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四百一十四 天空蔚藍閲讀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男子JY大门口,萧邦和小韩早早的等候着了。高不见顶的大铁门‘吱呀’一声开了后,之间姜航从里面缓缓走出来。他的头上顶着短短的发,脸上的络腮胡须也需要修一下。日头大得很。许是在里头待得太久很少见到阳光的缘故,姜航本想抬头看天,奈何眼睛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光的刺激,他又低下头。
“哥几个都等着给你接风洗尘呐!”萧邦走上前,拿过姜航的行李。所谓的行李,不过是在里面时的换洗衣服。
“没必要留着,找个垃圾桶,扔了吧,”姜航看着自己的行囊,“谢了兄弟。”
“上车!”萧邦替姜航开了车门,待姜航坐进去,他紧随其后也上了车。“小韩,弄堂里。”
“好的萧哥,”小韩应了一声后,又朝后扭头,看了看姜航,“姜哥,”他叫了一声。“这是钥匙,当年您的东西,现在原封不动的都还您。”
“谢谢,”姜航看了看钥匙,“现在还不是去动它们的时候,对了希亚知道吗?”
“不知道。”
“她最近在忙什么?”
“我姐这些年可是个叱咤职场的风云人物,她挣了不少钱。”
“哼!还不是靠着她!”姜航撇嘴,“要没有那个老家伙,谁会把她一介女流放在眼里。”
“你小子啊,哈哈!”萧邦听姜航这么说,大笑起来,“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希亚,可不是当年的希亚了。你这个老小子啊,自己怪倒霉,找媳妇的眼光还真是不错。”萧邦看姜航一脸懵,他又继续说,“小韩说的对,现在的希亚,很了不得呢!”
弄堂里门外,小韩停好车,忙去给姜航和萧邦开车门。“你先回去,哦,对了,记得给你温贝姐打个电话,告诉她晚上的欢迎宴,我和姜航一定到。”
“好,”小韩开车远去。
“一直听说你进去前有东西没上交?”包间里,萧邦似笑非笑。“我大概知道你把它藏在了哪儿。”
“哈哈!”姜航大笑,“你知道就好。那是我姜航辛苦许多年的所得,也是我姜航唯一可以支配的。”
“其实老颜他,”萧邦见姜航脸色有变,便不再说下去。“吃菜,吃菜!你知道这家店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还在营业吗?”
姜航摇头。
“为了欢迎你再次回归啊!”萧邦调侃。姜航和萧邦各自举着酒杯,彼此眼里都含着泪,“终于等到你出来了……”
“你这都死过一回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多愁善感呢?”姜航笑。
“我这条命啊,是她给的,余生,活着都是为了还她的‘债’。”
“前妻?”
萧邦低头,大口吃菜。
优美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四百一十四 天空蔚藍熱推
四十多岁的男人,好像对年轻女人没有太大的兴趣。相比贼眉鼠目地偷瞄一下路过的妙龄女子,他们更愿意约上三两好友一起坐着公交去闹市区,看看这座城的变迁。“大,真是大!”姜航眼里有着欣喜、吃惊和惋惜。
“这不算什么,待会儿到了那儿,你就知道了什么叫变化。”
“晚上都有谁?”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四百一十四 天空蔚藍熱推
火熱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四百一十四 天空蔚藍讀書
“还是当年的大家伙儿,欧阳、许飞、薛瑜、薛雪、希亚、温贝,对了还有几个孩子。你可是不知道啊,这两年,尤其是近一年,孩子们的变化可真是大。你儿子,姜云贺,人帅不说,每学期的成绩都很漂亮呢!”
“那老头不去?”
“他…去不了。”
“又看上哪家的良家妇女了?当年温贝…”姜航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再说下去。“我要知道她是你前妻,说什么我都得阻挠那老头当年的痴心妄想。”
“哈!实现不了的,就让他想想吧!反正人早完是我的!”
“他为啥那么不来?按道理讲,就算是老得走不动,坐着轮椅也得过来数落我几句啊!”
“他病了,偏瘫,目前在郊区的别墅里静养。”
“瘫了?”
“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就算是见到你,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报应!活该!他以为他牛气哄哄呢!老天真是开眼啊,哈哈!”姜航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他的哈哈大笑声,引来公交车上许多陌生人的目光。
四十岁怎样?五十岁又怎样?只要开心,想笑就笑,能笑多大声音,就笑多大声音。一辈子,那么短,吃的苦那么多,笑笑总可以吧?笑笑又不犯法。
姜航本是个办事极其小心谨慎的人,这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萧邦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不过,很快,萧邦这个老小孩,也与姜航一起开怀大笑起来。
细数与希亚的那些年,姜航每天都活得很谨慎。毫不夸张的说,他甚至没有一天是能踏实的过、没有一夜是能睡个好觉的。一面,希亚不再似想象中那样娇柔俏皮。她身上所有的好从结婚那天起,就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另一面,老颜处处按压着一直想出人头地的他。他之所以犯了事,进去了那么些年,老颜有脱不了的干系。
“对了,我后来可跟你查清楚了,确实如你所猜测的那样,”萧邦一边逗着前排那个一上车就对着他俩人笑的小婴孩,一面对姜航说。
“我知道了,他一定想象不到我会被提前释放出来,还有那个傻女人,每次去探视,总是问我一些不该问的,真是该死!搞不懂她是真的傻还是装傻。”
“哎呀,两口子之间,不要搞得太难看。难不成你还想三进?”
“哈哈!”姜航看了看萧邦,“你敢吃了回头草,我就敢三进!”
成年人的友谊,其实很难长久的维持下去。萧邦与姜航的友情之所以能维系到如今,还不是利益互换?想想当年,萧邦为了能结识姜航,费了多大心思?
无论这些年,这俩人身上发生了多少好与不好的事情,他们俩的友情,是越来越真了。
“草还是那株草。要说吃嘛,我还是很乐意回头去咬一口的,可惜啊,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等着吧,等哥浑身散发出万丈光芒的时候,那株草啊,早晚都得入我囊中!”
“我看未必!”姜航瞅了一眼窗外,“她可不是一般人。”
“怎么说?”
“一个老颜都拿不下的女人,不会简单。”
萧邦沉默,他若有所思。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九十五 亂了,散了展示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姐,你是没看见啊,当时那场面,真的是太震惊了!我的三观都压被毁掉了!他们从坟头那儿回来后,俩舅舅还没坐稳,他们两家的孩子就吵起来了。你猜因为什么?”
“猜不出来,”我淡淡的说。
其实,不用猜,用脚趾头想,我也能想得到,无非就是为了姥姥的那几间土房子、那一点点的自留地、那屈指可数的千把块钱的遗产。
人性,是最不能正眼直视的。
“大舅说姥姥走的突然,临走也没交代清楚什么东西分给谁。他说按照农村的老规矩,嫁出去的闺女是没资格来分娘家的东西的。你猜,他那话一出,几个姨妈什么反应?”
“不知道。”
“我也真是奇怪了,姨妈们真听话啊,真的什么都不要的。就连妈,咱妈,你可知道,平时那么抠搜的一个女人,那时候一句话都没说,竟然默认了!”温暖像是喝水,我听到她咕嘟咕嘟地咽水的声音。“这几个女人,就算了。不争不抢的我感觉,她们心里多少还是有意见的,只是都不愿意说。可能是还想续这份亲情。其实你知道吗姐,我觉得咱姥姥这一走啊,他们这个家,基本是散了。”
“或许吧,我不关心他们的事。”
“你不关心我也得跟你说说啊,你就当听个笑话看热闹吧!”
“小暖,你今天没课吗?”
“别打岔!”小暖大声说,“大舅说姥姥的那几间宅基地归他们家,自留地和姥姥柜子里的那些没花掉的千把块钱归二舅家,还有就是姥姥办丧事亲戚邻居随的礼钱,平分。你猜他说完后,大家怎么着了?当时二舅妈就拍桌子了!亲姐啊,你可以脑补下那场面,你懂得!”
小暖继续说着。
“我不同意!分东西没有你这样分的!你算是哪门子公平,根本不公平!凭啥给我家这么点东西啊?啊!我不同意!”二舅妈叫嚷着,顺手扯下了腰间的白绫。
“婶儿啊,差不多行了,都是一家人,不要这样子,这要是传出去,叫人家知道了,多丢人啊!再说了,奶奶这刚入土,她老人家要知道她一走,咱们就闹起来了,她这走的的也不安生啊,您说是不?”表嫂试图劝慰二舅妈。
“拉倒吧!你们这一家子真是会算计啊!别在这儿爹便宜还卖乖!你公公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你们最清楚!”
“二婶儿,你要这样说,那可就没意思了啊!”
“干脆这样,你们呢,也别吵了。我出个主意,你看看,要不所有东西平分,要不抓阄。老大,你这样分呢,确实不太合适,”三姨夫建议道。
“我老王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了?”大舅猛地一拍桌子。“就这么分,你爱要不要!”
“我让你就这么分!我让你就这么分!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一辈子欺负你的弟弟妹妹,一辈子都在打压我家,我让你这么分!你个王八蛋!”二舅妈一把抓住大舅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呦!”大舅疼的连声叫。
“你怎能咬人呢!”表嫂见自己公公吃亏了,上去揪住二舅妈的头发。
两家人的孩子们见自己家人吃了亏,都忙上前,顿时,一群人,扭打成一团,分不出上下。
“哎呀,大姐、二姐!咱们快上前拉开他们吧,这样子下去,要出人命的!”三姨妈着急。
“回家!”三姨父吼三姨妈。“自家兄弟什么德行,心里没数吗?忘了人家刚才怎么说我的了?走!”
“别这样,就这样走了,不太好吧?这样,他们两家人爱闹成什么样随他们去,咱们啊,去咱娘那儿屋里看看,看看还有什么能带走的没,走,去看看,”四姨一向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分姥姥家产上,她没能得好,自然心里不甘。
“别去了姐,你这样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到时候不得跟你闹啊,别去了,咱们走吧,走吧,”小姨最胆小,她不惹事,但也不是怕事的。“反正大家心里都清楚,大哥这样分是不对的,咱娘的这点东西,还不够他们这两家子掰扯呢,咱们就别跟着掺和了。”
“小妹说的对,以后啊,这个家恐怕是不好进了。咱爸走的早,咱娘为这个家,辛苦了一辈子,这下好了,她一走,家没了。她要是知道她一辈子辛苦维系的家,她刚走就变成了这样子,你说咱娘心里得多难受……”
“好了大姐,别哭了,看你,这些天,眼泪还没流完啊?”我妈劝道。“以后你们随要是还愿意跟他们两家子往来的,你们随便。我家这边呢,打今儿起,跟这边断往来。”
姐妹们一听我妈这样说,都不说话了。
“姐姐姐!姐?还在吗?人还在吗?你还在听我说吗?”小暖在电话那头吵吵嚷嚷。
“我听着呢!”我倒了一杯水。“说完了?”
“没有,还多着呢!”
“还有什么啊,都这样了,难道还能有比这听了更悲催的事儿?”
“当然!”小暖清了清嗓子,“咱那个表嫂把二舅妈的脸挠流血了,你踩后边怎么着了?”
“猜不出。”
“小表弟见自己妈妈受委屈了,打了表嫂一巴掌,表哥见自己媳妇挨打了,他跟表弟俩人打起来了。”
“后来呢?”
“我说了你可别害怕,”小暖卖关子。
“说。”
“二舅,就是那个一辈子被哥哥打压着,一辈子被自己媳妇儿管得死死的那个窝囊二舅,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去厨房拿了菜刀,直接砍了表哥好几刀。当时,大家都吓傻了。后来还是小姨妈反应快,赶紧报警、打急救电话。”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他一个大男人,看着自己老婆、儿子被人欺负成这样,他能不反抗?”
“那也不能动刀啊,现在好了,除了那个受伤的表哥,其他人,都在派出所呢!”
“没人替他们去善后啊?”
“谁去啊,这个时候,才没人出头露面呢。本来咱爸是乡去帮着处理这事呢,咱妈不让,说他们那一家子都不是啥好东西,不管他们死活。”
“妈真是够狠的。”
“那个受伤的表哥可能没几天活了,就算是救活,也得是瘫子,不知道到时候表嫂会不会照顾他一辈子。”
“怎么回事?”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九十五 亂了,散了鑒賞
“二舅朝他头伤砍了一刀。”
“啊?”我听了小暖的话,吓得手一抖,玻璃茶杯掉在地上,碎了。
“姐?你怎么了?”
“没事,杯子没端好,掉地上了。”
“哦。我还以为你是被我的话吓到了呢!对了姐,以后,你也别管那些人的事了,乱糟糟的,可烦人了。”
“嗯,我知道。姥姥已经走了,我跟他们也没什么感情的。我知道怎么做。”
“姐,你好好休息休息吧,别再想姥姥了,好吗?”
“好……”
“姐,那我先挂电话了,你要是有事,一定记得给我联系啊。”
“嗯。”

优美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一 隱患閲讀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在薛瑜的精心打理下,欧阳的画室做得有模有样。曾经不明白为何做书法培训的地方要称作画室,现在,依旧不明白。算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我也按照他们一贯的叫法叫它画室。“小宝,你从画室回来啦?”“小宝,今天在画室,老师教你写了哪个字啊?”“妈妈,今天画室里来了一位新老师哦”……
“这次一共有一百三十四名学生续费,大部分是续一年…”深夜,画室的大门已从里面上了锁,一楼的灯也被熄灭,二楼的办公室里,灯亮着。薛瑜打开电脑,在跟欧阳汇报这一次的收费情况。
“店交给你打理,我放心,其实你不用把这些明细说给我听的,”一连上了好几节课的欧阳,略显疲惫。
“那怎么能行呢?虽然咱俩现在是夫妻,但是,店里的事情,还是透明化比较好,我知道,你也知道。省得以后生嫌隙。”
“那些年你去南方都做什么啊?”
“问这个干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做过很多份工作,你想知道哪一份?”薛瑜盯着欧阳看。
“我随口问问的,嘿!”欧阳起身,“走吧,回家。明天我要睡到自然醒,千万不许叫我起床啊!”
“放心,只要你睡得着,就算是翘一节课,我也不会喊你起来的,反正教课的是你又不是我。”
他们俩从店里出来,锁上门。紧挨着他们画室的一间店铺,这个点儿了还在赶工装修。“这家店是干什么的?这么晚了还在装修,不怕后面那一栋的居民举报他们扰民啊?”
“管他是做什么的,又不关咱们的事情。人家老板也是想着早一天装修好,就可以早一点开门营业啊。现在租金那么贵,谁舍得让自己的店闲着呢?”
“哦。”欧阳一步三回头的看了又看。
“哎呀,别看了,还能看出花来?等开业,自然就知道这家店是干嘛的了。”薛瑜催促欧阳,她在店里坐一天,也累的不行。
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七十一 隱患分享
薛瑜欧阳结为夫妻后,家里一下子热闹许多,五个孩子的家庭,这个社会上是少之又少。他们家的分工,很明确,欧阳与薛瑜负责画室的经营。欧阳的妈妈负责照顾五个孩子的日常。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一 隱患推薦
熱門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七十一 隱患
“哎呦,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欧阳的妈妈听到开门声,从沙发上起身,“没吃饭呢吧?我去给你们热饭。”这世上,我见过的最勤快的老太太,除了我的姥姥,就数欧阳的妈妈了。她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身上却没一点矫情架子,最主要的是,她比许许多多的农村老太太都勤快。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一 隱患相伴
“妈,别忙活了,我们不饿,洗了澡就睡了,您早点休息吧!”薛瑜换鞋子。“欧阳,你先去洗澡。”
欧阳进了洗手间,关上门。薛瑜见洗手间的门关上了,她牵着她婆婆的手,“妈,您坐。”到了欧阳妈妈的屋里,薛瑜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块钱,“今天画室有学生家长交费给了现金,您拿着,贴补家用。”
“我不用的,你们挣钱不容易,明天去存起来,以后留着换大房子,我的这五个孙子孙女都还等着住大房子呢!”
“妈妈,您听我说,这钱啊,你拿着,就当您给我们保管了行吗?”薛瑜看着婆婆说,“谢谢您把我的孩子当自己的孙子看待,妈,收下吧。别告诉欧阳啊,他不知情的。”薛瑜小声说。
“对了妈,今天您量血压了吗?”
“量了量了,你的叮嘱我一直都记着呢!”欧阳的妈妈嘴上虽说着不要这些钱,但是心里却美滋滋的,她一脸乐呵。
“早点睡吧,我洗了澡,也要睡了。”
“好好,快去休息吧!”欧阳的妈妈说着,“真不吃点东西?”
“不吃了。”
“明早想吃什么?妈给你们做。”
“我一直想吃您手工团的小圆子。”
“行,妈明早做给你吃啊!”
睡前,欧阳又发神经似的对薛瑜说,“明天到店里,你记得去打听下隔壁是做什么的。”
“你呀,干嘛总是纠结这个呢?等他们装了门头,不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了吗?”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七十一 隱患
“就怕附近有做餐饮的,一个呢,整天一股子味儿,这也就算了,万一到时候燃气有隐患,可是会殃及到咱们的。”
“行,明天我去打听打听,早点睡吧。”
一周后,欧阳画室边上那家新店开业了,果不其然,还真是一家作餐饮的门店。薛瑜以邻居的身份,在他们开业当天送去了祝福。回到自己店里后,她嘴里骂骂咧咧,“妈的!真是晦气!这以后店里岂不是要天天飘着一股子饭菜味儿?到时候,学生哪还有心思一心一意的认真写字呢?”
她抽了一张纸巾,将前台重新擦拭了一遍。“还在睡?”她给欧阳打电话。
“困啊,怎么了?”
“被你猜中了!”
“什么?”
“隔壁是做川菜的,真是点背啊!你说,这条街那么多店,就不能去租别的门脸吗?干嘛非要挤巴在咱们这儿边上呢?烦死了!”
“哎!咱们也是租客,算了,以后你得多留意些,那个大门也别敞开了,省的饭菜味往咱们这儿跑。”
“我知道,现在门关着呢!”
挂了电话,欧阳无心再睡,他起床,穿戴整齐,也往店里来。“你好,有人在吗?”他走进川菜馆,许久,从后厨走过来一位四十上下的女人,“你好,想吃点啥子?”
“奥,大姐,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隔壁的。”
“隔壁的?”
“嗯,隔壁画室的老师。”
“哦,刚有个你同事,女的,也来过呢!那什么,以后多给宣传宣传啊,到我家来吃工作餐,打折!”
“好咧!”见这是一位很爽快的女人,欧阳笑了笑,“大姐,你家当时装修很赶啊?”
“可不嘛!一天房租那么贵,我们寻思着早点装修完早点开业呢!其实也没怎么装,就随便弄弄,你知道的,我们这是小本生意,没必要把那些个钱浪费在装修上。”
“哦,”欧阳略有些不好意思。“那个,那个消防通道什么的都有预留吗?还有室内通风口什么的…”
“小伙子,你这是来查户?”
“不是不是!”欧阳搓着手,“我就是随口问问。”见这女人有些不耐烦,欧阳找理由先离开了。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七十 坑分享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如果读书少,那么阅历够丰富,我想,这个人也会是个聪明人。相反,读书多,阅历少,她不一定看得透社会。
有句老话说的真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薛雪,一个研究生毕业后就一直在家呆着的女人。那些年,除了照顾孩子的一日三餐与前夫的日常生活,她几乎忘记了其实自己也是需要提升的。她照顾好了所有人,她一直认为自己是这个家里的大功臣。没错,某种意义上讲,她的确为那个已经破碎的家付出了青春。可是,那又怎样?
骗子不会因为你学历高,就会对你网开一面。他们反而会因为骗得了你巨额财产而暗自窃喜。
“当时我就跟你说过,合同,一定要看仔细了再签字,现在好了,这明显是被套路了呀!他们在跟你完文字游戏呢!”薛瑜看了一眼姐姐签的合同,气得眼冒金星。
“我要告他们!”
“没用的,签合同时又没人逼着你,这都是你自愿的。”薛瑜说着,又仔细看了一遍合同。“当务之急,先止损。店里暂时先不要营业了。”
“不营业,那些员工的工资我不得照样发啊?我养一群闲人干嘛?我又不是做慈善的!”
“姐!”薛瑜呵斥,“你怎么还不明白呢?一般情况下,无论任何行业的门店,两年左右回本开始盈利,这是保底说的自然规律。你这家店,很明显,是供应商那边有猫腻。你听我的,先暂停营业,仔细捋清楚,到底哪个环节除了问题,解决掉,再重新开张。”
“既然你这么说了,也只能先这样做了。还好这商铺是自己的,不然,每月就这么关着,月月的租金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七十 坑展示
薛雪骨子里是个文艺的女人,尽管她离婚后常常给自己浓妆艳抹,穿一些袒胸露乳的衣服,但这,并未改变她骨子里的文艺气息。
她想改变自己,她认为要先从衣着打扮开始。所以她将自己定义为辣妹,“就是那种走在大街上回头,回头率超高的那种,你们懂吗?”那时候,她告诉我和薛瑜她的想法,我们听了之后,都觉得她一定是又收到什么刺激了。
“算了,告诉你们,你俩也不懂。你们呀,脑子里只有那些家长里短,围着你们的男人转去吧,我从此可是自由身,想干嘛就干嘛!”
因为一直喜欢花,所以她开了全苏市最大的一间花店。
喜欢鲜花时间是一件浪漫的事,可是开一间鲜花店,可不是轻松就能搞得定的。从装修那天起,到现在,她粗算了一下,亏损至少九十多万。薛瑜知道后,第一反应就是要她拿出合同,她仔细看了两遍后就发现了问题。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 坑推薦
“当时都跟你说了,你既然有足够的资金支撑,没必要去加盟人家的,不听,这下好了,两年,一百万打水漂不说,还白白浪费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你投资点什么不好?”
“哎呀,算了,别说这些了,我们来就够烦心的了。一百万而已,权当花钱买个经验了。”
“呦呵!我的大小姐,你可真是财大气粗啊!你知道这一百万有多难挣吗?按照你的学历算,你要是出工作的话也就月入一万上下,一年也就十万收入。一百万,你上班得挣十年呢!哦对了,还不能这么算。你不得吃喝拉撒各种开销啊?一百万,你得存好几十年,甚至一辈子!”
“是吗?你不说我对这钱,还真没什么概念。原来一百万是这么多啊?”
“亏得你是我亲姐,不然,我真想一巴掌扇死你!”薛瑜说着,又给自己接了一杯水。“算了,好在这一百万的损失对你的生活产生不了多大影响。你呀你,也就是当年的那股子倔强气息拯救了你,要不是选中姜航这只潜力股,指不定现在你躲在哪个角落里哭呢!”
“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薛雪冷笑。
“听说他现在每月给依依的抚养费翻倍了?是他自愿的还是你开口要的?”
“他又不是傻子!他那么猴精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主动加抚养费呢?当然是我开口要的了。”
“姐啊姐,说你傻吧,有时候觉得你还挺聪明的。说你聪明吧,你说你这么高学历都能被人给骗了。你说说,我该怎么说你好呢?”
“哎呀呀,别提被骗了那茬儿了,我当时就是因为太大意了,没自己看合同,要是签合同前认真看上一遍,也不至于被骗这么多钱啊,顶多被骗走五十万。”薛雪笑,薛瑜也笑。“谁那么大嘴巴,告诉你他给依依抚养费增加了?”
“还能有谁啊,欧阳。”
“哦,我以为是那个女人呢!”
“哎呀,姐,希亚吧,她还是很善良的。感觉之前上学时候,对她有偏见。以后别提她了,反正她跟他以后怎么样,都与咱们老薛家无任何牵连。”
“也是,只要姜航挣得多,那他就得多给依依些抚养费。再说了,就算是姜航死了,他的遗产,依依也有一份儿!”
“哇,你好毒的心啊!”
薛雪不但变了个人,心态也转变的很快。当时那段婚姻亮起红灯,在她看来,是会要了她的命的。后来的后来,她慢慢自愈。这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只是她不再是原来的她。钱是个好东西,它能治愈世间的一切不美好。时间也是个好东西,它能令人望去过去的一切。
“我先去店里了,下午上课时间要到了,对了姐,我跟你说的,你得放在心上啊,先暂定营业,”薛瑜出门前,再次叮嘱姐姐薛雪。
“好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店里通知大家。”
“姐,你今天的打扮一点都不符合你的气质,”薛瑜调皮的逗着薛雪。
“我觉得好看就行,我只取悦自己。你的眼光,哼,老土!”
精品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七十 坑看書
“真不好看,丑啊!这偶租出去,男人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你这样子,以后怎么找下家呢?”
“男人?呸!男人算个什么东西!我有钱有闲,有爸妈,有妹妹和女儿,就够了。我可不想再有哪个男人过来扰了我的生活,这样挺好!”薛雪拎了一盒甜品,“这个,带去店里,给你们的老师分享。”
“谢啦,姐!再见。”
“拜!”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四十熱推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欧阳将自己的妈妈和俩儿子接回苏市的第二天,他一个人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去了医院。是的,他是去看赵颖。她至今还处在昏迷状态。
欧阳隔着门窗,只深情的望着,他并未走进病房。“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他呢?他应该早就出狱了,他为何没有守在你身边?”
牢狱之灾过后,欧阳看淡了许多事,也选择原谅许多人。只是,他至今不明白赵颖为何要如此欺骗他。
这还不简单吗?他有钱啊,她只是看上了他的钱而已,仅此而已。
从医院出来,欧阳沿着路,一个人走啊走,他朝湖边走去。那儿,是苟艺慧最后停留的地方。人死一把灰,她早就不在那儿了。欧阳此时,心里万分忏悔,对苟艺慧,他心里有说不完的愧疚。他一路走,一路回忆与苟艺慧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们,曾也是被人艳羡的恩爱情侣、模范夫妻,缘何就走到了最不该有的那一步?
“我真是该死!我就是和混蛋!”他在心里骂自己。他终于觉得自己曾经对苟艺慧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过分至极!
诺大的湖,湖中央的栈桥上,风呼哧呼哧的吹。欧阳的穿着,略显单薄。“冻一冻,也好,让自己头脑清醒些,免得日后再昏花了双眼。”
“嘿,欧阳?”身后突然传来一位女人的声音。欧阳对这声音,很熟,他不敢回头,他怕,怕极了。他加快脚步,急忙往前走。
“欧阳暮春!有种的你就给我站住!你别跑!”她跑着追上来,停在欧阳面前。“还真是你啊!世界真小啊,大晚上跑个步,都能遇见你!”
她,薛瑜,欧阳大学时期的初恋女友。情窦初开的年纪,偷食了禁果,她被父母当着全班痛学的面儿痛骂一顿后的第二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悄无踪迹。那时候的欧阳,因为自责和愧疚,几乎荒废了学业。好在时间是个好东西,时间久了,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怎么?看见老情人,不敢面对啊?”薛瑜挑逗着刚出狱没几天的欧阳。他一步步后退,他不敢再似从前般滥情。“一个大男人,还戴帽子?”说着,薛瑜一把摘下来。
“给我!”欧阳大声喊。
“哈哈!我说,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记得当时你可是最讨厌头上没毛的!”
“把帽子给我!”欧阳继续大喊,他脸上露出生气的神情。
“切!不就是一顶帽子吗?至于发火吗?给你!”薛瑜将欧阳的帽子往欧阳身上一甩。“快二十年了,还是那个样子,一遇到事就控制不住的发火,真是小孩子模样!”
欧阳戴好帽子,整理了下。并不理会薛瑜,他径自往前走。
“喂!等一下啊!欧阳暮春!”薛瑜大喊。“你干嘛总是阴沉个脸啊?十几年不见,也不至于像陌生人吧?”
“我,我有事,得先走。”欧阳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
“呵呵!”薛瑜冷笑,“我说,老情人,你是不会撒谎的。告诉我,这些年,你还好吗?”
“挺好的,”欧阳这次,总算是仔细地看了一眼薛瑜。她没变,一点没变。岁月没有在她身上和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还是那张俏皮的脸,还是那个纤细的腰,她的手还是那样白,她的唇还是那样红。大概是跑步的原因,她的脸透着红,冒着微汗。
“可是我看你状态,很不好。我要听实话!”薛瑜撒娇,口气略带严肃。
“我是监狱里刚放出来的劳改犯,你最好不要跟我走的太近,省的再给你惹麻烦。”
薛瑜听到,懵了。“你不是,你不是毕业就来苏市,然后有自己的画室经营吗?你?你?”
“三年前,因为过失致人伤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探你隐私的,我,”薛瑜急忙解释。
“没关系,反正以后大家慢慢都会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过也没必要可以隐瞒。”欧阳和薛瑜肩并肩走着,“你,这些年还好?”
“挺好的!”薛瑜开心的说。“那次事情之后,我去广东打工了,在那边赚了些小钱。后来再次回到那,你们都毕业走了,听说你去了苏市。第二年我也来苏市发展了。你知道的,没有文凭,很难混。好在来苏市的一年后,遇到了现在的老板,工作事一直都还不错。只是个人感情,不是很顺。”
“怎么?”
“你看我现在与从前有什么区别?”薛瑜突然站到欧阳面前,笑着问。
“没区别,和从前一样美。”这话,应该是欧阳的真心话。任何一个人的心里,初恋都是白月光般永远存在的。
“哈哈!是吗?我可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三个?”
“别误会,两个自己的,一个是收养的。”
“收养?”
“嗯。”薛瑜看了一眼欧阳,“我觉得上辈子的孽太重了,所以我想多做些善事。比如收养弃婴,比如定期买些鱼啊去湖边放生。”
“求个心理上的安慰?”
“算是吧,求个心安。”薛瑜说着,看了一眼欧阳,“你,和你老婆应该很幸福吧?听说这些年你可是赚了不少钱。”
“除了老娘和俩儿子外,一无所有。”
“乱讲,呵呵!”
“真的。”欧阳有偷瞄了一眼薛瑜,“你们呢?”
“我们?我和谁?”
“你家那位啊!”
“我一个人,单亲妈妈,五年前就开始做单亲妈妈了。”薛瑜笑着说,她看着欧阳。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切都是天意。
欧阳驻足,笑了笑,眼睛看向前方。
“这么晚回来啊?去哪了?”欧阳送薛瑜到家,自己才返回暂时租住的地方。欧阳的妈妈还一直给他留着晚饭。“我再去给你热一热。”她端着盘子,朝厨房去。
“不用了妈妈,我不饿,孩子呢?”
“都睡了,明天你去找找人,想办法给孩子们把上学的问题解决了。”
“好,你快去睡吧,”欧阳笑着对他的妈妈说。我见过的最好的妈妈、最无私奉献的妈妈,也就是欧阳的妈妈了。
“今天很开心啊儿子,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四十分享
“没事妈,就遇到一位老同学。”
“哈哈!是吗?一位老同学?是谁啊?你同学我基本都是认识的,说来听听。”
“我先睡觉了,妈,你也早点睡。”欧阳笑着往卧室去。

pdg0i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二百六十閲讀-2m2s1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许飞、菲儿和他们的儿子,还有许飞的父母,他们一行五人,前后脚进来。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好久不见。”朱珠从洗手间出来,见到许飞,她平静的说。那一刻,空气像是静止了一般,许飞一家人都呆住了,“叔叔阿姨,好久不见。”
“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孩子?”许飞的妈妈热情的拉住朱珠的手,她们坐在沙发上,唠家常。
“她是谁啊?我婆婆怎么那么稀罕她呢?”王菲儿走到厨房,见有菜已经炒熟装盘,她顺手拿起往嘴里放。
最后一个道士 夏忆
“一位老朋友。”
“你的?还是你们的?”
“大家的,大家的,”我紧张到不行。
“哦,我还以为是死胖子的前女友呢!”
这一刻,我心疼王菲儿。她为许飞家生儿育女,她一直没得到的公婆的好脸色,而朱珠却一直都有。许飞的父母真的是太势力眼了,王菲儿不就是没文凭吗?也不至于这个场合,当着自己儿媳的面儿,对自己儿子的前女友这么热情吧?
“艺慧,你这样做不太好吧?”见菲儿离开厨房去客厅,我有些不爽,对苟艺慧的这个做法很有意见。
“大家早晚都要见的。再说了,我家比你家大,容得的下这么多人,在我家最合适。”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我放下盛菜的盘子,“你跟菲儿是有什么过节吗?你干嘛要这样耍她?”
“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啊,我哪里耍她了?她不是 火眼金睛本事大吗?自家院子都药起大火了,怎么还不见她有动静呢?”苟艺慧继续翻炒锅里的菜,“小贝,我可告诉你啊,当年你家买房我借给你那么多钱,你可是前我恩情的。什么事啊,你都得站在我这边。就当还我的当年对你的恩了。”
“艺慧!”我大声,“你真的变了。”
客厅里的那些人,丝毫没有察觉处我和苟艺慧之间已经崩塌的友谊。就像之前朱珠和王菲儿说的那样,苟艺慧真的是个善于伪装的人。
“来来来,大家都快坐吧,都别站着了,快坐。朱珠,快坐,阿姨叔叔,你们也坐,萧邦、许飞,菲儿,快坐快坐!”苟艺慧招呼大家一一落座。她的安排真是很有趣,朱珠坐在续费父母中间,许飞紧挨着他的妈妈,王菲儿与许飞中间隔着个他们的孩子。“小贝啊,小贝,你也别忙活了,剩下一个汤,就让它在锅里小伙慢慢炖吧,快来了,咱们开动了。”
“新的一年,很感谢大家能齐聚到我家,什么煽情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样啊,我先干为敬,大家都随意。”苟艺慧端起眼前的白酒杯,一饮而尽。“朱珠,欢迎回来。”
“谢谢。”
“朱珠?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好像在哪儿听到过这个名字,在哪儿呢?”菲儿使劲儿地想着。“小贝,她是怎么认识我公公婆婆的?你看那俩老东西,这不知道的啊,还以为她是他家的儿媳妇呢!”
“许飞,敬你!”朱珠起身,端着白酒敬许飞。许飞脸红的像秋日里大丰收的红苹果。“叔叔阿姨,我也敬你们老两口一杯,祝您们健康长寿,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
“好好好!哎呀呀,真是懂礼数,是个好孩子啊!快坐下,快坐下。”许飞的父亲忙招呼着朱珠。
“不要脸,显摆什么啊!”菲儿小声说。
“菲…菲儿,敬你!”终于轮到菲儿,一圈下来,最后一个人,朱珠敬的是菲儿。“好好照顾许飞哦。”
妖怪宠物店的崩坏日常 奶酪不说
王菲儿尴尬一笑。
“既然大家都是老相识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那什么,菲儿,”苟艺慧看向菲儿,“我们于朱珠都是老相识了。这一桌子人里,也就你与她不熟悉。我给你介绍下啊。朱珠,徽州人,许飞的前女友。”苟艺慧邪魅一笑。
屋子里突然冰冷到极点,大家都安静,没人敢吱声。苟艺慧一定是想看王菲儿的笑话,闹啊,吵啊,打起来啊。王菲儿,怎么可能因为苟艺慧这句话,失了分寸呢?
“哈哈!我儿子当年啊,可是做了许多好事呢!朱珠,你还不知道吧,当年你们分手后他有多伤心。哎,可惜阿姨没福气,娶不到你这样的儿媳妇进家门来。”
“妈,别瞎说,都过去的事了。”
“我哪有瞎说啊,当年啊,有许多事,朱珠是不知道的。”
“不会吧,是什么事啊?”朱珠好奇的问。
玄浑道章
“许飞这小子啊,每次回到家就跟我提你,为了尽早娶到你,他差点将工作辞了。”
“呃?”
“哎呀,可惜后来啊,你们没走到一起。可要了他半条命啊,整日的茶饭不思…”
“够了!”王菲儿猛拍桌子,“到人家家里做客,还有没有点规矩啊?大过年的,不能说点吉利的话吗?”
苟艺慧见王菲儿发火,忙上前制止,“好了好了,大家快尝尝这个汤,很美味的。来,菲儿,把你碗给我。”
“苟艺慧,你什么意思?你故意的是吗?你是这样做有意思吗?你不就是想让我在大家面前出丑吗?行啊,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很生气,但是,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咱们之间友谊的小船,翻了!”说着,王菲儿起身,抱起她的儿子,换鞋,就要往外走。
漫威之随机召唤 永夜之年
“菲儿,别在这丢人现眼,快回去坐,等会让再走。”许飞上前劝王菲儿。
“我丢人现眼?”王菲儿冷笑一声,“是啊,我给你丢人现眼了,我不配坐在这,我走,总行了吧?”说着,她又朝苟艺慧看了看,“哎呀,有些人啊,自己一身骚,还说别人不干净。自家火已经都扑不灭了,还看别人家的热闹。真不知道她得多大心啊,这老公外面私生子眼瞅着都要蹦跶出来了,还有心思在这儿坑害别人。哼!有那心思啊,还是好好管好自家的事儿吧!”
魂武至尊 唯我一疯
“王菲儿!你太过分了啊!”许飞见苟艺慧被王菲儿的话气的手发抖。他忙呵斥菲儿。
盛世鴻途
“我过分?”王菲儿大怒,“你在家不护着我就算了,在外也不打算给我留半分情面是吗?你自己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清楚,今天,到底是谁先没事找事的?!”

f1x0p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線上看-二百五十九看書-3k9ft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家里很冷,尤其是晚上,更冷。当初刚拿到房子时候,经济紧张,就没有安装地暖之类的取暖设备。空调吧,一直吹,又干。在我们家,冬天真的很难熬。
回到家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小宝早就睡着了。“嘘!动静小点儿,睡前哭呢,嚷嚷着找妈妈,”我想凑上前,亲一亲小宝,被萧邦拒绝了,“好不容易睡着了的,别再给弄醒了。你快去洗澡…”
“想跟你商量件事儿,”思虑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什么啊?”
“我想去上班。”
“你说什么?上班?”萧邦提高了音量。“你去上班,小宝怎么办?”他有些着急,男人果真都是善变的,有了孩子,心里的第一位永远事牵挂着孩子。
“你听我把话说完呢,”我不慌不忙的说,“朱珠公司有个职位,挺适合我,我想去那儿上班。”
“朱珠?”萧邦吃惊。“你不是最讨厌她吗?最近跟她走的很近啊。”
“以前是讨厌她,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吗?她变化挺大的,也不像从前那般,我觉得她现在特别有气场。今天她跟我说她们公司缺个人事主管,如果我愿意的话,她能帮我争取到这个职位。你说,我要不要去?”
“她与咱们都一样,都是打工的。她能怎么帮你争取啊?那么大一家地产公司,老总又不是她爹,还能听她的不成…”萧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难道她…她当了三儿?”
我恍然大悟,难怪最近她花钱大手大脚,是这样了,没错。“不会吧?他可是很老的老头了,朱珠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朱珠那样的,爱慕虚荣永远改不了。怪不得最近每次约你,都换包包开豪车的。我就说嘛,一个一线业务员,提成再高,也不至于半年内又开豪车又出入各种高档会所的,自己的钱挣得不易,怎么舍得挥霍呢!感情都是挥霍的人家的啊!”
“那你说我还药去她们那儿上班吗?”
“别去了,不干不净的,你与她又是朋友,到时候东窗事发,再影响到你。”萧邦顿了顿,“你要真想上班,等明年小宝上幼儿园了,你到时候就在家附近找一份轻松简单的工作,累不着的,也能打发时间。你看怎么样?”萧邦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其实还是迷恋职场的,尽管我已经在家带娃一年多了,可我的心,偶尔还会晃荡。
“好吧,那明天我联系她。”
“早点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上班,你跟小宝在家,就不要外出了,外面太冷。”
“嗯。”
清晨,雾蒙蒙的,空气中也湿哒哒的。
砺刃 闪烁
“早上好,宝贝!”正在刷手机的我,突然一扭头,看见小宝睁着眼睛,他的目光也盯着我的手机,我是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嗜血魔帝
霧是人非 窮秀才
“妈妈,继续。”他是让我继续看手机。
“不能哦,看久了眼睛疼。”我放下手机,侧身,“要不要起床穿衣服啊?爸爸说今天不让咱们出去,外面空气不太好。”
“不起,再睡会儿,一起睡。”
“那好吧,妈妈和小宝再睡会儿,睡大觉!”
手机铃声响起,是苟艺慧。奇怪哦,一大早,她是有什么事吗?上次她联系我已是半年前的样子。“怎么了,艺慧?”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不再称呼她慧姐,而是叫她名字。
“回苏市了吗?”
不落流星雨 暖晴悠儿
“回来了,前天晚上到的,这两天在家休息,累啊。”
“哦,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打电话看看你们回来没有。晚上到我家吃饭,叫上萧邦,一起来。”
“晚上啊?”
“嗯,怎么,没空?”
“有,那我得等萧邦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挂了电话,我接着给萧邦发了一条信息,“晚上去欧阳家吃饭,早点回。”
“好。”萧邦每次回复信息都是简单的一两个字。
“你们画室什么时候开班?”沙发上,萧邦和欧阳正坐在那儿聊天。
“元宵节后。”欧阳一直拿着手机回复着信息,手机那头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去!那你们还有一个礼拜的假期啊?我说欧阳,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趁着这个假期,带家人出去玩玩,散散心,不要总是抱着个手机,那手机上能有什么!”萧邦干咳了几声,他是在提醒欧阳吗?很快欧阳放下手机,专心于萧邦聊天,顺带着还时不时的逗着小宝、秋源和秋彦。
“等一会儿有个老友过来,”厨房里,苟艺慧、我和苟艺慧的婆婆三个女人在忙着菜、切菜、装盘。
巨星靠边站 李尹儿
“谁?”
“你见了就知道了。”苟艺慧话音刚落,门铃响了,“来了,我去开门。”
“新年好啊!”朱珠欢乐的声音传到我耳里。“还是人多热闹呀,我得借着你们这人气好好过个年!”
云弄江湖
“桌上有零食,随便吃,你先坐着,饭菜一会儿就好。”
“确定不用我帮忙?”朱珠站在厨房门口,“新年好,温贝。”
“节日好。”
“要是能站得开仨人,你肯定得过来帮忙,关键是这厨房太小啊。”
“也是,你们啊得去感受感受那大开间的花园洋房呢!那厨房,那客厅,敞亮!”朱珠故意大嗓门,这话一说出口,欧阳听到立马涨红了脸。“是吧,欧阳?”
“啊?我哪知道?!”
朱珠往沙发出走去。
兰若亡魂 幽冥殇
撿我 肥企
驭魔凰妃
“你怎么把她叫过来了?”我看了一眼客厅方向,“等下菲儿和许飞来了,多尴尬?”
“嗨,菲儿只知道许飞心里有别人,她又不知道是朱珠。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不就好了吗?”
“那也不能这样啊,你这不是乱来吗!”我生气道,“这要是叫菲儿知道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单瞒她一人。以后咱们还怎么相处?”
“那就不处。你以为,我今天不叫她来,以后她和许飞就永远见不上面儿?”苟艺慧将切好的芹菜往锅里一丢,芹菜就着热油,法出刺啦刺啦的声响。我们的聊天,就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