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諸天大聖人 愛下-第1810章 抱歉,你們上當了(求訂閱)看書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才发现不对劲吗?”
青年嘿嘿一笑,“其实,你们应该早点发现的,那样你们就有足够长的时间去调集大军了,还能再挣扎下,但现在嘛……”
青年的表情颇有些夸张,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仿佛从来就没有把眼前这王庭大账里的人放在心上。
好像也不惧怕。
“你……你是那五人之一?”
大汗惊恐骇然,“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若是叫人……”
他也不傻,立即就猜到那青年的身份。
汉人,妥妥的汉人啊。
而在这里的汉人,除那五个外,剩下的都是一些奴隶罢了。
能悄无声息进来自己的王庭大账,这让他感到深深的惊恐和不安。
但他想到一件事。
这里是自己的王庭大账,是自己的地盘,自己才是主人。
不说别的,就是门口就有不少忠心耿耿的护卫,并且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一旦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发生,他可以立即大喊大叫,那些忠心耿耿的护卫就会冲进来护驾。
不怕,不慌了。
自己是主人,自己还有许多强壮的护卫,“一旦他们冲进来,保管能杀得此人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我在害怕什么?”
一点也不会害怕啊。
他并不介意其他的事情,于是,大汗原本紧张和惊恐的老脸,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他是淡定无比。
“叫人?”
青年不慌不忙,淡淡一笑,“大汗,还有各位,只怕你们都没有机会了。”
众人:“……”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ptt-第1810章 抱歉,你們上當了(求訂閱)閲讀
闻言,他们却一脸懵了。
这么自信的吗?
可你也只是一个人,并且还是一个汉人,孤身来到王庭大账,你就不怕被打死吗?
还自信满满,看来是没有遭遇过现实的毒打啊。
难道还不知道剑已经悬挂在脖子上,不得不发,随时都会陨落吗。
“年轻人,还是不要这么嚣张,低调点比较妥当。”
“这里是王庭大账,可不是你们大汉的天下,也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区区一个人,还想来一场颠覆不成?”
“……”
一时间里,不少人对那青年都鄙夷起来,脸色冷然着。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惊讶青年人的身份,震惊他是如何混进来的。
那现在就很平淡了。
如果进来的不重要,是不是汉人好像也不重要了。
哪怕是那魔鬼一般的小队之人,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
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王庭啊。
是大汗的大账啊。
敢进这个地方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简直就是飞蛾扑火啊。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第1810章 抱歉,你們上當了(求訂閱)分享
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那种。
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精品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 線上看-第1810章 抱歉,你們上當了(求訂閱)鑒賞
只要他们这些异族权贵叫喊一声,就会有护卫进来护驾。
到时候,那些精壮的护卫绝对会出手,杀得他们渣渣都不剩。
更别说只是一个人罢了。
不够看的。
“呵呵。”
那青年淡淡一笑,“你们大概是太自信了,也太高看自己了,甚至你们对自己是一无所知。”
其余人:“……”
这话就很有歧义,很有侮辱性质了。
他们整个人都懵住神色来,心道:“都到这般田地了,你还想狡辩,还想逃脱不成?”
可是,这有可能吗?
即使有可能,也不会有任何机会。
见到这些异族权贵们的神态,即使对方不说话,青年也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他淡淡地说道:“呵呵,很抱歉,其实你们都上当了。
你们便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或者说,听得见的人都听不见了。
不信的话,你们大可直接叫一叫,试试看!”
实际上。
他内心冷然,“还真以为我会跟你们说这么多话吗?
要不是为了队长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要不是给队长他们争取一些时间,我一个人一剑就可以屠灭你们。”
真是岂有此理。
当真以为他是傻子不成。
他才不是傻子,你们这些异族权贵才是傻子,全家都是傻子。
冷然的目光闪闪而起,不等那些异族权贵开口,这青年便继续说道:“你们没有机会了,既然你们都聚集在这里,那今日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不信。”
当即就有权贵跳出来,朝着外面就大喝喊道:“来人,来人啊。”
只不过,他连续喊了三声都没有人进来,外面显得寂静无比。
仿佛没人听见一样。
“你……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大汗回过神来,愤慨地问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居然不知道?”
青年震惊地询问道:“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以为你们是知道的……”
“我们应该知道吗?”
那位大汗一懵,忍不住问道:“外面的护卫,只怕都已经遭殃倒霉,被你们算计了吧?”
虽然他不知那些护卫是生是死,但总觉得不会活着了。
眼前这人不简单啊。
但……
也是他们活命的机会,那位大汗甚至在思考,“如果抓住他作为人质,或许我们还有活命的机会。
他们毕竟是四个人,毕竟有很多事情要应对……”
“当然是来打杀你们的。”
青年也不管那位大汗怪异的眼神,继续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们这些北方草原上的异族,一个个都贪图我大汉,都想从我大汗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但是,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们都得死。
甚至都要死!”
众人:“……”
虽然青年的话让他们感到很震惊,虽然这一切都让他们觉得可怕。
但没有一个人退缩,反而是阴冷地打量着青年。
其他的权贵也仿佛和那位大汗有着不谋而合的想法。
“你们一定是在想,我一个人在这王庭大账里,势单力薄,你们便可以抓住我当人质,然后趁机逃走对吧?”
青年也不等他们多说话,便又继续笑道:“你们能有这般想法倒是不足为奇,如果我是你们的话,我也会有这种想法。
但是,真相却往往不是你们所想象中的那样,你们都错了。
因此,你们也会为你们的想法、行为、举动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心里冷笑,“想绑我做人质,你们这些异族权贵只怕还不够资格,武道武者的强大,可不是你们能触及到的东西。”
作为一个小宗师,他虽然不知道江缺武布天下的计划。
但也知道武道针对异族进行了改动。
异族是无法修行的。
除非同化,彻底成为汉人才行。
当然,即便是他只是先天境界,凭借王庭大账里的这些人,也不会对他产生多少威胁。
“你就不怕?”
那位大汗冷冷地问道:“你应该知道,现在我们的人数比较多……”
青年狂笑道:“那又怎样,你们依旧不是我的对手,便是来千百个也不行。”
众人:“……”
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810章 抱歉,你們上當了(求訂閱)分享
着实狂妄!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793章 悅來酒樓成禁地(求訂閱)分享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次日。
纵使世家弟子千方百计遮掩,也终究没能遮住一些神异的地方。
毕竟……
发现不对劲的,也不仅仅是他们,还有别的人。
阴差阳错下,也就传出来。
“听说悦来酒楼有神仙?”
“分明是鬼神。”
“反正是一大禁地,胆小者没机会进入。”
“……”
流言蜚语传来,倒是让悦来酒楼平白火一把。
他人不知,但典韦却是知道,悦来酒楼能无世家敢动,这皆赖江缺功劳。
自上次的事件后,整个洛阳城传言四起,早就沸沸扬扬了。
各种谣言都有,说得天花乱坠。
一些编撰异志小说的人,甚至把其中一些事情说得很离谱。
这大概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一些谈资。
自上一次悦来酒楼的事情后,江缺就没有出现在酒楼过。
或许,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酒楼不是主要的。
不过……
对那些世家弟子们来说,却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悦来酒楼俨然成为一方禁地,无人敢擅闯,也无人敢去捣乱。
哪怕是四世三公的袁家,也得臣服下来,不敢有丝毫的想法。
原本,他们还对日进斗金的悦来酒楼有想法。
但后面发现以挖人的方式压根就不行,用其他手段更是解决不了问题。
加上悦来酒楼事件的持续发酵,其中就有他们袁家的袁绍和袁术参与其中。
亲眼目睹过悦来酒楼的恐怖。
除此外,还有姓曹的某个黑小子,也参与其中了。
但都无疾而终。
面对诡异莫测的悦来酒楼,没有谁敢去试探了。
时秋,太平道传播开来,乱象渐起。
世家弟子们为争夺一些小利而愤懑,甚至是大打出手。
不过,有些聪明者已经学到了。
开始寻找仕途上的突破,以求有朝一日能有所成就。
当然,大部分的世家弟子,其实是没多大成就的。
悦来酒楼,二楼一处雅间中。
四世三公的袁大公子袁术请客,袁绍不得不来。
本着赏脸的原则,姓曹的自然也答应了。
“诸位,这悦来酒楼的雅间可不便宜,本公子也是预约好久才预约到的。”
袁术一副主人的样子,开始招呼曹操等人坐下。
他很高兴显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
比如说钱财,比如说权势。
但曹操其实并不觉得有什么,悦来酒楼虽然难预约,但只要坚持不懈也不是不行。
就是贵了点。
费钱。
他曹操官职不高,也没有多少钱财。
自然不可能顿顿都来悦来酒楼吃喝东西,那并不现实。
“要说这悦来酒楼确实不错。”
袁术继续说道:“就拿这里面的饭菜来说,都是比较好吃的一类。
今日,有幸请得诸位过来,实在是一大幸事……”
袁术慢慢地说着,却半天没有说到点上。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故意为之的。
这样一来,就能让别人知道他袁术的大名,知道他袁术的本事。
他袁术才是袁家的大公子,而袁绍只是一个末尾者。
他什么都不是。
“袁兄,你请我们过来做什么?”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 txt-第1793章 悅來酒樓成禁地(求訂閱)分享
有人一脸好奇,平白无故应该不会请人吃饭。
那么,作为袁家大公子的袁术,他有什么目的呢?
要知道,无论是袁绍还是袁术,其实都不是那种纨绔子弟。
“袁兄,你所有想法,不妨直说。”
就连曹操也忍不住说道:“这顿饭也好让大家吃个痛快安心。”
若不说清道明,只怕谁都没有底。
会忐忑不安。
袁绍没有发话,默默地喝茶看风景。
这种场合,大概是轮不到他说话。
“咳咳。”
袁术干咳一声,“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就是本公子即将高升在即,特请大家喝一杯,仅此而已。”
众人:“……”
这对袁术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对他们来说,未必就是好消息。
实在是不怎么高兴得起来。
毕竟……
他们这一个个的官职都低下,实在是没有一个够看的。
虽然朝中早就施行所谓的‘买官’制服,但作为世家弟子,他们并没有买官。
但袁术的这种升迁又不一样,他是属于世家运作的结果。
如果没有世家,如果不是有世家,他或许不会升迁这么快。
现在嘚瑟,无非是想在他们面前炫耀一番罢了。
可实际上。
他们并不想看到这一幕,袁术的性格他们都清楚,目中无人。
之所以会请他们过来,无非是想炫耀一番罢了。
不过……
表面上的时候,他们还是恭恭敬敬地表示恭喜。
并且说一些好听的话,实际上谁都没想法。
暗暗吐槽不已。
“袁兄,这里乃是悦来酒楼,是禁地,咱们还是低调点。”
曹操说道:“咳咳,既然是袁兄的升迁之喜,那就好好喝一杯。”
反正他是准备好好吃喝了。
悦来酒楼这样的地方,即便是他曹操也不经常来啊。
主要是没钱。
穷。
“孟德兄说得对。”
袁术拍掌说道:“来悦来酒楼就是要好好吃喝,不然就浪费了。”
作为东道主,袁术觉得自己今天就应该嘚瑟。
“话说,这悦来酒楼一直以来都很神奇,不知各位是不是知道?”
有人说道:“听说这里是禁地,却不知这里有什么神奇之处?”
其余人:“……”
这话一问后,那些知情者自然都一脸怪异。
情绪古怪不已。
他们忍不住嘴角抽搐,悦来酒楼这种地方,是普通人能够知道的吗?
不过,今天袁术比较高兴。
恰好当初他也参与其中,自然知道其中的道道,关于这悦来酒楼的特别之处,也是调查过的。
于是。
袁术悄悄地说道:“其实,这悦来酒楼之所以特殊,之所以是禁地,就因为当初这里的特别……
几十个人失去记忆,又有几十个人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
一时间。
他迅速地说着,“你们是没看到,当时我就在场,直接看到那些人消失不见了,一眨眼的功夫那群官差就消失不见了。”
“有这么神奇?”
“有。”
“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在悦来酒楼闹事了。”
“嘶……”
“这么恐怖的吗?”
一时间。
不少人都震惊起来,“怪不得悦来酒楼这么安静,都没有谁大声说话,原来是给吓的。”
“等等,就没有人不信邪吗?”
“有倒是有,但……那些捣乱的家伙都倒霉了。”
“怎么倒霉的?”
“不知道,反正最后他们全莫名其妙地离开,还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
“……”

熱門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孤情君少-第1789章 世家者,當選門當戶對(求訂閱)推薦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江缺也不生气,他面色平常无比,“伯喈先生,你说笑了。”
江缺摇摇头,继续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对你女儿蔡琰是真没想法,你就不要自行脑补了。”
这老头,挺会脑补的啊。
江缺自己都没想那么多,蔡邕却自行脑补出来那么多。
实在是佩服不已。
蔡邕:“……”
江缺的话落在蔡邕眼里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老夫的女儿有那么差吗?”
你区区一个世家都不是的人,居然还一副看不上老夫女儿的样子。
这是几个意思?
莫不是觉得自己太优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呵!
他蔡家可是世家,当之无愧的世家者。
他蔡家虽然算不上强大,但也不是弱者,以他蔡邕的名望……
咳咳!
必将不凡。
到时候谁能抗衡得住?
“江公子,实不相瞒,老夫有一句话不吐不快。”
蔡邕沉吟片刻,依旧想把心中的不快说出来。
“既是不快,那不如不说。”江缺摆摆手,“免得你说出来让我高兴反而不好。”
蔡邕:“……”
顿时间,蔡邕一张老脸都黑下来,实在是难看到极致了。
当即,蔡邕心头一横,“江公子,你想做老夫女婿怕是不行的。”
江缺:“……”
江缺虽然从来就没有这种想法,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何?”
见此,蔡邕便知道鱼儿上钩了。
只听他淡淡道来,“江公子,你虽然有钱,但却不是世家出身,可对?”
“对。”
江缺点点头,“你说得一点也没错,毕竟我从不把世家放在眼里。”
狂妄!
蔡邕的心里已经给江缺定性,“就你这样的人,没死都是种奇迹。”
若是换一人来,只怕早就气得呕吐鲜血,脸色发起黑来。
一腔怒火中烧。
也亏是他蔡邕,品性素质比较高,才没有生气。
但……
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指不定就已经生气了。
说不得要拂手而去,然后慢慢出手对付,保管行之有效。
也保管有意义。
“江公子,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蔡邕冷然道:“世家,绝对不是你能想象的,你对世家一无所知。”
“是吗?”
江缺不以为然,“伯喈先生说得是,但请恕在下不敢苟同,世家把持天下权势,享受高高在上的生活。
但……
世家并不是绝对,总有一天会翻船的。”
这话说得蔡邕老脸一黑,忍不住反驳道:“你想多了,这世上没有千年的王朝,但却有千年的世家。”
“……”
江缺闻言后,淡淡地瞥了蔡邕一眼,“那是本公子没有来,若惹本公子头上,一剑屠之便是。”
“天下世家何其多也,屠得过来吗?”
或者说,屠杀世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天下间,世家何其多也?
各依附于世家而存在的百姓,又何其多也?
数之不尽,足以动摇整个天下。
因此,每一个王朝都会害怕,都需要拉拢那些世家大族。
若是能拉拢得来,自然能拥有天下,各地官员者,也均是世家把控。
主要的书籍典藏都藏于世家中,平常自然不会拿出来,也不会给予寒门。
哪怕是誊抄也不行。
世家之多,造就天下被世家把持着。
而天下间的世家又都是一体,内部虽然也有矛盾,但对外的话,却是一体。
因此,那蔡邕才会那样说。
在他的眼里,江缺就只是一个有点钱财的家伙罢了。
怎么能和世家相提并论呢。
他蔡邕的女儿,那是金枝玉叶,绝世千金,怎么能嫁给一个非世家之人呢。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89章 世家者,當選門當戶對(求訂閱)相伴
更何况,此人说得如此狂妄,简直嚣张不行。
世家那是能杀得干净的吗?
绝对杀不干净。
永远也杀不干净,千年的王朝,万年的世家。
作为世家的一份子,蔡邕非常明白眼下的一切。
内心冷然,蔡邕继续说道:“江公子,不可否认你或许有几分本事,但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江缺:“……”
年轻吗?
他不这样认为。
“杀一个不够,那就杀百个,杀万个,有多少杀多少。”
江缺淡淡地说道:“世家自然能瓦解,也自然经不起杀,没有谁会不害怕被杀死,伯喈先生你多虑了。
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蝼蚁只是蝼蚁,哪怕是屠戮亿万万的生灵也不惧。
这样的场面我见过,所以世家又算什么?”
蔡邕:“……”
蔡邕嘴角抽搐,一脸怪异,“江公子,你那些言论我不管,但你想要成为老夫的女婿,这绝对不行。”
额!
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
江缺嘴角抽搐,忍不住说道:“伯喈先生真的多虑了,在下对你女儿蔡小姐没兴趣,也不想成为你老人家的女婿,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想法。”
开玩笑,他江缺像是缺女人的人吗?
压根就不缺好嘛。
世家之女,还是凡人,他现在不考虑。
当然,他也理解蔡邕的担忧,毕竟自己足够优秀。
江缺继续说道:“要不是伯喈先生你女儿蔡小姐才情名声比较大,本公子心有好奇,才懒得管她是谁呢。”
“……”
蔡邕面皮微微抽搐,“当真如你所言,没有假话?”
“骗你又没好处。”
江缺随口道:“更不要说,本公子对你们世家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要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没用,都要被碾碎。
区区蔡邕之女,他江缺还看不上。
蔡邕:“……”
闻言后。
蔡邕的内心是很尴尬的,一脸茫然怪异起来。
忍不住有几分怪异之色,实在是莫名起来,心情都哭笑不得。
他暗道:“原来,是我误会了吗?”
他脑补出太多的东西了。
实际上。
那些东西是没有的,只不过是他蔡邕的脑补罢了。
压根就不存在。
人家江缺压根就没这种心思,压根就没有其他的想法。
“是我想多了?”
蔡邕老脸一红,不禁有些尴尬起来,“咳咳,既然是误会就好。
江公子,是老夫误会你了,还望你不要介意。”
“我很介意。”
江缺淡淡地说道:“伯喈先生,我不想掺合世家的事情,也不想掺合天下大事。
同样的,我江某人也不想被人打扰。
否则,哪怕是也讨不得好处,这点希望你能明白。
也希望你去给其他世家之人传一传话,一旦得罪本公子,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蔡邕:“……”
他面皮抽动,忍不住问道:“江公子,有那么严重吗?
或许,大家都跟我一样的心情,只是想与江公子你谈天论地罢了。”
“我又没找虑的习惯。”
江缺淡淡地说道:“只要你们这些所谓的世家不来招惹我,便万事大吉。”
蔡邕:“……”
闻言,蔡邕略一沉吟,“其实,我代表不了整个世家,我只能代表蔡家。”
“无所谓,伯喈先生你只需要原封不动把话带到就行了。”
江缺幽幽地说道:“对了,前些日子的时候,本公子盘下一个酒楼来,你也提一提。”
言外之意,要是那些世家敢动手,敢有其他想法,他江缺自然不会客气的。
要知道,一般像这种酒楼的生意,大部分都把持在世家的手中。
一旦让世家的人知道江缺的想法,只怕会抢劫他的酒楼。
说不定会明抢。
为保证自己的利益,他不得不给蔡邕说一声,让他转告给那些世家之人。
“我会转告的。”
蔡邕点点头,紧接着又说道:“但……,他们听不听我就不好说了。”
“无妨,说过就行。”
江缺摆摆手,说道:“其实,我也只是想让他们知道罢了,没想靠一句话就解决问题。”
问题肯定还是会发生,还是会出现,但他心里默默在思考着。
到底对方有没有想法,到底这天地间的世家们有没有想法。
想来肯定是有的。
但江缺一点也不怕,任你妖魔鬼怪,任你算计无双,他都有无尽的实力镇压下去。
并且毫不畏惧。
很快,两人就找不到话说了。
江缺微微朝蔡邕抬手,“若是无事的话,我就不留伯喈先生了,就请先离开吧。”
蔡邕:“……”
额。
闻言,蔡邕老脸抽搐一番,“既如此,那老夫就走了。”
实际上。
他心里在想:“你江公子作为此间的主人,难道就不留我吃个饭吗?”
哪怕只是客套的话也行啊。
但……
好像并没有,江缺一点挽留的想法都没有。
似乎也不想挽留,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这就过分了。
不过,蔡邕忍了。
他起身准备离去,“江公子,不用送了。”
他心里则是在想:“你最好祈祷不要有事情落在我身上,否则……”
他蔡邕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倒也是很有名望的人物。
自然有种种手段,自然有机会收拾江缺。
不过,江缺并不害怕。
他一脸平静着,“世家,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人罢了。”
所谓的根深蒂固,所谓的影响甚大,都只不过是对凡人而言。
对修行中人来说,世家什么也不算,随时可以打杀,随时有想法。
待走出江府的大门口后,蔡邕一脸难看,“走,回府,同时去把袁家、王家、杨家等洛阳城的大家族们,都给老夫邀请一遍。”
不管江缺是什么态度,关于江缺的事情,蔡邕无论如何也是要告知那些大家族的。
而洛阳城里,这样的大家族有不少,他不能没有想法。
蔡邕的身旁,几个随从一脸震惊,“老爷,您……您真的要把那些家的家主请来?”
“嗯。”
蔡邕点点头,“既然他赌我不敢,那我就赌他没有那么厉害。”
我蔡邕怕他,但别的世家却不怕他。
还有啊。
“老实说,只要他做的事情跟我女儿没有关系,我都无所谓。”
蔡邕随口说道:“他喜欢安静,只要不乱搞事情就没事。”
对他来说,平常得很。
反正,有的是世家子弟去试探江缺的底线。
他蔡邕即便是要选择女婿,也要选择那种门当户对的女婿。
是世家中人。
江缺还入不得他蔡邕的法眼,还没有机会成为他蔡邕的女婿。
蔡邕走后,江缺压根就没有把蔡邕放在心上,“三国世界,只是一个小小的世界罢了,若非是想游戏人间,我现在就汲取本源力就离开了。”
区区一群凡人,不足为虑!

hudyy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58章 通天,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求訂閱,加更)分享-saptv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高人找自己,那是去,还是不去?
通天犹豫了。
他虽已成为天道级,凌驾于天道之上,但一想到江缺的可怕之处,他内心还是有些发憷。
觉得很骇然难解。
毕竟……
能成为天道级强者的师尊,最起码也是大道级吧。
天道级都如此恐怖了。
那大道级呢。
会不会更加恐怖?
又或者,会更加霸道?
想想通天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难以理解其中的道道来。
心情是很凛然的。
也很难理解。
不过……
通天知道不能叫人家等太久。
思忖片刻后,通天教主就沉声说道:“可以,道友等我吩咐几句就走。”
“可。”
青莲点点头,这倒没什么大不了。
见青莲答应后,通天也暗暗松一口气,“只要不是强来就行。”
说明还有商量的余地。
是请,而不是通知。
这两者的区别有很大。
随后,通天叫来多宝,“多宝啊,你乃我大弟子,截教副教主。
今后截教就完全交给你了。
为师还有事需要去处理,你与你师弟师妹们都且好生修行吧。”
不知为何,通天有一种预感。
这一去是否还能回来。
他说不准了。
也是害怕自己回来不了。
所以才会提前找多宝吩咐下去。
高人之所以是高人,自然是因为高人的不同凡响,因为他的不一样。
那才是高人之故。
一尊天道级的强者亲自过来邀请自己,通天自然不敢不答应。
否则,还不知要面对怎样的后果。
“虽然我很有自信在此人的手底下离开,但那位高人是什么意思呢?”
通天也很好奇,暗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历,到底有怎样的想法,也叫人心痒痒啊。”
这一刻。
通天的内心是无比惊奇的。
他也想知道江缺的目的,“或许,这次过去就能知道吧。”
一时间。
通天忧心忡忡起来。
他是很古怪的,但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道友,可否出发了?”
见通天再次过来,青莲便询问道。
风雨传说 周行文
“可以了。”
通天说道:“道友,不知你与令师尊是什么来历呢?”
青莲:“……”
他大概没有料想到通天教主会如此直接。
当即就摇摇头,淡淡地道:“以后你就会知道,何故问这么多呢?”
他是真不想解释。
因为觉得没有必要,还要多浪费口舌。
见青莲不说,通天也没有办法。
他只好闭嘴沉默不言,也不多说其他的话,心头盼望着此行能顺顺利利就好。
但这很难确定。
不日。
便到达朝歌城江府。
城还是那座城,但里面的人早已物是人非了。
江府还是那座江府,依旧屹立在街上,宛如一个独立的小洞天。
“晚辈通天见过前辈。”
哪怕是证道天道级后,他面对江缺时依然有一丝凝重。
看不透,依旧看不透江缺的修为。
如果只是境界上的差距,那如以前感觉到全身力量消失的感觉,也瞬间体现在身上。
“……”
通天有点懵,“我都已经证道天道级了,居然还被莫名压制住力量,变成一个普通人一样的存在?”
这……
不是一般的恐怖啊。
他内心都惊出鸡皮疙瘩来,老脸发黑,惊恐江缺的强大之处。
能做到悄无声息地镇压一个天道级,这实力超出他的想象了。
“他只怕已成为大道级了。”
通天暗暗地想着,“看来,高人终究还是高人,他依旧是那高高在上的存在者。”
好可怕的存在啊。
通天惊惧着,内心的波涛犹如狂风巨浪般卷起来,久久都不能平息下去。
他是很迷茫的,天道级竟然也不是高人的对手。
对方究竟得多强啊。
正想着时。
江缺淡淡的声音传来,“不必多礼,现你已证道天道级,也算是强者了。”
通天:“……”
他心道:“强者在您老人家面前依旧不够看,宛如蝼蚁一般存在。”
实在是苦涩不已。
若非一开始就体验过这种感受,他都以为是江缺故意弄的下马威了。
现在看起来,大概前辈高人有这个习惯吧。
和自己所想象的一样。
当然。
通天的心里其实也猜测到一些情况,但他又有些犹豫和不决。
这时候,江缺的声音缓缓地传出来,“通天,你能证道天道级,倒是让人吃惊。
说说看吧。
本座对你倒是挺好奇的。”
通天:“……”
闻言,通天便知躲不过去。
一咬牙。
他便开口道:“前辈,晚辈只是运气好点而已,侥幸成功了。
事实上。
我大兄和二哥他们也快突破了。
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点,走在他们前面了。”
江缺:“……”
听到这些后,江缺就知道通天没有说真话。
他淡淡地一撇嘴,“通天,你这就不老实了?
要不要本座施点手段,让你老实一下?”
额!
通天是很惊讶的,他原本以为江缺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原本觉得三言两语应该就能糊弄过去。
毕竟三清都差不多嘛。
自己运气好点突破,有问题吗?
没毛病!
但却被江缺一眼就看破,通天的老脸上就浮现出一丝丝的尴尬来。
他干咳一声,笑道:“前辈,您说笑了。
其实晚辈真的就只是运气好点,然后一不小心,就证道了。”
江缺:“……”
这种装的话,要是换一个人来,或许都相信了。
当然,还会忍不住打人。
但是江缺嘛。
却不会那样认为,他暗道:“这小子很明显就是在胡扯,还假装在装,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他知道的东西可多了。
目光泛起寒光来。
旋即落在通天身上,江缺继续说道:“通天,在本座面前你还想耍花样?
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待吧。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应该知道,本座不会无缘无故开口询问,既然都已经开始问你了。
那事情自然有谱了。”
通天:“……”
不知为何。
通天总觉得在江缺面前的时候,仿佛没有秘密了。
他所有的一切都被看穿。
再也隐藏不了。
那种感觉很不好,也很尴尬。
但……
他通天确实有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
可一旦说出来的话,秘密还能算是秘密吗?
很显然不是了。
他沉吟道:“前辈,不管有什么,这与您好像没有关系吧?”
眼见隐藏不住,通天便破罐子破摔,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道出自己的想法。
他没有别的目的,也没有别的想法。
“……”
江缺老脸一黑,说道:“确实与我没关系,不管你是怎么证道天道级的,其实与我没半点关系。
但是,我却想知道你的身份,你的来历。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与此前那三界鸿钧一样,应该都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吧?”
这一刻。
江缺说了很多。
也把自己隐藏在内心多年的猜测,都说出来了。
这只是他的猜测,但很有可能是真的。
按照江缺的猜想来推测,通天前后差距变化那么大,肯定有不同。
而且还能在不补充本源的情况下突破。
这就更奇怪了。
哪怕是青莲、鸿钧二人,也需要补全本源才行。
但偏偏他通天没有。
按理说,除非是三清合为一体,他们的本源才算是完整。
毕竟曾经就是一体,只不过盘古开天辟地的缘故,才导致元神一分为三。
“……”
一时间。
通天面色格外复杂地看了一眼江缺,心情难以平复。
他甚至觉得很奇怪。
但又一想,高人就是高人。
与众不同是肯定的,能猜测、推断一些旁人所不能想到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只不过这种事,他们平时都没想到罢了。
见通天没有回应,江缺继续说道:“如果本座没有猜错的话,你与那鸿钧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吧。
只不过他好像觉醒记忆了,或者说恢复了。
而你觉醒得晚一些。
不知可对?”
“为什么不是夺舍或重生呢?”
通天好奇地问一句,按理说夺舍和重生才是主流啊。
见此。
江缺却暗暗一笑,“因为你已经开口问了,最能让不可能是这两种方式。”
通天:“额……”
这回他被噎得不轻。
一张老脸瞬间就黑下来。
好不难看啊。
被套话了。
原本还以为可以多藏一藏,现在看来也藏不住了。
于是。
通天有些郁闷地抬头看江缺一眼,“前辈,您大概也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吧?”
“确实不是。”
江缺坦然地承认道:“或许还和你想的不一样,所以本座才会好奇。”
“前辈能不能仔细说说?”
通天倒是好奇了,心里在想:“莫非这位前辈他……”
“现在是本座在问你。”
江缺没好气地瞪眼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待你说完本座自然会说。”
实际上。
确定鸿钧和通天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后,江缺心里的推测也被证实大半。
马车票 青之月铃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
他内心更加好奇了。
这三界鸿钧和通天是来自哪一个地方呢?
或者说。
他们是来自哪一个世界?
又是怎么过来的?
有异宝,还是有金手指?
又或者是其他手段?
如果是从一个世界过来的,那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这些疑惑都摆在江缺面前,想要搞清楚。
甚至,江缺冥冥中还有点特别的想法。
只要找到那个世界的坐标,他应该就可以利用金刚镯过去。
到时候自然能知道了。
“前辈,您真的想知道这一切吗?”
通天突然眉头一挑,“如果不知道的话,那您可能没什么事。
可一旦知道,有时候……
知道得越多越不安全,可能会……”
“你还没那本事。”
江缺自信十足,“换一个人还差不多。”
通天:“……”
虽然这话很直接,也很伤人。
但通天还是接受了。
他苦笑道:“前辈,这倒不是我会如何的事情,而是那方世界本就是个秘密。
说不得,本也不能说。
您要是想听,若是出事可怪不得晚辈了。”
“哦?”
江缺眉头一皱,“你先说说看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难不成那方世界还是个禁忌不成?”
不是不可能,主要是江缺并不相信罢了。

dwqxy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 線上看-第1735章 衆聖雲集玉虛宮(求訂閱)展示-g7ucr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接引和准提走后,阿黄才一脸意犹未尽的感觉,“没机会施展我的大威天狗子了,差评。”
接引、准提:“……”
还没来得及走远的两人自然是听到了。
不由得一个趔趄,差点就扑个狗吃泥。
堂堂圣人之尊,竟落得这般下场,他们都快怀疑,这世道是不是真的变了。
简直太陌生了。
“师兄,其实……”
准提沉吟片刻,但他觉得还是应该告诉接引真相,“上一次我来的时候,那狗兄只是大罗金仙罢了。”
而现在,狗子是准圣。
才过去短短数月的时间。
竟成长得如此之快。
修行是吃饭吗?
还是说,修行是喝水?
实在是让他感到目瞪口呆不已。
接引:“……”
天才画家:老婆么么哒
闻言后的接引也是大惊失色,一时竟愣在原地了。
有些惊诧起来,“师弟,你确定上一次他才大罗金仙吗?”
“不会有错的。”
准提说道:“我记得清清楚楚,上一次他就是大罗金仙,可现在居然是准圣了。”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他都觉得眼花缭乱,觉得这只土狗的狗生到达的巅峰。
简直就是狗族中的典范。
狗生理想模范。
接引:“……”
接引再一次无言以对,并且面皮也开始无情地抽搐起来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与准提所收的那些弟子,都是一群废物,一群顽石。
并且是难堪重任的那种。
简直丢人现眼。
和高人的狗子比起来都不一样。
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许多人活得还不如人家的一条狗。”
准提也酸溜溜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没有达到巅峰。
至少,和这条狗子比起来。
诱声魅色 青罗扇子
差太远了。
这种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还不是一点两点。
简直令他备受打击。
门口处。
阿黄:“……”
接引和准提二位圣人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
并且还听得清清楚楚。
一脸冷然。
啥叫狗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我阿黄的狗生还早得很。
才准圣罢了。
“我阿黄虽然身为一只土狗,但经过主人和两位小主人的照顾,体质大有改善。”
阿黄暗暗想着,“我阿黄可是要证天道级的狗子,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走上狗生巅峰。”
现在这算什么。
见得那接引和准提羡慕不已,阿黄忍不住吐槽一句,“你们两个在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呢?
小心本座一招‘大威天狗子’送你们去西天!”
接引、准提:“……”
虽然他们两位都住在西天灵山上。
但他们同样清楚西天代表着什么意思,也明白何为去西天。
但总觉得怪怪的。
堂堂圣人之尊,居然被一位准圣威胁了。
还是一位土狗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的心情很凌乱不堪。
好像……
活得还不如一只狗子。
这真真是有点难以平复他们的心情。
这日子,没法过了。
“咳咳,师弟我们先离开吧。”
接引干咳一声,说道:“在高人门口议论总归是不好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免得惹高人不愉快。
麒麟武神 楚江風雪
准提闻言后,倒也没有多想其他。
点头应下。
但接下来他们得去一趟昆仑山,无论如何现在都要和三清合作了。
残梅断情 沙中壁虎
毕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三清蹦跶,他们也会蹦跶。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一旦紫霄宫里的那位发现异常,必然会怀疑所有的圣人。
断然不会只怀疑一两个。
所以,对接引、准提他们来讲。
其实并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也没有啥其他可选择的东西。
这是事实问题。
纵然接引和准提再心不甘情不愿,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实在是觉得苦恼无比啊。
人生大概已经走到一个死角。
“师弟,不要想太多了。”
接引说道:“咱们还是去昆仑山找三清商量一下吧。”
虽然知道解决的办法了。
但……
他们的内心其实也很迷茫,以他们这些圣人的实力和手段,真的可以对付那位凌驾于圣人之上的道祖吗。
反正西方二圣心里都没底。
总觉得没有把握。
圣人以天地众生为蝼蚁。
而鸿钧呢。
却代天而牧天地,圣人也只不过是他眼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所谓的紫霄宫中讲道,所谓的师徒之恩,都不过是人家算计的手段罢了。
接引和准提自然明白。
他们的内心并不平静,犹如洪荒乱流一般冲击着。
江府门口。
阿黄目视着远方,喃喃道:“路主人已经给你们指明,但能不能成功就难说了。”
他还是有些遗憾,没能施展大威天狗子。
这一招,可是他从主人的‘大威天龙’里面领悟出来的。
拥有不凡的力量。
当初那姜尚就深有体会。
后来呢。
姜尚再也不敢提什么斩妖除魔的事情了。
再提就要翻脸。
江府内。
接引和准提离开后,鸿钧就出现了。
不过,此鸿钧非彼鸿钧。
“师尊,您让这三界内的圣人去对付此界的鸿钧,不知是什么意思?”
他一直未曾明白。
莫非这里面还有一些算计不成。
谁知,江缺淡淡地看了鸿钧一眼,然后说道:“你也叫鸿钧,此界那位也叫鸿钧。
只要他身死道消,他的本源就会被你吸收。
从而补全自身,获得更多的好处。
青莲有各种金莲补全,你便只能靠这种方法补全了。
更何况,我也没骗他们。
只要此界的鸿钧死去,天道对他们的枷锁桎梏就会被打碎。
然后破裂!
这便是他们证道的希望。”
实际上。
这里面有很多层次的算计,算是一举多得吧。
可以帮助三界圣人们突破。
逆天重生,廢柴二小姐
当然,也可以让他的弟子鸿钧获得此界鸿钧的本源,从而补全自身。
还可以破开这方世界天道的防御,趁机偷取更多的世界本源力。
也不让凡人生灵沦为算计的工具。
这些都是因素。
并且都在里面有所体现。
鸿钧:“……”
听完自家师尊的话后,来自洪荒世界的鸿钧不由一阵哭笑不得。
他暗道:“原来如此,敢情师尊是为我好,这么说来我误会他了。”
倒是很可惜。
从一开始的不解。
到现在勉力明白其中的道道,他便也知道事情始末了。
种种神通下。
鸿钧也仿佛看清楚江缺的算计一样,竟有些惊讶起来,好不骇然啊。
心里不禁在暗道一声,“果真是厉害得紧,也果真是霸道。”
这一次。
自家师尊布下局,紫霄宫中的那位怕是浑然不知情吧。
昆仑山中。
三清圣人皆是一脸笑容满面。
“如此一来,西方二圣也被拉入阵营了。”
原始笑意十足,他算是看清楚了。
经过自家三弟的一番谋划后,那西方二圣终于进入毂中,被拉入阵营来。
此前,西方二圣去朝歌城的事情,他们自然也知道了。
幽冥地書 第七公社
“三弟,你说西方二圣会全心全力相助我们吗?”原始问道。
也颇为好奇。
闻言。
通天淡定地说道:“大兄、二哥,你们不用担心这点。
其实,他们是帮助我们,但又何尝不是在帮助自己呢。
他们与我们一样,其实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都不能自由选择什么!”
老子和原始听懂了。
只有相互帮助,他们这些圣人才能创出一片天地。
否则,永生永世都只能在天道的笼罩下生存了。
在天道的眼里,他们同样是蝼蚁。
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这种大点的蝼蚁,其实就是天道,或者是紫霄宫中的那位鸿钧道祖布局天下的一枚枚棋子罢了。
不外乎是如此。
几日后。
接引和准提慢慢地赶到昆仑山。
在南极仙翁的带领下,缓缓赶到那玉虚宫里。
这一次天地间的六大圣人,一下子就齐聚玉虚宫中。
自有阐教弟子端茶送水。
一番招待。
通天作为三清的代言人,自然是好好照顾起来。
一时间。
他俨然成为三清对外的门面。
这让接引诧异不已,不由深深地打量通天一眼,但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果然如同准提师弟说的一样。”
接引暗道一声,“这通天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特别。”
主要是,他觉得通天变化挺大的。
这种种变化下,让他感觉到很陌生。
现在的通天教主,和以前接引印象中的通天教主很不一样。
但他见三清都没有说什么。
也就不好多言及其他了。
不好说。
也说不得。
——毕竟,这是人家三清内部的事情,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即使有关系也不重要。
“接引道友,准提道友,快请坐吧。”
通天招呼着,“等我们庆祝一番后,便开启大阵,再商议大事。”
说话间,一些灵果仙酿便出现。
那正是一些好东西。
都是三清的家底,用来招待西方二圣也合适。
接引和准提倒也不客气。
反正他们和三清已经是一条绳索上的蚂蚱了。
要蹦跶就一起蹦跶。
都是一样一样的,情况差不多。
没什么区别。
正是由于这种缘故。
才让接引和准提二位都觉得不那么隔阂了。
他们没有纠结通天的问题。
而是按照其安排,先是庆祝聚集在此。
然后三清才联手开启阵法,免得他们接下来要商议的事情比紫霄宫里那位听见。
“三位道兄,高人我师兄弟二人已经见过了。”
接引率先开口道:“此前,我准提师弟代表我二人过来与你们商议合作的事情。
不知三位道兄可有想清楚,具体该如何合作法,该如何除掉紫霄宫中的那位呢?”
接引的话很直接,也很明了。
压根就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也没有其他想法。
就是要杀鸿钧,破开天道枷锁和桎梏,然后借此机会证道。
闻言。
朕的女人是個小妖精:夫君,親親
三清皆是一怔。
老子和原始把目光转向通天,后者思索片刻,便说道:“接引道友,准提道友,事情已经摆在面前,我们只能面对。
不过……
两位应该也知道,要打杀紫霄宫中的那位应该很难,所以……
我们想布下一个大局……”
通天的话很凝重,也没有多少把握。
只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把几率无限放大。
这样一来把握就大了。
接引眉头一挑,直接问道:“咳咳,通天道兄,你直接说吧。
你们三清有什么计划?
在这个计划中,又需要我与师弟做什么?
还有这个计划如果由我们五个圣人联合施行的话,又有多大的把握性呢?”
通天:“……”

ag1oz優秀都市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34章 殺鴻鈞,可破天道桎梏(求訂閱)看書-ov8xb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三件先天灵宝,以及一些混沌灵液。
这是西方二圣省吃俭用才节省下来的。
很肉疼。
但再疼也得拿去交易,不然他们连如何突破都不知道。
何其困难?
西方贫瘠,他们西方二圣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实在是苦啊。
两人相顾无言,均有些凝重的感觉来。
他们师兄弟二人,为凑齐这些东西,可谓是把这些年积攒的家底都掏光了。
除此外。
连他们二位的证道之宝都搭进去,更别说其他的。
“师兄,这是我们全部的家当了吧?”
准提沉吟着目光问道,脸上却是有些难过的意味涌现着。
他内心突然有些茫然。
这样做是否值得呢。
如果什么也不管,他们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天道圣人,依然是凌驾于众生灵之上。
为仙
最多就是成为天道的工具人罢了。
但……
以前他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自然不会有其他想法。
那样完全没有意义。
“师弟,莫要想太多。”
见准提那模样,接引如何不知他的想法,赶紧劝说道:“等他日后,我们跨入天道级后,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师兄,我明白。”
一品厨娘:吃定君心
准提点点头,解释道:“就是有些不甘心罢了,内心无比复杂,所以……”
他们二人积攒多年的家底,就这般没了。
心里要是能好过才怪呢。
没有骂出口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现在的情况却有些……
艰难!
接引又说道:“既然都走上这条道了,我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走吧,我们去一趟朝歌城。
顺便为兄也见见你口中的那位前辈高人。”
“是!”
点头应下,准提自然往前带路。
神級造紙坊 小緲無心
正如接引所言那般,既然他们都已经准备走这条路了。
那就不要多想,免得坏自己的道心。
几日后。
朝歌城里。
接引和准提一脸平静地走着,但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激动起来。
还有些许的紧张。
特别是准提,一想到里面的那位前辈存在。
他就觉得有些惊骇,冷汗直流。
突然间,准提竟生出一种不想进去的冲动。
里面实在是太恐怖了。
“师弟,你怎么了?”
接引眉头一皱,不由得询问起来。
准提的这种表情,怎么给他一种害怕的表情呢。
莫非这师弟害怕了?
若真是害怕的话,那他就郁闷了。
“无事。”
闻言,准提才回过神来。
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走火入魔了。
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
只不过。
他内心依旧茫然几分起来,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甚至是壮胆子。
“师兄,走吧。”
末了后。
准提率先朝着江府的大门而去。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敢踢门了,生怕被江缺拿住而再要赔偿。
小心翼翼地敲响大门,准提的内心却已经七上八下起来。
隐隐间,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心里不禁在想:“这一次,就为师兄勉为其难的在进一次吧。”
否则,他就没有未来了。
身为圣人,一辈子做圣人的事,他准提可不想做。
“吱呀!”
开门的依旧是阿黄,一只土狗。
以准提圣人的修为自然能看得出来,阿黄乃是一只绝世大妖。
“等等。”
准提望着阿黄突然愣住了,“这只土狗不是大罗金仙吗?
什么时候突破成为准圣了?”
一时间。
准提嘴角抽搐起来。
这才过去多久,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吧。
区区一只土狗是怎么做到的?
哪怕是准提身为圣人,本来就见多识广,但此刻也是懵圈的。
难以置信起来。
“咳咳,狗兄你好,不知前辈可在家?”
准提连忙问道,以此遮掩自己脸上的尴尬之色。
阿黄自然不会搭理准提。
他可是一只土狗,一只凡狗。
末世天災之裂變 壹葉舞水
不是那种修行的大妖。
至少,阿黄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
见其不搭理自己,准提把早就准备好的灵丹妙药送到阿黄面前。
也不管其他了。
带着一脸迷茫的接引走进江府。
只是,猜跨入江府的接引也被里面的境况给吓傻。
共和国之战 佚名
里面全是绝世大妖。
当然,每一处地方都充满着道韵。
那可是他们这些圣人都想要的道韵啊。
居然就这般出现了。
“来了?”
一道声音淡淡地响起,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江缺。
准提见此,连忙凑上前去,“前辈您好,晚辈准提前来拜访前辈了。
这是我师兄接引,此番前来特意为前辈您带来一些礼物,还望前辈收下。”
说话间,准提便已经拿出三件先天灵宝来。
其中就有接引的十二品功德金莲。
除此外。
还有一瓶混沌灵液。
礼物倒是丰盛。
江缺很满意地收下了。
相似但不同
接引也急忙行礼,口称道:“接引拜见前辈。”
在他的眼里,江缺就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一样。
但在这种充满道韵的地方住着,而且一点也不害怕他们的样子。
加上他们身上的力量,也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他自然想起准提所说的事情来。
这应该就是超越圣人的力量吧。
这是前辈的手段,自然不能反抗,也反抗不了。
“这就是前辈高人啊。”
果然是不凡,看得接引不由一阵眼热,如果自己能早些遇到就好了。
“嗯,不必多礼。”
江缺又收获一波世界本源力。
从灵宝上,从这两位圣人身上。
关键还是悄无声息的那种,实在是让他觉得舒坦不已。
移動天災吉祥物
这样的好事平常可不会有。
“这一次,你们想要问点什么?”
江缺知道接引和准提过来,绝对不仅仅是拜访他,估计是有事。
因此,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反正本源力他都获得了。
“回前辈话,晚辈们想获知如何才能突破到天道级和大道级。”
准提小心翼翼地回答起来。
也生怕江缺生气。
闻言,江缺倒也不生气。
不过……
他好奇地看了准提一眼,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心大。
如此有野心。
居然还想着天道级和大道级。
道之始祖
即便是三清,也只问了天道级啊。
有意思。
想了想,江缺便说道:“你等乃是天道圣人,与别人不一样。
因此,你们想要突破到天道级,也不一样。
总结起来,有二法。
其一,乃是抛弃鸿蒙紫气,重新修行证天道级。
其二,便是打杀紫霄宫里的鸿钧道祖,打开天道的枷锁桎梏,强行突破证天道级。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办法可供你们施行。”
接引、准提:“……”
什么?
舍弃鸿蒙紫气?
那不就等于抛弃现有的圣人所有吗。
异航
不行的。
另一种就是打杀鸿钧道祖,破开天道的枷锁桎梏。
这种办法听起来很有效果,也不用他们抛弃现在的身份地位。
可这种办法太过危险了。
打杀道祖鸿钧啊。
他们哪里行?
“嘶!”
一时间,接引和准提都倒吸一口凉气来。
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去。
接引又问道:“前辈,不知那三清是否选择其二之法了?”
他想知道三清是怎么选的。
闻言,江缺点点头,“自然是其二,不然他们和好做什么?”
“果然如此。”
接引和准提两人虽然都已经猜测到了。
但亲耳听到江缺的话后,他们还是忍不住骇然起来。
原来,三清早就作出选择了。
他们早就明白,鸿钧道祖执掌天道后,天道便有枷锁在三界中。
哪怕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圣人,也处于枷锁内。
不杀鸿钧,他们就无法打破枷锁。
就无法突破证天道级。
一瞬间。
接引和准提都想明白了。
只是,他们同样非常清楚一点。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要施行起来却很有难度。
“怪不得三清会同意我们的合作要求。”
这时候,接引和准提也更加明白了。
三清早有打算呢。
作为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别无他法。
虽然这样的情况让两人都有些觉得郁闷,但也不好有其他想法了。
——主要是已经踏上一条不归路了。
两人对视一眼后。
都看出各自眼神里的那一丝无奈。
以及最终所呈现出来的坚定。
“前辈,不知您来自何处?”
准提犹豫半响,终于还是询问起来。
他内心好奇江缺的来历,像这样一位大佬级别的存在,他肯定知道更多东西。
按照准提内的猜想,江缺多半如同当初的杨眉老祖一样。
是混沌魔神得道。
但是又和杨眉老祖不一样。
大概是知道更多的内幕消息,知道更多的东西吧。
听到准提的询问后,江缺倒是很诧异地望了准提一眼,“你倒是第一个开口问的人,但这件事不是你现在能知道的。
如果没有其他疑问的话,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准提:“……”
虽然他本来就没打算抱有希望。
但还是忍不住诧异起来。
没想到这位前辈高人真的没有说,也不知是何等来历呢。
“前辈,那我与师弟就先告辞了。”
接引见此,连忙朝江缺一拱手行礼起来。
借机准备离开。
他可不想继续在这地方待下去了。
太难过不说。
还让他感觉到不妙,有种蝼蚁的既视感。
加上准提一个劲地在作死的边缘来回盘旋,每一次准提开口他都把心眼提到嗓子了。
生怕这位师弟一不小心就搞出幺蛾子来。
那自己可就惨了。
得不偿失啊。
是万万不可以的事情。
若被打杀,接引有理由相信他们身为圣人也会死,也会很惨。
不死不灭的说法,可能也只是相对来说的。
“去吧。”
江缺摆摆手,随即对地上贪睡的阿黄吩咐一声,“阿黄,替我送送他们。”
“汪汪!”
阿黄回应着,算是答应了。
接引赶忙拉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准提,迅速往外而去。
不要再多待片刻。
仿佛有大恐怖,有大危机一样。
他的内心是彷徨的,也是很惊悚的,“恐怖,真的恐怖啊。”
这地方,他接引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出得江府的大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接引才松一口气,正打算离开时,却听阿黄突然开口,“你们最好不要询问主人的来历。
主人的来历不是你们能知道的,也不是你们能问的。
这一次,要不是主人没有生气,估计你们都走不出来了。
滚吧!
可别让本座施展那招大威天狗子,哼!”
接引、准提:“……”
两人再次迷茫起来。
这江府诡异啊。
居然连一条土狗都这般恐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