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九十三章 她最喜歡的故鄉看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牢骚完,喜鹊将萧姑姑要看账本的事情告知了谢长鱼。
账本?谢长鱼觉得有些可笑,她坐起半倚在床榻之上,“既然这样了,那便让她来我这里取吧,我看看她用什么理由把这账本拿走。”
说完闭上了眼睛,喜鹊闻言知道小姐又要出手了,走出了院落,将话让丫鬟传过去。
不多时,这位大人物萧姑姑便来了,一身妖娆的身段,走起路来可是威风。
这便是谢长鱼最不喜欢皇宫的原因之一,那里的人,太过势力。
得势者,宫女都能大过嫔妃一头,被冷落的人,蝼蚁都到处攀爬。
这位萧姑姑可是皇后的人,自然神奇万分。
“姑姑想要看账本?”谢长鱼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看着眼前的人。
萧姑姑是崔知月的人,对于谢长鱼自是不满意,也明白她是小姐的对头,如今奉了皇后的旨意更可以光明正大的得意了。
于是说道。
“夫人今日养尊处优,自然不知忙乎府中事宜的辛苦,尤其这操办喜事,账目少不得要多翻阅几番。”
这话说了也在理,若是好心之人,谢长鱼好巴不得放手不管,可是这个女人,哼哼,心思可想而知。
谢长鱼将手边的折扇拿到身边扇着,慢悠悠的说道:“是吗?我到丞相府的时日比姑姑多了许久,这府中账目等事宜均一片规整。不知萧姑姑口中的辛苦指的是什么?”
这话等着她说喜事,话虽不好,但说来自己还真是一只老狐狸,又怎么会斗不过这个小人势力的人。
果然,听到这些,萧姑姑便将操办瑶月进府的喜事拿了出来。
“哦,这样呀,既然这样的话,我便禀明丞相爷,承虞公主丧期未满,我作为未来的正室都没有大操大办,这郡主入府皇后之意是大办一场,看丞相爷有何说辞。”
这话可是吓坏萧姑姑,她没有想到谢长鱼居然会将丞相搬出来,毕竟他身后之人可是皇上。
自己就算背后有皇后撑腰,但也比不过当今圣上。
听到此话,萧姑姑吃瘪的没有说出话来,半天还是找到了个理由。
“既然这样,那我便点数一下嫁妆和彩礼即可,瑶月郡主是边域出身,没有随身携带嫁妆,一切彩金又皇后宫中出,我作为皇后宫中之人,轻点皇后之物应当可以把。”
这话说的在理,因为这件事,谢长鱼笑了很久,皇上给了皇后这个媒人,实则是挖了个大坑逼着皇后跳了进去。
如这位公公说的,瑶月进京突然,婚事定下也突然,边域还没有收到消息,大部分的嫁妆都交由皇后宫中待出。虽然皇上说会补偿皇后,但这补偿就未知多少了。
这大概也是崔知月提议让自己人进丞相府“帮忙”,时,崔皇后一口答应的原因了。
谢长鱼示意喜鹊将自己房中的账本拿出。
“既然这样,这里是皇后的嫁妆礼单,稍后我会吩咐管家打开仓库,萧姑姑点差便是。”
谢长鱼怎么可能将账本给这个人,不是自己小气在意这些虚有的东西,只是为了瑶月,她不能让这个人占了她的风头。
见谢长鱼死不松口,萧姑姑无奈,自己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白白为自己添了麻烦。
她接过喜鹊递过来的账本,行了行礼便出去了,走出院落,便听到喜鹊毫无顾忌的笑声。
“哼,你们别得意,日后有你们的好看。”说完走了出去。
好好的睡意被打扰,谢长鱼决定到瑶月处走走,这几天她一直在自己房中没有出门,谢长鱼怕她憋闷。
江宴从上次宫宴之后便很少回府,与以往看着自己的行径截然相反,这也是谢长鱼感谢瑶月的地方,自己终于可以放手出门了。
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九十三章 她最喜歡的故鄉讀書
而桐城的事也在继续调查当中。
现在关于崔知月折上上的异域之香也有了眉目,谢长鱼的心情很好。
而这些看在瑶月的眼里却变成了悲伤过度的强忍之乐。
下人通传了谢长鱼到自己院中,瑶月思量一番,还是决定安慰一下谢长鱼。
“长鱼。”这是她强要自己说的,瑶月也觉得叫的亲切。
两人笑着坐在屋中,喜鹊与丫鬟均在外面守着。
“长鱼,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难,我不是有意的,其实江哥对你的心意我都看在眼里,他对我是没有感情的。”
这话说的突然,谢长鱼来并不是要与她说这些的,笑了笑看着她。
“你是怎么看出他对我的情意的?”瑶月这人有时候也是死脑筋,但就是这边域人的死认自己想发的性格,谢长鱼很欣赏。
谢长鱼问出的话瑶月心中已经想到,毕竟娶了自己就证明了对感情的背叛,就算没有感情的在一起,在边域也是被瞧不起的。
瑶月低下了头。
“不知江哥有没有告诉你,但是长鱼,我对江哥其实也只是崇拜之情。前几天刚刚下旨的时候,我承认我很开心,但是这两天看着外面的热闹,我发现我并不开心,我并不是真的想要嫁给他。”
瑶月将自己的心里话多说与了谢长鱼。
“你大约不了解我们边域,其实我们那边的人大多是一夫一妻的,我阿娘早逝之后,我父王便至今未娶。在我心中,我的心上人也一定是只娶我一人的。”
她说道这里,眼中充满的向往,这是谢长鱼没有想到的。
她继续讲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我的身份是被逼无奈的,我很后悔自己当初任性要来的这个郡主之位,就当是前车之鉴一般,当初的承虞郡主,最后的下场也不过是落的香消玉殒。”
好好说着自己,却突然提起谢长虞,这让谢长鱼一头黑线,急忙岔开话题。
“我很好奇你们边域是什么样子,你与我说说吧。”
当年到边域的时候,谢长虞也是匆匆而过,再加上当时由于战事城中一片狼藉,哪里还有景色可言。
见谢长鱼对自己的家乡感兴趣,瑶月眼中放着光芒,她生活在边域之中,隔着江水,一边是南域,自己的部落,一边是北域大燕境地,而自己最喜欢的便是那片江河。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五十九章 紅色怪物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她跑着跑着,感觉鞋底有些湿了,低下头,恍然发现脚下是一片猩红。
谢长鱼拧眉,刚刚跑的太着急,根本没注意脚下,这时才恍然发现,偌大的空地已经让红色的液体淹没了。
她回过头,楼梯口那里正在不停地往外“咕嘟咕嘟”地冒着血红色的液体,窄小的空间内弥漫着腥臭味,而且越来越浓烈。
挂在墙上的火把逐一熄灭,这里变得黑漆漆的一片,谢长鱼拿出火折,点亮,凭借着微弱的光芒,在这里找寻出口。
“咕嘟咕嘟”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明显感觉到脚下的液体越来越多,本来身上就扛着一个人,再在液体中移动,多少有些困难。
谢长鱼咬牙,感觉背后吹来一股阴冷的风,她登时汗毛倒数,眼睛变得跟铜铃一般大。
潜意识告诉她不要回头,但是那一刻,谢长鱼不受控制地回过头,身后宛如黑窟窿一般,什么都看不真切。
精品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二百五十九章 紅色怪物
逐渐逼近的呜咽声告诉她,背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着她。
谢长鱼咬牙,盯着旁边的墙壁,脚下发力,从原地弹跳而起,向墙壁飞去。
这里的墙壁过于光滑,想要寻个支撑身体的点都没有,她只能借着墙壁快速移动。
微弱的灯光下,红色的液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上升,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呜咽声,还有“哗啦哗啦”的移动声。
谢长鱼竖起耳朵,咬紧后槽牙,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后面的到底是什么生物!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二百五十九章 紅色怪物推薦
她的额头直冒冷汗,这里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阴森诡异了,绝对有问题!
就在谢长鱼移动的时候,眼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闪过去了,她心里一咯噔,脚步不敢有任何凝滞。
刚刚的到底是什么?速度实在太快,她仅仅能捕捉到从眼前一闪而过的黑影。
谢长鱼的心里突突个不停,这里绝对不能继续呆下去了,很危险,她要快点找到可以从这里逃跑的出口。
浓烈的腥臭味不停地冲撞着她的神经,谢长鱼借着火折微弱的光,在墙壁上飞走,一眼看下去,下面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血红色。
如果再不从这里逃出去的话,自己迟早会被这恶心的液体淹死。
现在,是谢长鱼无数次后悔自己接下这个任务,如果让江宴体验体验这些就好了。
她咬着牙憋着气,终于找到了自己来时的那条隧道,她举着火折,往出口处照了一遍。
很奇怪,这里竟然没有那种红色的液体。
谢长鱼从墙上跳下来,落地后,站在出口处,回过头,身后的红色液体还在上升,但是那些液体一直都没有涌出来。
就像是堵着一道无形的墙,谢长鱼让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到底是阵法还是什么。
她拧眉,注意到红色液体中闪过的影子,刚刚看到的竟然不是幻觉,是真的有东西!
这次,她看清楚了,他就站在红色的液体中,行动自如,个头和普通人差不多,但是通体鲜红,双眼像是黑窟窿一样,里面什么也没有。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谢长鱼汗毛倒竖,这是真正的怪物!
她收起目光,掂了掂背上的桂柔,从隧道中逃跑。
她跑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口哨声,紧接着“哗啦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而且迅速逼近。
谢长鱼回过头,红色的液体汹涌而出,根本来不及发动轻功,她和桂柔迅速被卷入其中。
腥臭的液体从口鼻鱼贯而入,一双无形的手掐着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谢长鱼没有放弃挣扎,拽着桂柔,挥舞着双手,想要从这里挣脱出来。
然而,手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竟然无法摆动分毫。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血红中一个浑身光溜溜的人超自己走来,他身上肉眼可见的肌肉纹理,一双眼睛像是会吞噬一切的黑洞。
谢长鱼憋着气,奋力挣扎,想要从这里挣脱出来,但是挣脱许久,才发现自己做这一切都是无用功。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
水患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谢长鱼用力咬自己的舌尖,钻心的疼痛感登时让她清醒了许多。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五十九章 紅色怪物
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五十九章 紅色怪物分享
她预感自己快要昏迷了,桂柔不能和自己分开!她吃力地解开衣服带子,将背上的桂柔绑在自己身上。
终于,憋气太久,谢长鱼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是死是活,只能看命了。

“哎呀,快看呀,这红色的是什么东西呀,看着好吓人!”
谢长鱼眉头微皱,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那些声音,仿仿佛隔着棉花,怎么也听不真切。
她想要睁开眼睛,奈何眼皮实在是太沉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将眼睛睁开。
头顶继续飘来几道声音。
“这好像是人吧,怎么一身血红呀,而且味道好难闻。”
“不会死了吧?”
“没有没有,还活着。”
“要不要去交给丞相大人?”
听到丞相两个字,谢长鱼的身体一抖,难道她从那里跑出来了吗?
正在她心里嘀咕的时候,身体好像被人捞了起来。
之后谢长鱼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昏睡了多久,谢长鱼眉头皱了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色的纱帐,上面飘散着淡淡的香味。
她艰难的撑起身,感觉浑身酸痛,像是被谁打了一顿一样。
谢长鱼扶着额头,脑袋瓜子里嗡嗡嗡的响个不停,就好像飞进去了无数只苍蝇一般。
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要炸了。
疼得厉害。
不对,她应该是昏迷了,怎么现在躺在床上。
谢长鱼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猛的拉开被子,发现自己还穿着原先的衣服,顿时松了口气。
等到谢长鱼坐起身之后,一旁突然传过来一道声音。
他她拧眉只见赵以州哇哇地扑上来,紧紧的抱着她,恨不得直接融入血肉之中。
谢长鱼有些懵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双手抵着赵以州的胸膛,强制性的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你怎么会在这里呀?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lwvsk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一百九十二章 丞相相邀閲讀-hmray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江宴没有再回应陆文京,想来也不知是不是觉得他聒噪不配和自己说话。
反倒是非常认真地看着谢长鱼的眼睛:“小隋公子,看来你的朋友不是很欢迎本相。不过本相还是要奉劝一句,既然小隋公子来了盛京城做官,那就最好是洁身自好,少和这些江湖人士来往。”
倒是要不是江宴看上了这隋辩的才华和气节,谁才管他呢?最后是临走之际喝个半醉,然后路上就被那些个劫匪强盗弄死得了。
但是江宴才没有想到,这隋辩竟然是这般不长眼睛,还和陆文京这种人交好。
“你说谁是江湖人士呢?”
歡喜 記事
陆文京气得冒火,已然没有了翩翩公子世无双的样子,瞪着江宴的那一双红彤彤的眼睛像是兔子一般,谢长鱼很能够相信,这陆文京就差点就要成了那骂街的泼妇。
谢长鱼按住陆文京,朝着江宴拱手:“谢谢丞相大人的好意了。隋某一生自由闲散惯了,也都是从江湖人士出身的,隋某并没有觉得江湖人士有什么不好或者丢脸的。”
“不过倒是丞相大人的话让隋某我有些疑惑。陆公子怎么说也不能算是江湖人士,而且才气优秀,又是大燕第一首富,不知丞相大人为何如此厌恶陆公子?”
那谢长鱼看似是在好奇询问,实则那心中早就笑翻了天。
她怎么会不知道为甚,这两个人从江宴给她当小书童那会就已经掐到现在了。明明是主要人物的谢长鱼却总是将自己游离在外,看戏为主。
这一下子,两个人反倒是不再继续掐了,都是一声不吭没有人回答谢长鱼的问题。
而这两人的表情倒是让谢长鱼心中好笑,方才的酒意此时也已经下去了大半。
“隋公子,如果说你准备好了的话,就上后面的那辆马车就好了。那是我为你准备的,想着小隋公子应该没有人护送,就随我一同。”
江宴说罢,便是将车帘放下,不再搭理外面这两人。
真没意思。
谢长鱼也是觉得再逗弄这个江宴没啥意思,就转头看向陆文京,眼神之中互相叮嘱了番。
“那陆公子,隋某就此告辞了。希望隋某早日治好水患,早日回来盛京城。届时定然要和陆公子再喝一场。”
“不醉不归!”陆文京回应。
说罢,谢长鱼便是登车。
而近来马车之后,谢长鱼却是吓了一跳。
马车之中竟然还有一人,恰是赵以州!
赵以州见到隋辩公子上来,满脸都是笑意。
“小隋公子。”
“你怎么来了?”谢长鱼诧异道。
“小隋公子。我本就从江南那过来,这一路上也是见到了不少水患难民,他们痛苦生存的样子已经深深刻进了赵某的脑海之中。赵某本就想着为家国献身,可惜赵某一介文人,上战场没人要我,赵某便想着帮助小隋公子南下治水患,便主动向陛下请缨。”
赵以州拱手作揖,看着谢长鱼的眼神竟然带着些许的佩服。
绝世兵王在都市 小四不是爷
一时间,谢长鱼也不知多说什么了。她当然还是挺高兴这赵以州随着自己一起来了,这下子自己收服他的可能性就直线上升了。
但是这次下江南之事实在是非常重大,要是被这赵以州不小心发现什么秘密就糟了。
不过谢长鱼想了下也就是算了。
反正到时候这个赵以州也要被自己吸纳进曼珠沙华,就算是被他知道了秘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会只要努力掩盖一下,不被发现也不是难事。
一行人便是浩浩荡荡上了路。
这一路上,相府的马车虽然低调,但依旧是非常好认。
那路边都是不少的民,自发地在为江宴送行。不过谢长鱼微微看了一眼,依旧还是女子居多。
不少的民妇少女都从自己的家里带了粮食冬衣之类,包扎好了就要递给江宴的。
不过江宴的车帘子并不打开,别人也就知道这里头是江宴,却递不了礼物。
后来有人胆子大了,直接就将自己带的东西往江宴那车帘子里一扔。见江宴没扔出来,后面的人也就是纷纷效仿。
不过玄乙担心自己家主子可能就要被埋没在民众们的好意之中,便是挡住车帘子,把那些东西都打掉,不让他们再扔进来。
后面的谢长鱼倒是根本就不在乎,正巧刚才也就是喝了些酒,宴席上的菜还没有怎么动过,现在颠簸了一下倒是有些饿了。
有人把东西也扔进了谢长鱼的轿子之中。谢长鱼就照单全收,一个个拆开看看里面有些什么。要是水果零食什么的,谢长鱼就往嘴里一扔,别的东西就往赵以州身上一扔。
搞得那赵以州都有些懵逼。要不是隋辩的贴身侍卫跟在下面走呢,这赵以州就差点以为才是隋辩的侍卫了。
不过这盛景也就维持到城门口,门口有官兵的保护,那些民众们都被拦在后面。
而马车也停了下来。
堵在门口的有两顶轿子,见到相府马车后,那两顶轿子中分别走下来两个美人。赫然就是崔知月和温初涵!
江宴这下也没有接谢长鱼那样高冷,而也是下了马车。
既然如此的话,那谢长鱼也是凑热闹似得下来了。
“宴哥哥,这次去江南可千万要小心。初涵担心你身子受了南方湿寒,特意给宴哥哥做了件毛皮衣裳御寒。”
温初涵说罢,便是让手下侍女将那精致大衣递上。
江宴也没有拒绝,玄乙代收下。
“谢过妹妹了。”
江宴的表情依旧是疏离,面对这个温初涵,他提不起来半分的喜爱。
一旁的崔知月见状,嘴角弯了弯。
这温初涵也配和她抢宴哥哥吗?
一时间,崔知月只娇媚万分,望着江宴:“阿宴,听说你要下江南治水,也不知何时能归,知月会想念你的。这是知月亲手做的桂花糕,这一路上阿宴你要是想知月了,便拿出来解解馋也好。”
那一双眼睛目含秋波,轻柔地将篮子递给江宴,就险些将身子都压在江宴身上了。
江宴偏偏也没躲,还伸手接了篮子。
火影夏祭 蓉岛
而这时,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出现。
“都听闻江丞相痴情承虞郡主,为承虞郡主守丧两年。今日却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呢。”

b13iv精品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起點-第一百七十九章 赴宴展示-cqv91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除了谢长鱼,考场其余人全都还埋头做题。几个负责考场纪律的历官也都惊呆了,此次科考是丞相大人与王昭联合命题,比起往年难度增大了不少。在往后五年内都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不少人有看谢长鱼笑话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答卷,怕不是在乱答就是交白卷。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科考交白卷的考生同样也有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反观正主却分外淡定,谢长鱼将卷子交给江宴后两下撤离了现场。
一个时辰过去,谢长鱼已经换好装束侯在相府。今日不仅是科考之日,也是宋韵的寿辰,因江宴被朝廷临时推上主考官的职务,正午的宴会被江家取消改到了晚上。
恰好这个时间点也方便了谢长鱼,她提前交卷回来可以捯饬捯饬,等贡院那边结束,与江宴一同赴宴。
谢长鱼深知,这回宋韵的寿诞上有不少人绸缪着计划等她过去呢~为了不让某些人失望,她决定在明日‘走’之前,好好搓搓某些人的勇气。
盖世主宰
浮沈壹生只為博壹笑
“叶禾,崔知月那边如何了?”
“万事俱备,就等主子演戏了。”
听罢,谢长鱼脸上溢出笑容,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往门外走,不出所料,她推算的极准,后脚刚跨出门槛,江宴的马车也正当停靠于门前。
江宴下马瞧谢长鱼行动这么积极,恍然间还觉得不太正常。他心里门儿清,倒是顺着谢长鱼意思走,不过对方今日的妆束却让他心里那股火憋不住。
“回去换一件高领的。”江宴沉声道。
前几日入宫的经历江宴还记忆犹新呢。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些个男人觊觎谢长鱼的眼神,若非当时在皇宫不方便动手,江宴恨不得当场挖了那些心怀不轨之意人的双目。
谢长鱼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想要反驳,可对上江宴炙热的视线,她反而招架不住了,垂眸唤道叶禾去拿披风。
自个儿再上下看了看,除了襦裙稍微低了些,其他的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挡的?
直到叶禾递来了一件高领剪裁的薄纱外衫,经江宴点头后,谢长鱼才得以上了去往江府的马车。
……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各大世家的宾客携着各类珍稀礼品前来,好不热闹。
而宋韵不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带上温初涵,整个人红光满面。当温景梁携手谢灵儿来时,宋韵差点激动地流泪,连问了好几声温家主母的近况。
“姑母,等侄儿内室即将临盆之月,母亲会上盛京来的,侄儿走前,母亲还嘱咐侄儿给你捎句话,叫您不要太惦记她,好好保重身体。”温景梁说道。
也是这句话落,谢灵儿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任着宋韵亲切地拉着谢灵儿的手在旁感叹:
“也是缘分啊,你们表兄弟二人娶回家的媳妇是姐妹花,那灵儿,你这肚子也大了,看样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谢灵儿捂着肚子,娇羞地笑了笑:“姑母,灵儿还说姐姐怎么还没来,一打听才得知是因着姐夫今日监考,才来得晚了。”
她刻意避开临盆这件事,将话题放到谢长鱼身上,谢灵儿这次算盘打得好,此番是一定要让丞相大人看清谢长鱼的真面目。
而跟在宋韵身旁的温初涵则是有意无意看着谢灵儿,目光藏着几许揣测。这个谢灵儿看起来挺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总之,温初涵调查过谢灵儿的底细,知道谢灵儿跟谢长鱼关系不好,那么如此一来,自己正好可借谢灵儿的手除掉谢长鱼。
太阳下山时,江府迎来最后一名宾客后,江宴与谢长鱼才走到。谢长鱼蹙眉,认出前方的宾客正是南方八大系陈家公子陈均无疑。
“拜见大人,夫人。”三人打了个照面,还是陈均笑着先开口。
重生之百将图
江宴对陈均印象还不错,颔首道:“今日,家母寿宴,君即来便是客,无须客气。”
陈均点头,目光扫过谢长鱼,这种眼神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谢长鱼会看过去,竟发现陈均眼中如此平和的目光很像一个故人。
“一起进去吧。”谢长鱼眯眼,淡淡道出一句。
宴席摆在院坝,布置不俗,既能让人感受到寿辰的喜气,周边隔一桌的暖炉也不会让人在冬日觉得寒冷。
这些都是温初涵亲自操持的,也难怪宋韵越发疼爱温初涵了。
二房少爷江留机缘巧合下与温初涵凑了一桌,这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毫不避讳地打量温初涵。
这段时日,江留跟着轩辕翎混,几乎很少有时间回江府一趟,不留神,大方领来的孤女已经长这么漂亮了。他心中打起算盘,如果能娶到温初涵也是不错的。
冷酷总裁的迷糊妻 冰依然
暂且不论温初涵被温家抛弃的孤女身份,只要她现在的地位与名声高就行了。宋韵在江家发言权不小,娶了温初涵,等于得到宋韵的支持,至于她亲儿子江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还不够吗?
总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吧!
但,他没有忘,温初涵与陆家的首富是由婚约的。这时候,江留已经将心中的敌人阵营划分清楚了。凡是阻挡他上位的人都该死!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各桌散客除了前去给江枫宋韵道声贺之外,更多的时间用到与周边宾客打交道上了。
包括南方八大系的人也是要结交的。这些人张口就是,诸君诚意可贵,刚科考完便马不停蹄赶来给江家住夫人道贺了。
交流了好一会儿,正差喝杯酒时,刚才门外那三人来了,与此同时,夫妻俩也牢牢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这几位到了,寿宴也得正式开吃了!
撿到美人魚王子 流莎小姐
“母亲,寿辰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也不知是如何突如其来得默契。
宋韵见到江宴自然是高兴:“宴儿,长鱼,无论你俩送什么礼母亲都欢喜,不过,最好得礼物还是小孙孙,你俩看看灵儿,肚子都这么大了,指不定怀的是双胞胎呢!”
说道曾孙,宋韵表情透露着一股向往,她心里还是不满谢长鱼的,但是如若这个媳妇肚子争气些,那些前尘往事也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