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 黑袍欲得蘭姐助分享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敏敏,你还真的是对军国之事一无所知啊,不过这也不怪你,拓跋珪从来不让你接触这些,怕你借机谋反。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战斗力的高低,可不是数数人头就知道的。”
贺兰敏眨了眨眼睛:“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但是平原之上,步骑相对,谁更强谁更有优势,更是不言自明的事。我也问过哥哥,如果和晋军对抗,战果如何,他也说过,要是在北方平原打,同样数量的晋军没有胜算,如果是在南方水网地区打,那晋军有优势,我想,他征战一生,总不能说不知兵吧。”
慕容兰摇了摇头:“贺兰卢并非顶级将帅,而且一生都是在北方作战,甚至没有跟晋军,跟刘裕的北府军交过手,不知敌人虚实才会出此言。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更有点担心了,现在慕容镇下狱,贺兰卢算是大燕仅有的良将之一了,和段晖一起,才可能给晋军造成麻烦,如果连他也是这样的想法,那大燕可就真的危险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 黑袍欲得蘭姐助展示
说到这里,慕容兰看向了黑袍:“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这回大燕再灭,这天下之大,恐怕你还能去的地方也不多了吧。”
黑袍的眼中光芒闪烁:“我说过,这些并非我的本意。在我看来,刘裕不过是虚张声势,故意放个狠话,实际目的不过是收取山南诸郡,以挽回面子,保住他江北移民的计划罢了。最后我可是想跟他作交易的,而交易的核心,就是把你送回他身边,以作和亲。换取南边的安定。”
慕容兰有些意外,上下打量着黑袍:“你会有这么好心?”
黑袍叹了口气:“此一时,彼一时,原本我想在北魏通过阿敏来夺权,把北魏控制在我手中,可是我失败了,现在北魏已经取代了刘裕,成为我的头号死敌,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了我的存在,必欲除我而后快。所以,我必须要保住南燕,把北魏逐出中原,这才能自保。刘裕在南边只要不与我为敌,不出兵灭南燕,那我就可以对他作出让步。阿兰,我知道你不肯帮我实现万年太平的大计,不过这也没什么,你只要能守住天道盟的秘密,那跟刘裕在一起,我也同意。”
慕容兰咬了咬牙:“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招惹刘裕,攻击东晋?我难道没有提醒过你,刘裕最是爱民,又要坚持他的移民计划,你惹了他,必是不死不休之局吗?”
黑袍摇了摇头:“那些是慕容超和公孙五楼弄出来的,你今天也看到慕容超这小子有多难控制,慕容镇这样的四朝老将,都想说杀就杀,甚至对你这个姑姑也起了杀心,他现在皇位坐久了,已经极度自我,再也不是那个曾经扮成乞丐的长安少年。我也没办法让他听我话了。”
慕容兰哈哈一笑:“我的好师父啊,神盟的神尊,居然连你都会说这样的话,我还以为这天地之间,就没有你能办不到的事呢!”
黑袍一咬牙:“够了,阿兰,我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但你应该明白,慕容超现在是我最头疼的事,上次出兵就是他的意思,这次不守大岘更是他一意孤行,现在事已至此,你指责我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只有想着以后怎么解决。”
慕容兰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你我都了解刘裕,应该知道他是言出如山的,守住大岘,然后跟他作交易大概是唯一可以自救的办法,但也给慕容超放弃了,现在你找我也没用,我帮不了你任何事,就算我当面去求刘裕退兵,他也不可能同意的。你有这时间,不如去想想,如何去打这临朐之战!”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贺兰敏突然说道:“那如果现在刺杀慕容超,然后由你兰公主掌握权力,再杀公孙五楼,把入侵的责任推到他们身上,向刘裕求和,如何?”
黑袍冷冷地说道:“阿敏,不要说这种天真的话了,鲜卑人的性格你最清楚,那是宁死不屈的个性,就算明知主君是个混蛋,也不会屈服于外敌的压力来弑主投降。再说现在还没开打,何言必败?”
贺兰敏勾了勾嘴角:“那刘裕也不肯退兵,就只有决战这一条路了吗?”
黑袍点了点头:“不错,阿兰,我来找你,其实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慕容兰的秀眉微微一挑,沉声道:“你以为就靠张纲的那些木甲,就可以对付刘裕的大军了?黑袍,你什么时候开始连对战强敌的勇气也没有了,只想着弄这些奇技淫巧了?还是说,你也怕了战场上的刘裕?”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 黑袍欲得蘭姐助看書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一跃而起,厉声道:“我会怕他?笑话!慕容兰,你是不是跟这个男人睡久了,连我的厉害也忘了?”
慕容兰伸了个懒腰,笑道:“噢,我想起来了,你是厉害,天下无敌的厉害,只不过,你有多少年没打仗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热衷于搞各种阴谋诡计,搞各种人心算计,你那纵横天下,破敌百万的本事,还剩下几成?换了当年的你,会想着这样靠什么木甲机关人,来扭转战局吗?”
黑袍默然良久,他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尽管一丝气息也没有,但仍然可以让身边的贺兰敏也感觉到一种透不过气的可怕压力,她咽了一泡口水,小声道:“神尊,别这样,阿兰,阿兰她是一时气愤,口不择言,这才冲撞了你,她,她不是这个…………”
黑袍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笑意:“阿兰啊阿兰,我差点上了你的当啊,你这是想故意激怒我,让我犯错误,好给你的夫君留下机会吗?嘿嘿嘿嘿,指望着让刘裕在战场上杀了我,这样你能脱离我的控制,这个算盘真的挺可以的。不愧是我的好徒儿啊!”
慕容兰咬了咬牙,坐直了身子:“既然给你看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杀了我吧,再拿我的头,去威慑北府军,也许,这会让你打赢。”

精华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騎兵先行搶水源熱推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孟龙符的眉头一皱,看向了临朐城南,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用手一指:“通过大岘之后,如果想要立足于临朐,那水源是第一位的,当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北伐,派参军马谡守街亭,最后被魏军所破,就是因为马谡不懂兵法,生搬硬套,自以为可以临高而击,于是率军上山,却被敌军切断水源,最后大败。这说明了对于大军来说,不管战场之上胜负如何,起码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就得先确保水源和粮道不出问题,那么,出了大岘山,全军直逼临朐,首要任务,就是夺取临朐城南的水源—就是这里,巨蔑水!”
刘钟跟着点头道:“不错,就是这样,临朐城是平原大城,但是城南的大河只有这条巨蔑水,北伐大军有五六万之众,每天的水份消耗,非大河不可。在大岘山中,水量丰富,这些不是问题,但出山之后,临朐城南的大河只有这么一处,如果是燕军阻水为营,或者是干脆污染水源,投毒其中,那我军缺水,就会陷入非常不利的状况,慕容超如果敢跟我们在临朐决战,必然会先行控制水源。”
蒯恩眨了眨仅剩的一只独眼:“可是,他们难道不能提前扎营巨蔑水吗,为何要等我军到了之后才去占据?”
朱龄石笑道:“因为之前大帅就分析过,慕容超的目的可不是简单地击败或者阻止我们,不然他干脆重兵防守穆陵关,甚至兵出大岘,在山南州郡沂水一带就阻水为营,不是更好吗?让我们进临朐再打就是想一举吃掉我们,如果早占水源,那我们就不会轻易进兵,会在大岘山北一带扎营展开,慢慢推进,这不符合他的目的,诱我们去临朐,然后断水断粮,以逸待劳,等过几天我军锐气下降,缺水缺粮时,再一举消灭,这才是他的计划,所以,他会等到我军全军急出临朐时,才会去阻水。”
蒯恩恍然大悟:“奶奶的,这小子毒计不少哪。”
刘裕叹了口气:“我想到了上次阿寿他们出兵西蜀,一向不知兵的蜀军也是用了类似的战法,先是诱我军深入,再前出黄虎,阻水为营,我军前进不得,强攻无果,最后就是在炎夏之时瘟疫流行,甚至有可能这个疫病,是敌军在水源中下毒所致,最后只能狼狈而退,这次有黑袍这样的阴谋家在对面,我想,他们很可能会用同样的战法,所以,快敌一步,抢占水源,是重中之重。猛龙,如果阿寿能迅速拿下穆陵关,我需要你带着两千轻骑,星夜兼程,直取巨蔑水,无论如何,不能让燕军扎营,或者是在水中下毒,你现在是我这里最好的骑将,这个任务,你能完成吗?”
孟龙符哈哈一笑:“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大帅放心,猛龙必不辱使命。只要有我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大军的水源出问题!”
刘裕点了点头,从一边的令箭盒里拿出一枚令箭,递向了孟龙符:“东海郡守,建威将军孟龙符,现在升你为车骑将军府参军,加龙骧将军号,领我北府骑兵两千,两天内出发,务必在五天之内,赶到穆陵关下,若是刘敬宣等人顺利得手,你们就迅速通过大岘山,直取巨蔑水,一路之上不许恋战,若是遇到敌军大队骑兵就分散游击,目标只有一个,不让燕军控制水原或者是在水中投毒!”
说到这里,刘裕顿了顿:“还有一点,就是要让鲁南的燕国军民全都知道,刘裕来了,来报犯我大晋,杀我军民的大仇了!犯我大晋者,虽远必诛,我刘裕说到做到!”
孟龙符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上前接过了令箭,沉声道:“得令!”
刘裕回头看了一眼刘钟,沉声道:“刘钟,你到时候带上诸葛黎民部下所有的骑兵,加上你这次出发时所带的两百中军骑兵,到时候随猛龙一起行动。注意,如果燕军大队骑兵来战,不要硬拼,游击便是,只要拖得三到四天,我大军必至!”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騎兵先行搶水源相伴
刘钟笑道:“谨遵大帅军令。”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刘裕长舒了一口气,看向了周围的众将:“诸位,马上回去准备,水军这里的船队已经准备完毕,我们这里的两万大军,两天内上船出发,七天内会合彭城一带的前军,抵达大岘关下,十天之内,我会带大家踏上青州的土地,这一次,不见黄河,不破南燕,誓不还乡!”
所有人全都以拳按胸,齐声应诺:“不破南燕,誓不还乡!”
广陵城外,邗沟旁,一处小丘上,一个全身裹在斗蓬中的身影,脸上戴着一副毫无生气的青铜面具,看着那邗沟之中,千帆竞渡,在两岸的士庶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向北开去的船队,以前夹河两岸,快速前行的步兵,绵延数十里,一路向北,眼中光芒闪闪,冷冷地说道:“还真是动真格的北伐啊。”
陶渊明一袭青衫,面带微笑:“只是,刘裕难道真的以为,就靠这几万步兵,就可以灭了拥兵几十万的南燕?我刚刚从那里过来,对南燕的实力非常清楚,他们的骑兵都比刘裕的整个大军都多,这可怎么打?步骑相较,孰优孰劣,连我都清楚,刘裕难道会不知道吗?”
斗蓬客轻轻地“哦”了一声:“那你的意思是?”
人氣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騎兵先行搶水源相伴
精华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騎兵先行搶水源鑒賞
陶渊明笑道:“我看,刘裕就是因为以前牛皮吹上天,说什么有他在,江北无忧,但是这次给南燕打得太难看了,加上我暗中散布的流言,整个江北振动,可以说,他已经失信于江北移民。如果不作出一个强硬的姿态,率军北伐做做样子,那以后连江北都控制不住了。南燕抢他一次,他回头打打大岘山南的州郡,以作报复,等找回了面子之后,再通过慕容兰跟慕容超讲和。反正南燕这次的行动,也是慕容超巩固权力,立威之举,最后两边互相作作交易,各让一步,各取所需,岂不是快哉?”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萬人竟是盧家女熱推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下连拓跋绍都吃惊地张大了嘴:“万人,你,你居然姓卢?你是汉人?!”
贺兰敏冷笑道:“你们都想不到吧,她居然是个汉人,而且你们更不可能想到的,她是河北汉人世家卢溥的孙女。那年卢溥谋反,在柏肆之战时偷袭先帝,差点害得大魏战败,事后卢氏全族伏诛,但当年只有十岁的万人,却被先帝所赦免,教她草原的风俗,任谁看了,也以为她是个胡人女子。”
万人嘤嘤地泣道:“小女自幼知琴棋书画,但跟了陛下之后,就不再让小女碰这些,而是让小女如草原女子一样,学习各部的语言,小曲,知各地的风俗,会跳各个部落的舞蹈。”
贺兰敏点了点头:“因为先帝不想让人知道你的来历,想要刺杀先帝的人,会到草原各部去寻找你的下落,可是却一无所获。谁也不敢相信,先帝居然会信任一个汉人,还是仇人之女!”
精品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萬人竟是盧家女分享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萬人竟是盧家女相伴
万人垂泪道:“我自幼就是庶出,经常给家里的哥哥们欺负,而我娘也是给爹因小事打死,我对卢家,并没有什么感情,当年先帝见我可怜,饶了我一命,他对我,可是大恩大德,我当然要以死回报。只可惜,千不该,万不该,我的身世给查出,而那万恶的贼人,居然利用我最后一点亲情,害了先帝!”
贺兰敏看着一个个恍然大悟的将校们,说道:“各位都清楚了吧,拓跋嗣大概是因为安同的关系,知道了万人的身世,然后派于粟磾遍寻河北,找到了当年逃得一命的卢溥的后人,也就是万人的同胞哥哥,那人自幼就给赶出了卢家,没想到反而因此而存活,万人看到了兄长,一时激动,这时候于栗磾趁机通过其兄向其求情,想要面见先帝道歉,还说先帝连仇人之孙女也能原谅,对老兄弟更不在话下,万人一时心饶,居然就上了这些贼子的当!”
哈拉木愤怒地说道:“这个杀千刀的贼人,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陛下报仇!”
拓跋绍叹了口气:“只是,就算是于栗磾下的手,又有何证据来证明,是拓跋嗣的指使呢?”
贺兰敏看向了万人,使了个眼色,万人连忙收住了眼泪,说道:“于栗磾是在先帝面前下跪认错,乞求原谅,先帝要扶他的时候,他去趁机从下面偷袭,直接刺进了陛下的小腹,陛下受此重创,在临终前愤怒地质问此贼为何要如此,而于栗磾却是得意忘形地说,他早已经投靠了拓跋嗣,这次的刺杀,就是为了清除拓跋嗣登基的障碍,以后跟着神智健全的新君,总好过他这个凶残暴虐的老皇帝,而就在这时,贺兰夫人也赶来了,她是陛下之前就要我去唤来的,于栗磾一时惊慌之下,就逃走了。”
贺兰敏叹了口气:“是的,当时就是这样。我突然来到,本来只有孤身一人,但是于栗磾给吓住了,以为后面还有卫士赶来,加上做贼心虚,就划破帐落,从后面逃跑了,我当时急着要救治先帝,也没有去追他。只可恨我的医术不足,没办法抢救回先帝。先帝临终之时口谕,要秘不发丧,先让八公和内朝诸臣诸将入见,共立拓跋绍为新君,然后讨伐逆贼拓跋嗣,安同,于栗磾等人,用他们的首级,祭奠先帝的在天之灵!”
拓跋绍不解地摇头道:“母妃,既然先帝是给拓跋嗣指使于栗磾杀害,那我们应该在他们刹君的现场,召集朝中众臣,公开他们的罪行,然后出兵讨伐,为什么要用这种秘不发丧的方式?”
崔浩的声音在一边平静地响起:“因为现在情况不明,不排除外面的朝臣和大将中还有逆贼的党羽,要是他们借机发难,甚至反诬大王和贺兰贵妃才是凶手,事情就不好控制了。”
優秀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萬人竟是盧家女閲讀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崔浩抬起了头,那张美如妇人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映入了大家的眼帘,哈拉木惊呼道:“这不是白马公的三公子吗?我在太学里见过你,你怎么会这副打扮?”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萬人竟是盧家女看書
崔浩叹了口气,眼中泪光闪闪:“按大魏律,太学中的功臣子弟,也要轮流入宫宿卫值守,今天正好是我去值守昆仑殿,谁也不知道,居然陛下会临幸,我中途内急去了一趟厕所,回来时却发现,所有站岗的同袍,全都被杀害了,若不是我有事走开,只怕这会儿也跟李林如,达奚长功他们一样,被贼人害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萬人竟是盧家女推薦
贺兰敏叹道:“当时于栗磾看我们闯入时,本想杀我们灭口,幸亏崔公子机灵,对外大呼快来救驾,于贼以为我们后面还有人,这才逃跑,我们也才留得一命。当时我一时心乱如麻,本能地想象哈将军说的那样呼唤外面的大臣们,可崔公子却说,只怕朝臣中也有贼人的同伙,敌友不明时,会给反诬,所以我才会作如此处置。各位将军,你们都是大魏的忠臣,也是陛下生前所信任的人,这才会让你们掌握禁军,宿卫宫中,现在出了这样的大事,我们一定要稳住局势,扶立新君,然后让朝中的大臣们都出兵讨伐贼人,为先帝报仇!”
哈拉木咬了咬牙:“我等平日里受贵妃的厚恩,无以为报,这次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请您下令,要我们如何去做!”
贺兰敏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大魏的军制,是草原上的部落兵制,即使是陛下,也不能随意地夺去各部大人的官职,兼并他们的军队,哪怕是叛逃的贺兰部,我的娘家部落,没有跟着贺兰卢叛逃的贺兰护,也是我的叔父大人,现在他也统领着贺兰部,要调用贺兰部的兵马,只有贺兰护的命令才行。”
哈拉木点了点头:“单于和大可汗不能管理各部的内部事物,这是草原上千百年来的规矩,我们这些人也是,我们手下的将士,都是我们的族人,子侄,只听命于我们,陛下也不能直接指挥。所以贵妃你的意思,是要先调各位大人入朝,然后将他们控制,并甄别吗?”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五百七十三章 弒君掌權當何處推薦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贺兰敏张大了嘴,却是说不出话来,这个问题,她确实没有细想过,因为就算是拓跋珪,也只是刚才在得意忘形之下才提及此事,而她在今天之前,满脑子还是如何诱使拓跋珪改立自己的儿子,然后再出手杀了拓跋珪呢。
優秀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五百七十三章 弒君掌權當何處分享
黑袍看着贺兰敏目光闪烁,额头冒出汗珠,冷笑道:“你太低估了拓跋珪,他虽然一直在吃你的药,可是脑子没有糊涂,实际上,他把拓跋嗣和你儿子这样区别对待,也是看你们的表现,你的心机深沉,只为自己,而刘贵妃虽然也同样是他的敌人部落出身,但肯为儿子去死,拓跋嗣又是为人至孝,为了母亲的死甚至会得罪父皇,这样的人,自然能得到他的信任。看似因为得罪了拓跋珪而被驱逐,可实际上,真正的太子人选,早就是他了。”
“而拓跋珪这些年来屠戮功臣,甚至这次为了一个谶言想去在清河诛万人,这样的暴行,也是为儿子铺路,文武之道,向来一张一驰,帝王心术,也是如此。自己手段酷烈,让人人畏惧,而儿子即位之后,略施仁义,就可以得到民心,迅速地稳定统治,这就是大乱大治之法。”
贺兰敏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这么说来,拓跋珪也知道命不久矣,要早点让拓跋嗣接位?那明面上借口安同为那些给他杀的旧功臣们求情而驱逐出去,可实际上是让他辅佐拓跋嗣?”
黑袍叹了口气:“安同从以前就是拓跋珪的死党,也差不多是他唯一信任的人,就象刘裕和刘穆之的关系一样。现在他大业初定,不需要安同在身边出谋划策,但需要用安同的智慧和威望来教导,辅佐拓跋嗣,毕竟拓跋嗣在被立为太子之前,对于权术,阴谋,帝王心术这些接触很少,而安同经历了整个拓跋珪起兵创业的过程,对于这些了熟于心,正好可以去教导。”
贺兰敏恨恨地说道:“弄了半天,原来他早就定了太子人选,这么说来,他就是在找机会和借口把我们母子铲除?”
黑袍点了点头:“不错,慕容氏的灭亡,就是因为慕容垂狠不下心,留了能力卓绝而心术不正的慕容麟所导致,而你们母子的威胁,胜过当年的慕容麟,所以,就算你老老实实的,他也一定会找借口灭了你们。这次屠灭清河后突然回来,就是想要问罪于你,只要把你囚禁,拓跋绍必然会为救你而刺杀他,如此一来,杀你们就是名正言顺的事,毕竟拓跋珪之前所有的杀戮,看似疯狂,但总是有些谋反之类的理由,对你们母子,也得如此。不然会失了人心,无人效力。”
贺兰敏沉声道:“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反击成功,杀了拓跋珪,但按你说的,安同辅佐拓跋嗣,他又很可能有什么密诏,遗旨之类的东西,如果凭此即位,又当如何?”
黑袍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冷笑:“要是靠老皇帝的一纸诏命就能决定天下归属,那世上也不会有这么多王朝更替了。拓跋珪自己的天下,也不是靠什么遗诏所得,而是自己打下。只要你动作够快,控制住朝臣和兵马,让你儿子早早地登基为帝,那就不会有问题!”
贺兰敏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这点倒是不难,宫城中的几个统兵的禁军将领早早地被我收买,而北魏的主要军力,除了拓跋氏的兵马外,多是各部大人所统领,拓跋珪一直自己掌握着虎符,拓跋氏本部的兵力,随着他的死,暂时无人能调用,我不相信他会把这虎符给了拓跋嗣。”
黑袍微微一笑:“分析得很好,不过,你也不能太绝对,也许拓跋珪有什么紧急处置之法,比如一旦他身遭不测,会让拓跋嗣或者安同从哪里取得虎符,所以,你必须要迅速地掌握其他各部大人的兵马才行,尤其是拔拔嵩,拔拔肥,叔孙建,达奚斤,于黑磾,尔朱羽健这些主要部落的兵马。”
贺兰敏哈哈一笑:“那就以拓跋珪的名义诏令他们前来见驾,然后利用宫中禁军,把他们扣留,逼他们效忠绍儿,拥立为帝,然后以他们为人质,让他们的部落派兵过来,由忠于我们的将校军官们,接替这些军队的指挥,如此,大局可定!”
黑袍满意地点着头:“很好,看来这些年来,你在宫中没白呆着,这些权谋之术,已经玩的很熟练了,历代这种宫变,最关键的就是两样,一是玉玺,二是兵权。现在拓跋珪这样死了,你暂时不能发丧,要让万人通知各部大人前来见驾,就说拓跋珪给于栗磾气得病发,龙体不适,要大家前来尽忠探视,有了白天的事情,这个说法不会惹人怀疑,而拔拔嵩也可以作为证人。”
“你记住,现在的拔拔嵩,是八公之首,朝臣领袖,只有先制住了他,才可能稳定朝堂。除此之外,崔宏崔浩父子,作为白马公,也是汉人世家的代表,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带头支持你们母子,只要拔拔嵩和崔宏拥立,那你们的计划,就算成功大半了,剩下收兵权的事,按你刚才说的办,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贺兰敏不住地点着头,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讶道:“主公,我要不要通知绍儿,现在就入宫?”
黑袍微微一笑:“去吧,现在第一步就是要控制宫中的宿卫兵马,崔浩的迷香撑不了太久时间,一个时辰后,这些卫士就会恢复神智,到时候,就把拓跋珪的死,算在他们头上,就说是拓跋嗣进宫刺杀的拓跋珪,而这些人就是同谋。至于如何取得这些口供,不用我教你吧。”
贺兰敏笑了起来:“我这就去布置,今天夜里,我会控制整个宫城,只是那些各部大人…………”
说到这里,她的眉头稍稍地蹙了起来。黑袍淡然道:“你去办你的事,把崔浩叫过来,他父亲就是八公之一,汉人世家之首,我想,有他父亲的带头,拔拔嵩,达奚斤他们,是没有理由不来的。”

yckea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 改名避諱未來帝看書-3n32p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徐羡之平静地说道:“张祎是个操行高尚,做事非常有原则的人,当初他父亲仕官桓楚时,他曾经哭谏让父亲不要效忠于乱臣贼子,为此还给狠狠打了一顿,几乎送命,可是刚醒过来,就挣扎着要去再劝,其人忠义至此。现在也是担任了琅玡王司马德文的郎中令。在他的府中做事。”
十七弟的远征队
刘裕点了点头:“真是个忠正的人,我喜欢。但愿他能让司马德文也立身忠正,不要有什么非份之想。还有个张裕呢?咦,他的名字跟我一样啊。”
徐羡之笑了起来:“忘了告诉你,他已经改名了,为了避你的这个名字,他不用自己的名字,而是以字行世,现在的他,改叫张茂度,寄奴,你懂了吧。”
绝色兽宠:夫人野性难驯
刘裕的脸色一变:“这避讳只是避皇帝而已,我又不是,为何要避我的名字?”
徐羡之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从一般人的理解,这是表示对你的尊敬,但这背后的意思,其实不用明说,大家心知肚明,就象那殷仲文,其实也只是做得急了一点罢了。当今的天下,谁才是真正的主宰,这还用多说吗?”
刘裕咬了咬牙:“那按你这意思,张家也是想对我劝进,想让我改朝换代?所以提前就来这么一手吗?”
徐羡之笑了起来:“别说一个张家了,就连一直五大三粗的铁牛向靖,也改名了,就在昨天,他改叫向弥了。寄奴,以后见到铁牛不要叫错了。”
刘裕本能地想要说我又不叫刘靖,他避什么,可是脑中电光火石地一闪,自己那早已经亡故多年的先父名叫刘靖,向靖,哦,不,应该是向弥,避的是自己父亲的讳啊。
刘裕的眉头一皱:“铁牛这么多年都没想到这个,是谁教他的?”
神魔天尊
絕品廢材大小姐
徐羡之摇了摇头:“这个你自己问他吧,我也不知道,但我也相信,这绝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许,殷仲文的事,让不少京八兄弟也开窍了呢,希乐这么急着要跟你争,恐怕也是不想等到大局已定后,再成为你的臣子吧。”
刘裕摇了摇头:“我前面可没答应你的这第二种选择,司马氏篡权夺位,得国不正,所以后世人人效仿,最后自己家又得了什么好处?给人当成傀儡在手中玩弄,这样的皇帝,换了我还不想当呢。我的志向是让天下百姓都能安居乐业,恢复我们汉人的江山,至于当不当皇帝,我真的没啥兴趣。”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徐羡之笑道:“可是当了皇帝,你就可以有权力,也有名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用始终担心后院走火。这一步,现在也许说起来还太早,但今后,你总有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也许到了某一天,你会发现你所有的家人,朋友,部下,兄弟,都会劝进,到那时候,你还可以轻易拒绝吗?”
農家喜當媽 豆豆匠
刘裕咬了咬牙:“至少现在,我无此意,而且我未建大功,虽然恢复了晋室,但也没收复失掉百年的江山,除了你以外,也只有殷仲文向我劝进过,我劝你也管好嘴,以后不要到处宣传此事,以免惹祸上身,我也保不了你。”
网游之美女爱上我 懒猫不睡觉
徐羡之微微一笑:“我今天能明白你的心意就行了,不需要急着劝进,此事也确实急不来。而且,我仍然坚持认为,现在北伐的时机远远谈不上成熟,只会伤害大晋的百姓,还会让你的反对者趁机反扑,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有毁之一旦的风险,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平衡。”
刘裕正色道:“你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这个张裕,哦,张茂度,我听穆之说过不少,他本人很有治国之才,以前当过卫将军司马尚之的参军,司马尚之兵败时,他在乱军之中仍然很好地保管了全军的辎重,粮草和军队花名册,一如平常,井井有条,桓玄也深为惊讶,后来桓玄称帝后,为了更好地搜刮和控制吴地,让他当吴国内史,专门为桓家子弟去侵占建康世家的吴地庄园,但他却是两头不得罪,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了的,也会想办法让桓氏一党出钱赎买,多少保证了世家高门的利益。而自己的家族,却是没有趁机占任何好处,这与贪婪成性的殷仲文,卞范之等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徐羡之点了点头:“不过,也因为他张家在伪楚政权里当过官,所以给建康城中的世家高门恨得不轻,虽然不至于象对桓,殷,卞等家族这样赶尽杀绝,但也是公议将他们罢官,甚至在建康光复的那天,就听说有些世家想趁乱把张家斩草除根,这才有了穆之请你下令特别派兵保护的原因。”
刘裕冷笑道:“不用说,我都知道是庾家,郗家这些家族要干的好事!在这些人眼里,无论是北府军的京八兄弟,还是长期给他们压制的吴地土姓,甚至是以前的天师道,只要是新崛起,能对他们构成威胁的势力,都是要往死里整。还好这张茂度做人留了一线,也保全了自己家族。现在他赋闲在家,张邵在我幕府中任职,那你看,我应该怎么用他呢?”
徐羡之微微一笑:“一门三杰,有在朝中王府里做官的,有在你幕府中听令的,还有一个应该怎么安置,不用我多说了吧。三兄弟中,这个张茂度是有过治理州郡的经验的,也有实际的才能,我相信你会作出好的安排。”
刘裕突然笑了起来:“羡之啊,你这等于是举荐了张茂度,请问这个人,跟你关系很好,很熟吗?”
揮劍即天涯
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
徐羡之点了点头:“我当年在上虞的时候,追查天师道时,就跟张茂度打过不少交道。关系很好。他之所以会倒向你,倒向京八党,也跟我的劝说有一定的关系,当然,后来你在吴地的做法,让他们对你信任,这是你自己的功劳。既然你以后想要慢慢地架空和取代现在的世家,又一时缺乏可以速成的人才,那提拔一些吴地土姓世家,是权宜之计。张家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是留候之后,祖籍也在北方,并不象别的家族一样只想着偏安吴地,不思进取。你如果要北伐,他们至少不会直接反对的。”

xadg9優秀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留候之後吳郡張熱推-8lh2e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笑了起来:“羡之,你在吴地多年,对于吴地的土姓大族,也很有了解,张邵在我幕府之中,确实精明能干,穆之没有举荐错人,但张氏一门,我知之并不多,毕竟他们长期在吴地,而不是在建康,你可以谈谈。”
徐羡之微微一笑:“说起这吴郡张氏,那历史可就久远了。张这个字,最早出于弓长,乃是上古轩辕黄帝之子少昊之第五子挥,这个挥擅长制作弓箭,还会设网捕鸟兽,因此被授职弓正,负责制造弓箭并组织打猎,以官名为姓,遂为张氏得姓始祖。后来历经数千年,张氏子孙历经夏,商,周,并随周王之子入晋,从此成为晋国卿士,几百年后,三家分晋,在晋国的张氏转而效忠韩国,其中有个叫张开地的,在韩国当了五代韩王的宰相,而他的孙子更是大大有名,乃是汉朝开国之一的留候张良!”
刘裕的脸色一变,他没有料到吴郡张氏还有这么辉煌的历史,尤其是张良,是他非常敬仰的古代人物:“什么,留候张良?这个运筹帷幄的绝代谋士,居然是吴郡张氏的祖先?他们怎么会来南方的?我记得应该是永嘉之乱前,他们就是吴地大族了吧。”
徐羡之点了点头:“张氏本来几千年都是留在北方,但后来张良之子张不疑因为在刘邦死后诸吕之乱中支持了吕氏,而被夺爵,一直到汉宣帝时他的六世子孙张千秋才被恢复为公乘的爵位,这是前汉二十等爵里的第八等,比起最高二十等的留候要相差很多。”
“而这中间百多年间,张氏子孙的去向都不明显,以至于张氏一系的族谱纪录,缺失严重。吴郡张氏的家谱我看过,他们自称是出自后汉开国时的蜀郡太守张穆的第四个儿子,迁居吴郡。但我在吴地时,早就听说吴郡有张良的七世孙张赞,非常有名了。还有民谣说,相里张,多贤良,积善应,子孙昌!”
妖后很倾城 雪色水晶
刘裕的眉头一皱:“七世孙?那六世孙时是在前汉宣帝,这个七世孙也是在前汉时的人吗?”
剑枪奏鸣曲
徐羡之笑道:“这就不知道了,张氏另有家谱,说张赞以前是长沙太守,后来迁居吴地相里的。至于时间,不可考据了,只知道吴郡相里的张氏,始祖就是这个当过长沙太守的张赞。也不知道哪个谱系是真。但无论是哪个谱,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吴郡张氏,差不多就是前汉的末期到新莽时期,迁居到了吴郡,而且,他们都自称是张良的后人。”
刘裕笑了起来:“看起来,他们很可能是某个默默无闻的张氏,来到吴地之后,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编出张良后人的族谱,以震慑见识不多的吴越之人。反正吴人也不可能跑到北方去查他们家谱的。不过,我更愿意相信那个张赞,是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在当地很得人心,才留下了这样的民谚,几百年后仍然在流传。”
徐羡之点了点头:“正是,从张赞开始,吴郡相里张氏就算正式在这里立足,发展了,几百年下来,到了后汉末年,三国时期,吴郡张氏已经是江东著名的大族,孙权的大臣张温,就是这吴郡张氏。后面又有个著名的江东步兵张翰。在西朝之时,是大大有名啊。”
刘裕微微一笑:“这个江东步兵,我倒是知道,不是说他真的是当步兵,而是说此人风格狂放不羁,凡事随心所欲,象极了那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因为阮籍当过步兵校尉一职,就象书圣王羲之曾任右军将军而被称为王右军一样,所以世人称呼阮籍,就叫阮步兵。这个张翰,有江东步兵之称,是说他的性格,情操,酷似阮籍啊。”
徐羡之正色道:“是的,他在江东未出仕时,曾经有一日在河边闲逛,听到一条船上,有人抚琴,顿时有知音之感,上船之后,与那抚琴之人并不相识,却是一见如故,那抚琴之人乃是吴郡名士贺循,即将去洛阳为官,这张翰连家人也不通知一声,就跟着那贺循直接去了洛阳,其人的任性纵情,可见一斑。”
庶女要逆襲 糖之
超神小男人
刘裕点了点头:“是啊,到了洛阳之后,贺循举荐了他,他也从此在洛阳当了官,官至大司马东曹掾,可是当了二十多年官后,却是眼见八王之乱涂炭生灵,自己有一身才华却无以报国,于是写诗明志,秋风起兮木叶飞,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禁兮仰天悲。借口想念起家乡的莼菜和鲈鱼,辞官返乡。也因此得以保全了性命。”
盛爱暖妻:霸道老公太凶猛
徐羡之笑了起来:“所以,这吴郡张氏,可是人才辈出,虽然大晋南渡以来,张氏和其他的吴地家族一样,也被北方的侨姓世家所压制,失去了朝中的权力,但司马曜上位以来,为了对抗王,谢这些大世家,对这些失权已久的吴地世家,也有所拉拢,象张邵的祖父张彭祖,当过广州刺史,而张邵的父亲张敞,就担任了尚书,在桓玄篡位之后,张敞还担任廷尉。当时我记得穆之特地向你进谏过,说张氏是名门,不要侵犯他们,所以你专门下令,派兵把守张敞家门,保护了他们一家。也因此,得到了张邵死心踏地的效忠。希乐刚回来那阵,邀请了几乎所有城中的世家子弟以各种名义宴会,交游,只有张家是完全不与其来往!”
刘裕点了点头:“这点是让我也非常意外的,哪怕是谢晦,傅亮和王弘,出于面子,也不会拒绝希乐,只有张邵是如此坚决地站在我这边。你说,他们真的可靠吗?”
网游之邪圣 醉仙
大宋王朝之乾坤逆 謠言惑眾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重生之传媒大亨 我杀破狼
徐羡之勾了勾嘴角:“很多世家是几面下注,墙头草顺风倒,都不得罪,但是吴地的家族,却不太一样,多是一边倒向你,现在吴地大姓,将门以沈家为代表,而文才以张家居首,这两家都是对你死心踏地,我看,他们也是看出了终有一天,你会彻底独掌大权,所以也不用去投效别人了。你对这两家都算有恩,以报恩为名义,跟定你,也能平息世人的议论。”
刘裕笑了起来:“那么,张邵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你说的张祎,张裕,又有何才能呢?”

rmxoz優秀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時不我待歲月匆展示-xt2ae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徐羡之的眉头紧紧地锁着,看着刘裕,沉声道:“寄奴,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只有儒生才知道什么是忠孝,家国吗?以前你我在京口的时候,也没哪个儒生来教我们这些吧。”
邪魅修罗擒梦妃
前妻,給我生個孩子! 乖乖冰
刘裕正色道:“虽然没有人来教我们这些,但我们京口家家户户都有人为国捐躯,我们从小受到的身教胜过言传,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痛恨胡虏,如此跟胡人不共戴天。但我们长大后才发现,只有京口如此,别的地方,百姓没有这样强烈的家国意识,他们所图的,只是能太太平平地过日子,租种着世家高门的地,安心为人奴仆,佃户,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不介意子子孙孙,世代如此!这就是大晋最真实的现状。”
徐羡之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你说得不错,但世家天下已历百年,甚至更早,从东吴时期,就是如此,大晋南渡以来,只不过是把原来被吴地士族控制的庄园夺为已有,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子夜輕語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優雅、窒息
刘裕叹了口气:“最可怕的事情就在于此,明明是不正确的事,明明是极少部分的人,把天下百姓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据为已有,然后再让百姓们劳作,夺去本属于他们的东西,只剩下一点点的口粮,仿佛都是他们的施舍。就这样,还给看成理所当然,除了京口之外,天下的百姓,似乎都甘于这样给奴役,给统治,象牛马一样地活着,羡之,你真的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徐羡之摇了摇头:“这当然不应该,但是,已经这样了,你能如何解决?要还地于民,非一朝一夕之事。你就是在江北,现在不也得跟世家高门合作吗?”
刹那逆时年 蝶醒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刘裕沉声道:“合作只是一时权宜之计,不代表我会永远容忍这样的行为。我希望的是庄客,佃户们能利用江北的好条件,多积累财富,以作赎身之用。本来按我的意思,是直接免奴为客,由国家出钱为吴地庄园的佃户们赎身,来江北分配土地,让他们以赋税的形式还清赎身钱。”
徐羡之叹道:“可你没这样做,最后还是由世家高门出面,把江北的荒地分给了他们,这算是你对世家高门作出的妥协吧。”
刘裕点了点头:“是的,这是胖子建议我做的,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跟世家高门彻底翻脸。也要把北伐的利益,分他们一部分,如果北伐南燕成功,江北就会彻底安全,这样他们尝到了甜头,就会支持我继续北伐。只要移民的口子一开,以后到处移民屯田,就会变得方便。而新夺占和收复的土地,是国家的,如何分配,以后就是视情况而定了。这是我们的计划,当时你人在西征,没跟你商量这些事情。今天你既然问起,我就一并跟你解释了。”
网游之盗贼重生 瞌睡滴蚂蚁
徐羡之点了点头:“这个想法很好,跟世家高门间能形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如果你事事都能这样处理,那我今天也不用这样找你了。不过,你用儒生讲忠孝,言下之意就是玄学为主的世家高门不忠不孝,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刘裕淡然道:“孝这一方面且不说,只说忠,你觉得他们配得上这个字吗?除了谢家等少数几个家族外,别的大多数的世家,不都是损国肥私,祸国殃民吗?”
徐羡之叹了口气:“话虽如此,但现在还没到跟他们彻底翻脸的程度,别的不说,就算你能把所有的世家都打倒,那你治国理政的人才何来?就算你要找人代替他们,也得慢慢来吧。”
刘裕摇了摇头:“羡之啊,我们不是二十岁时的小伙子了,如果是二十年前,我可以等,但现在的我,年过四旬,还不知道能再征战多久,趁我现在还有雄心壮志,趁我现在手中还有权力,我需要尽快地实现我儿时的梦想,让我等个一年两年,做好出征前的准备,我勉强可以接受,但要让我等个十年八年,等这些功臣子弟们学业有成,能出来做事了,恐怕那个时候,我连骑马作战都未必能行了,我的大业,将由何人来完成?”
徐羡之摇了摇头:“如果你根本不指望下一代成长,治政,那要办这庠序做什么,平白无故地得罪世家高门,值得吗?”
刘裕正色道:“这只是个示范,如果我们京八兄弟的子弟,得到很好的教育,那天下会人人效仿,本来持观望的很多不得志的文人儒生,也会主动请求到各地的庠序任教,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大规模地让各地豪强的子弟入学,教他们忠义为国的道理,不用两年,天下的大势就会彻底扭转,以玄学为主的世家高门会被孤立,现在我们还得求着他们从军,做官,但到了那时候,会有大量的士人子弟主动请缨,来取代这些世家高门,而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徐羡之半天说不出话来,久久,才长叹一声:“这个想法真的太绝了,是你想的,还是刘穆之?”
刘裕微微一笑:“是我们共同讨论出来的,现在,我也想找你聊聊,因为你是我除了胖子外,最信任的老友了,你西征的时候,我没办法跟你商量此事,现在是难得的机会,你今天肯跟我推心置腹,这些事情,我也不能瞒你。”
徐羡之咬了咬牙:“你是想用忠义的旗号,引吴地的这些土姓大族,真心为你效力吗?吴地除了沈家,钱家这些世代为将的家族外,也有象陆家,张家,顾家这些文人家族,如果建康城的世家高门短时间内不能助你的话,那这些吴地家族,会成为你文治方面的助力。”
刘裕正色道:“这正是我的下一步计划,我用范泰为京口的庠序,引得天下儒生来投,接下来,我还准备提拔一些吴姓大族,进入我的幕府,参赞军机,你觉得谁来比较合适呢?”
徐羡之不假思索地回道:“此人不是已经在你的幕府之中了吗?张邵,可是吴地公认的人才,还有他的两个兄弟,张祎和张裕,都是名满吴中的才学之士,一定会帮你大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