“
”哦?他就是魏征?”
程咬金没在意柴绍恶劣的态度,只是惊奇的瞅了一眼那穿着绿袍的魏征,随即嘿嘿一笑道:“这家伙还有本事?我跟你打赌,信不信这下子他触怒了陛下,回头就给他发配到岭南?”
“信!这有什么不信的?”
柴绍听到这话,也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现在陛下正在气头上,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别说岭南,就是崖州也有可能!”
“崖州,啧啧,那距离咱这,足足有六千里路,天涯海角也不过如此。”
两个人在下面挤眉弄眼,嘀嘀咕咕,那边,魏征却已经从书岸后面站了起来。
理了理衣服,魏征朝着李世民一拱手,郑重顺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微臣的意思是说:他们其心不坏,其意却谬之千里!”
“哦?”本来已经准备好发飙的李世民一听这话,当即面露诧异:“卿家且说说,他们如何荒谬了?
魏征板着脸,严肃的看了看那散落一地的奏章,慢慢说道:“回陛下!史记里曾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陛下想趁现在突厥内忧外患之际,一举铲除这个北地祸害!还我大唐子民安宁,给儿孙后代留一片净土!此用意和出发点绝无半点差错!
但是如此宏图大志,只适用陛下您这等志向高远之人,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理解陛下的苦笑!
尤其是现在朝中的大臣,他们大多都是从前朝就开始为官!因为经历过动荡,所以更怕陛下穷兵赎武,让这天下再乱一次!
殊不知,我大唐以武立国,如果抛弃武勇,如何在以后安定天下?平定四方!”
“好!爱卿所言甚是!”
听到这,李世民再也忍不住抚掌大笑起来,等笑过之后,才慢慢沉下脸来,更加厌恶的看了眼面前的奏章。
“都是一群想要安分的老东西,连一个小小的书记官都不如!你们以为安分守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天下太平?岂不知这世上你不去打别人,别人就会来打你!到最后,哭的还是自己!”
(注:魏征在李建成死后投入李世民帐下,并不是一开始就得到重用,前三年其实一直都是试用期。到贞观三年,才被任命秘书监一职,正式参与朝政。)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04 天下何人不識君相伴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咳咳……实在不行,咱晚上偷偷的来,也好过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吧……”
眼看在场所有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王五的脸瞬间就红了,只得支吾着又补上一句,结果自然是引来一片嘘声。
不过,有他这么一打岔,倒是消了萧寒下水摸鱼的想法。
“哎,多肥的稻花鱼,这要是抓来烤了,啧啧……”
看着水中那些悠哉悠哉的肥鱼,萧寒不甘心的拿树枝扒拉几下无果后,最后只得抛下树枝,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这片水田。
水田前方就是五里短亭。
萧寒一边惋惜的回头看着那不断泛起涟漪的水田,一边走到亭子里的石凳上坐下。
这一路马车颠簸,也属实让人疲累,他打算在这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去不远处的那个村子里看看。
“哎?侯爷,这里有座土地庙!”
就在萧寒打定主意,刚坐下一口气还没喘匀乎的时候,那边小东又大呼小叫了一声。
也不知道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吃了疯药了,怎么看到什么都大呼小叫。
“你四不四傻?这里这么多土地,有个土地庙有什么稀奇?”
闭着眼睛骂了他一句,萧寒总觉得这句话挺耳熟。
似乎刚刚他吆喝有鱼的时候,自己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然后接下来就自己打自己脸了?
“哼哼,这次你喊破天,我也不过去!”
想到那些可望而不可抓的鱼就来气!萧寒刚悻悻的下了决心,果然,那边小东的破锣嗓子又跟着叫了起来:
“咦?怎么土地庙旁边还有一个小庙?我看看这里面供的是……侯爷!侯爷!”
听着一声紧过一声的吆喝,亭子里的萧寒不耐烦的转过脑袋,心中不无恶趣的想道:“叫吧!叫吧!使劲叫!今天管他供的什么,就算是供是玉皇大帝,老子去看一眼也算老子输……”
“侯爷!侯爷!您快来看啊!”
原本,在萧寒想来,小东顶多再叫几声,等发现他不感兴趣后就该闭嘴了。
可这次却偏偏奇了怪了,他的叫声不光一声紧过一声,而且还有越来越近之嫌,似乎还想来到亭子里叫!
“叫什么叫!跟叫魂一样!老子还没死呢!”
终于,等确定小东真的来到亭子里喊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萧寒大喝一声,拍凳而起!
“啪!!!”
这清脆无比的响声,给跑过来的小东给吓得,给萧寒自己疼的……
“嘶……”
抱着火辣辣的手掌,萧寒感觉自己整个手都木了!
从早晨积攒起来的怨气在这一刻,通通都涌上了他的心头,剩下的就只有想打人的冲动!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
十 四 郎 小說
咬着牙瞪向一脸错愕的小东,萧寒已经决定一会不管他说什么,都必须抓到理由先收拾一顿,好给自己的爪子报报仇!
“咕咚……”
看着萧寒突然变得恶狠狠的眼神,小东费力的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作为萧寒的铁杆心腹,如果小东这时还不知道接下来他想要干什么,那真就白瞎陪伴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
“侯爷,那边有座小庙里,供的是…侯爷!”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出亭子,小东指了指亭子外一棵大柳树,心虚的答道。
“嗯?你说供的什么?”萧寒缓缓起身,向着小东冷笑问道。
小东见状,苦着脸叫道:“侯爷……”
“哼哼,求饶?现在喊我也没用!”萧寒根本不为所动,甩着手掌,跟一只见了小绵羊的大灰狼一样,一步一步朝小东逼近。
“可我没喊你啊?!”小东的脸颊都在抽搐,却仍旧挺着胸膛回了一句。
“没喊我?那是我耳朵聋了?”萧寒继续冷笑一声,再次逼近。
而且这下他不光甩手掌了,就连一双腿也在地上不断的活动,跟后世散打运动员热场一样,似乎随时都要飞起踹人。
“喂,开赌了,开赌了!一赔五,买定离手!”
旁边,正蹲着歇息的王五几个人见到有好戏上演,不光不上去拉架,反而麻溜的准备好了一桌赌局,内容就赌小东这次要挨多少脚!
“我赌五脚!”
“我赌最少八脚!”
“呸,我看这次,少十五脚都过不去!”
眨眼间,王五面前的空地上,已经多了一堆铜子,看这麻溜劲,感情这事他们干的不止一次两次了。
现在,且不管那边看热闹从不嫌弃事大的几个混蛋。
光说这里萧寒已经走到距离小东不过三尺的地方,只要一伸腿,就能踹到他。
当然,萧寒也是这么做的!
王五等一众赌徒眼巴巴的看着萧寒抬起腿,正欲踹下第一脚的时候,小**然又说话了。
“侯爷,我刚刚真的不是喊你!我是说,那小庙里,供的可是您啊!”
满腹委屈的说出这句话后,在小东面前,包括萧寒在内的所有人,都瞬间石化了!一个个全部瞪着大眼,张着大嘴,跟快要窒息的鱼一样,直直的看向小东。
“等等,我有些头晕,你说庙里面供的是谁?”面前,一点一点把抬起的腿放下,萧寒仿佛不敢置信的盯着小东问道。
小东撇了撇嘴,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再次一指那光秃秃的大柳树:“那里面供的是您!”
“我?”
这次萧寒算是听清了,不过他也牙疼般倒抽了一口凉气,继续道:“供的是我?这怎么可能?我从来都没到过这,怎么会有人认识我,而且还把我供起来?你不是看错了?”
“不可能!我不会认错,里面那个塑像就是你!”小东见萧寒不信,顿时也有些急了。他刚刚也是反复看了好几遍,这才认定那塑像就是萧寒!怎么可能错?
“不成,我得自己去看看!”
终于,萧寒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猛的一拍脑袋,撒腿就朝那跑去。
而其他随行的侍卫见状,也是耐不住好奇心,齐齐的跟了过去,只剩下王五在后面乐的后槽牙都漏了出来。
“哈哈哈哈,一脚没踢,通杀!!!”

kcg4n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294 着火閲讀-yh235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問斜陽 瓊瑤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撒旦纏愛:戀上賴床小嬌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愛妳預謀已久
重生之國際倒爺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電影世界大紅包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