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重生之鉅變-第1238章 幼稚熱推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别太过分,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能来这里消费,就说明你们还是有实力的,那又何必做那跌份的事情呢?”胡铭晨瞳孔收了收,冷眼看着这两个沉声道。
“我们特码当然有身份和实力,哪像你,怎么看怎么都像个乡下地方来的土包子。还跌份,在这里遇到你,就特码是最跌份的事情。我不管你是跟着谁来的,反正,不数五万块留下,你哪也去不了。”真是得寸进尺,胡铭晨的忍让,对方居然更嚣张,那个T恤被滴了水的青年,说着就身手指向胡铭晨的脸。
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
说两句难听的话,胡铭晨的修为还能暂且按下去,可是手都戳到脸上来了,而且还一开口就是五万块,这让胡铭晨还能怎么忍?
于是乎,就在对方的手将要触碰到胡铭晨的脸颊时,胡铭晨唰的就抬起手来,一下子就将对方的手指头捏住,再向下一按,对方顿时就惨叫着蹲了下去。
“你干什么?你特码干什么?该动手,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赶紧放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胡铭晨的动作太快,快到这两人都没什么反应,直到同伴惨叫着蹲了下去,陪他一起的那位青年才反应过来,只不过他的反应也就是站在原地大喊大叫罢了。
他没有冲上前去给朋友帮忙,将朋友从胡铭晨的手底下解救出来,不是他胆小,也不是他畏惧,这其实也是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一种态势。站在原地大声呼喊和对胡铭晨做威胁,似乎就是他的本能。
“我想不想活,似乎不是你能说了算的。”说着,胡铭晨一攘,就松开了手,而那个被他捏住手指头的家伙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湖上会馆的洗手间其实并不比一般人家的地板脏,甚至说起来,它也许还要干净几分,毕竟,每天会有专人打扫几十次。所以那小青年就算穿着白色裤子坐下去,也没有明显的弄脏痕迹。
只是,再干净,毕竟也是厕所,对于这些处于上流社会的人来说,被人弄坐在厕所的地板上,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你敢弄我……你敢弄我……哎哟,我特码绝对不会放过你,你给我等着……”坐在地上的青年都这时候了,还没忘了嘴硬,威胁胡铭晨的话丝毫不见收敛。
“权少,权少,你没事吧?来,我扶你起来……”另一个青年则是急忙上前,将自己的朋友扶起。
“张恒,打电话……赶紧打电话叫人,今天,这场子老子必须找回来……”叫权少的一边揉着被胡铭晨弄疼了的手指头,一边对他的朋友张衡道,同时,一双鱼眼还死死的盯着胡铭晨,感觉随时都要扑上去咬胡铭晨一口似的。
他的手指头还能保住,这得多亏胡铭晨手下留情,否则的话,依照胡铭晨的力道,不说给他将骨头捏碎了,至少将其掰断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不费吹灰之力。
“幼稚!”胡铭晨实在没有兴趣与这两个家伙继续玩闹下去,丢下两个字,就转身朝外走。
“站住,你给我站住,我们让你走……”那个张恒见胡铭晨就要溜,于是就喊着要冲上前将他给留住。
胡铭晨胡铭晨停下脚步,森寒的恶狠狠一眼瞪去,张恒就吓得急忙刹住车,手足无措的根本不敢靠近胡铭晨。
这家伙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晓得自己根本不是胡铭晨的对手。刚刚权少才吃了亏,那可是前车之鉴。所以,关键时候,张恒还是保持了脑子的清明。
见对方不敢动弹,胡铭晨眼里闪过一丝蔑视,转身走了。
就这样的胆子,也就是靠着家里的庇护和余荫罢了,要不然的话,他们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根本就没办法立足。
所以胡铭晨不仅在心里瞧不起他们,觉得与他们纠缠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和拉低身份。而且,胡铭晨甚至还认为,他们两个这种货色,存粹就是故意碰瓷搞钱的。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238章 幼稚熱推
权少和张恒眼睁睁的看着胡铭晨离去,眼里尽是愤怒。
“张恒,你……我特码看错你了,你丫怎么不拦住他?”权少乜了张恒一眼,很是不满道。
“权少……我……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他对手,是留不住他的啊。”张恒为难而又不甘的道,旋即他又拍了一下脑袋,像是有了什么灵感似的:“权少,你别生气,我这就马上跟踪他,看他在哪里,同时我们赶紧联系人,找机会将他给好好收拾一顿。”
“那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去啊,一会儿他不见了还跟踪个鸟啊?”权少瞪了一眼,急切的道。
……
“胡先生,怎么那么久?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正打算吩咐人去接你……咦,你脸色似乎有些不那么好,是遇到什么事了吗?”见胡铭晨回来,李洪杰起身笑着说了两句,可随即他就察觉到,胡铭晨的脸色与去洗手间之前有所变化,于是就好奇的问道。
遇到那种衰人和倒霉事,胡铭晨心境再豁达,也不可能还能和颜悦色的晓得起来,所以李洪杰觉得有所异样,也是正常的。
“呵呵,这里能有多大啊,怎么会迷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坐,咱们继续。”胡铭晨勉强的挤出一抹笑意,淡然的对李洪杰道。
洗手间里面的那一幕,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和难事,所以胡铭晨并没有打算告诉李洪杰,更加没有要请他出头讨回公道和场子的意思。
胡铭晨想来都是,自己能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假手他人,尤其是会欠人情的情况下。
要是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胡铭晨都向李洪杰求助,那么也未免太显得他无能,无形中或许会让李洪杰将他看轻。
两人重新坐下后,其实就没再吃多少东西,更多的是喝着茶水聊天了。
再去洗手间之前,胡铭晨已经肚子饱得差不多了。
胡铭晨的饭量虽然不小,可是在这种场合,胡铭晨是不太会敞开胃口吃的。况且,这些菜肴好是好,可就是不太下饭。相对而言,一盘回锅肉,一碗麻婆豆腐或者一盆辣子鸡,对胡铭晨来说,会更可口更下饭,就着那些菜,他能多吃一碗饭。
当然了,适当的控制一下饮食,也是胡铭晨现在的觉悟,他可不想使自己变成一个胖小子。
“胡先生,有时间的话,你还是要多来临安转转,尤其是要多来阿牛公司看看,我觉得,你们既然投入了那么多的资金押注在我们的身上,是希望我们发展得更好,那么,你就要多关怀一些才是,别总是老往鹏城跑,别总是与马家豪腻在一起,你说呢?最起码,你要一碗水端平嘛。”
“李总,瞧你说的,我能理解你是才吃醋吗?哈哈哈,你可真是颠覆了我对你的认知呀,现在的你,是那个弹指一挥间,竞争对手就烟消云散的李洪杰吗?电视上,你可是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呢。”胡铭晨见李洪杰表现出这样的小女儿态,竟然被逗笑起来。
“在你的面前,我的手指头是被捆住的,根本就弹不起来。你说我是吃醋,那我就是吃醋吧,反正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的心眼可别偏了才好。”李洪杰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着就是李洪杰的气度,他可不是在示弱,恰恰是这种不讳言,不讳莫如深的气度往往吸引人,无论是顾客还是伙伴。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238章 幼稚推薦
经过与胡铭晨的长谈,李洪杰意识到,胡铭晨对互联网经济的理解,比他还要来得更加深刻一些。虽然就其中的细节胡铭晨没有详述,可是,他的未来大方向的把握和见识,是让李洪杰佩服的。
或者说,胡铭晨是给了本身就要朝着那个方向思考的李洪杰一些启示,在胡铭晨的身上,李洪杰看清了一些自己还在思考中,并不能确定下来的一些谋划。
所以李洪杰才会显得计较,觉得要是胡铭晨全力帮扶马家豪和企鹅科技,那么谁也不敢保证阿牛公司能不能扛得住竞争。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阿牛公司和企鹅科技看起来行业类别有所区别,发展的方向与路径也有些不太一样。但是从更大的范围看,他们都属于互联网领域的龙头企业,都属于行业内的领头羊。
谁也不敢保障彼此之间到了某个时刻就不会跨界。
在电子商务领域,阿牛公司的确是一哥的地位了,但是,如果胡铭晨全力以赴的帮扶马家豪跨界涉足这个领域,那么谁也不晓得几年后的电商领域,阿牛公司是否还会维持领先,甚至还存不存在也未可知。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鉅變》-第1238章 幼稚推薦
”李总,你所有的担心我觉得都是多余的,你放心好了,互联网经济领域大得很,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一家公司将市场吃完了的情况出现。当然,客户交叉在所难免,可那对你们互相之间来说,并不是坏事啊。我觉得,即便是竞争,你们也会是良性的竞争。”胡铭晨没有明确做出任何保证的回应道。
胡铭晨的话刚说完,养心斋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彷佛是有人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之鉅變 ptt-第1202章 別太把自己當回事推薦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第1202章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胡铭晨是那种比较活泼的人,而且虽然年轻,但是其谈吐以及修为并不似那种飞扬跳脱的年轻人,因此没多久,胡铭晨不仅与周仁一家熟络起来,而且,周仁的父母看起来真的对胡铭晨有着良好的印象,他们对胡铭晨的喜欢,并不是客套的那种。
也是在熟悉了之后,胡铭晨才知道为何周家会对胡铭晨那么重视,要知道,胡铭晨并非介绍人,也不是王婷的亲弟弟,按理说是不应该的,周仁自己出面请胡铭晨一下就可以了。
原来啊,周仁除了在上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之后,就再也没有恋爱过,这几年,周父和周母对于周仁的婚姻大事着急得不行。
以周家的条件,要是周仁就值想找个女朋友当老婆的话,根本不是问题,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愿意为了周仁的家世趋之若鹜。周仁的父亲周其美是省GS银行的行长,从级别上说,人家是正厅长级,关键是手中的权力不小,全省上下,每个地方的发展都离不开资金,因此,行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财神爷,不止同级别,低级别的领导要求他们,就是比他们高个半级一级的,也不会轻易得罪他们。
周仁的母亲邵丽娟出身大家闺秀,其本人除了是一家公司的董事之外,还是某个公益基金会的会长。
可就算是这样,有着显赫的家世,周仁不愿意谈,周其美和邵丽娟也是没有办法,他们总不能用绳子拴着周仁谈恋爱和结婚啊。
中途,他们也试图给周仁介绍过,都是一些长相漂亮的美女,但是周仁看都不去看,即便被骗去见了面,也是没三分钟他就很没礼貌的闪人。
后来经人介绍,周仁愿意与王婷见面并且愿意好好处朋友,这让周其美和邵丽娟心里很是高兴。
只是这样的高兴并不牢靠,周仁与王婷谈事谈了,但是每次问他们进展到了什么程度,周仁总是敷衍。周其美和邵丽娟都是过来人,他们看得出,周仁与王婷只见的关系似乎也就是比普通朋友好一点而已。
二老建议过周仁,喜欢人家姑娘的话就勇敢表白求婚,周仁对于父母如此的急迫建议,往往选择的是低着头离开。
这回胡铭晨怂恿和说服周仁去求婚,而这个傻小子居然也成功了,这怎么能够不让周其美和邵丽娟高兴,他们盼着抱孙子可是望眼欲穿了。
并且,那个王婷是一个副市长的闺女,也可以说与他们周家是门当户对,这样的姻缘,他们再满意不过了。
就因为这样,两位长辈才会对于胡铭晨这位大功臣如此重视,专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陪请胡铭晨。
精彩玄幻小說 重生之鉅變-第1202章 別太把自己當回事熱推
因为人少,又是私宴,因此这顿饭并没有显得多么的奢华,就是七菜一汤,五荤两素。不过气氛缺响当的融洽良好。
“小晨,你在镇南上学,有空就到家里来玩,不管周仁在不在你都刻意来,看到你,就觉得你就像周仁的一个兄弟似的。”邵丽娟满意的看着胡铭晨道。
“阿姨,我和周哥本就是兄弟嘛,您放心,有时间我一定来叨扰,呵呵,只要你们不嫌麻烦。”胡铭晨欣然讨口道。
能够与周仁家处好关系,胡铭晨自然是欣然乐意。
“说麻烦就见外了,我听周仁说,你还是王婷的表弟嘛,那就是一家人了啊。”周其美道。
“周伯伯,这个……呵呵,其实我和婷姐并不是真的表姐弟,可以说,我们没有任何的亲属关系。不过,我和婷姐还是王叔叔那边关系比较好而已。”胡铭晨这时候不可能再撒谎,只能尴尬的说出实情。
要是胡铭晨再默认的话,就有点显得有拿王家当垫脚石抬高自己的意思。
“哦?还有这回事?”周其美疑惑的问了一句,然后看向周仁。
邵丽娟的目光这时也瞄向周仁和胡铭晨,似乎是要得到一个合理解释似的。
这个解释当然不可能由周仁来做,他实际上也不了解内情。
“周伯伯,邵阿姨,这个,是那天王婷介绍我的时候那么随口一说的,其实,我家是凉城高山县乡下的,好多年前就与婷姐认识,那时候她在派出所工作,帮过我的忙,后来我也救过她,这样一来二去的,我们就有了非常亲近的关系,我将婷姐当亲姐姐看待,婷姐也很关心和爱护我这个弟弟。王叔叔当时还是市局局长,没有兼任市领导呢,每年,我也都会上门去看望或者拜年。”胡铭晨言简意赅的将内情给解释道。
“爸爸,我们省内最大的超市集团兴盛超市就是小晨家的呢,完全的白手起家,成绩斐然。”周仁等胡铭晨说完就补充了一句道。
“哦?兴盛超市是你家的?你家不是乡下的吗?怎么会……”周其美这么问并不是轻视或者瞧不起,他就是一种好奇而已。
“呵呵,这都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得益于各级D委和ZF的支持,要不然,哪会有这点小小的成绩。”胡铭晨说着冠冕堂皇的话道。
胡铭晨说的也是实话,要不是国家的好政策,他就算有思路,也很难有这么大的发展成绩。
“那也是,现在各种企业犹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我们在发展国企的同时,也积极支持和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周其美道。
又聊了一会儿,胡铭晨就告罪,起身要去一下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面放了把水,洗了个手就走出来,然而,今天胡铭晨注定是要与龙国宾有所交集的了,胡铭晨刚拉开门,就与一个急匆匆的人撞了个满怀,而这个人就是龙国宾。
“你眼瞎啊?没看到门外有人吗?”明明是自己撞到了胡铭晨,但是嚣张惯了的龙国宾竟然恶人先告状的对胡铭晨骂了起来。
胡铭晨脸一沉,瞪了龙国宾一眼:“龙总,是我眼瞎还是你眼瞎,这是洗手间,是厕所,你那么急干什么,忙着找屎吗?”
以前就与龙国宾有过节,与他儿子龙康永又有过不去的坎,现在龙国宾又这样的目中无人刷恶,胡铭晨就更不会惯着他。
“谁找死?小子,谁找死,我看你是……咦,你小子认识我?我看你……好像也是有点面熟。”龙国宾将胡铭晨说的找屎听成了找死,于是就火冒,况且他还喝了酒。
不过龙国宾并没有完全醉,他马上就对胡铭晨称呼他龙总回过味来,何况,他们在吃饭之前才刚刚见过一面。于是,他马上就回过味来,一双鱼眼死死的盯着胡铭晨。
“呵呵,龙总在镇南,那可是房产界的大老板,有几个不认识的呢。你说我们面熟,那是自然,一个小时前不是才见过的嘛,怎么,就那么健忘?”胡铭晨冷笑着奚落揶揄道。
“不,不对,不对,我们一定在哪里打过交道,哦……我特码想起来了,你就是拍卖市府地块,不给我面子,还然我好长一段时间惨兮兮的那个小子。”龙国宾并不是糊涂蛋,揉着脑袋沉吟一下,就想起了胡铭晨来,至于胡铭晨对他的讥讽,他完全就像是没听到似的。
“呵呵,哈哈,看来龙总还是脑子灵活的嘛,要不是你心中有歹念,又何必遭罪。更何况,上次你好像就是个马前卒而已,背后的大老板呢?把你抛弃了?”胡铭晨尽情的挖苦讥讽道。
“你特码先是整了我,现在又撞了我,我能让你好看吗?”龙国宾咬牙切齿对着胡铭晨,说完他竟然就抬起手来要抽胡铭晨。
他真是被酒精冲昏了头脑,也不想想,几年前胡铭晨就不买他的帐,现在还能怕他吗。
别说龙国宾还上了年纪,就算不是,像他儿子龙康永一样,也万万不是胡铭晨的对手,这时候对胡铭晨动手,那与自欺欺如就没什么两样。
龙国宾还没抽到胡铭晨,就被胡铭晨一个闪身让开,接着胡铭晨一把推在他的腰上,龙国宾就撞了一下厕所门,然后就站立不稳坐到了地上。
帕顿酒店的厕所虽然一天要被打扫无数次,地板上也算干净,里面没有异味,可怎么说也是厕所里面啊,一屁股坐到地上,是很狼狈很丢面子的。
“你敢对我动手?”龙国宾仰起头,一双眼睛猩红的要冒火。
“对你动手?你有那实力和资格吗?就你现在这样子,与个乞丐差不多。动你,我都会嫌脏了手。龙国宾,别玩这一套了,不觉得跌份儿?要不是你先要动手,我能推你吗?这是公共场所,我不和你一番见识,如果不是的话,我不介意与对付你儿子那样对付你,记住,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胡铭晨眼睛收了收,冷冷的俯视着龙国宾道。
说完之后,胡铭晨就不再搭理他,转身就走。
那边周家一家人还在等着胡铭晨的呢,就此,胡铭晨才不太愿意节外生枝。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鉅變 愛下-第1182章 能者多勞嘛展示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第1182章 能者多劳嘛
“胡铭晨,去听讲座不,四点半有一个需求理论的讲座,是英国来的赫斯特教授讲的呢。”胡铭晨坐在床上面向寝室中间看着他的笔记本电脑,陈鹏走过来弯下腰呼唤他道。
“你去吧,我不去了,关于需求理论,马斯洛不是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嘛,你再看看凯恩斯的作品就理解得差不多了。”胡铭晨抬起头来看了陈鹏一眼道。
“哎呀,胡铭晨,他就是想去练听力而已,要不然的话,那个赫斯特也不是什么知名教授。”田勇军从旁边走过道。
“如果是练听力的话,倒是蛮不错,英国人讲英语,那味道显得更纯正一些。”胡铭晨点点头。
“现在都是美语的天下了,以前,一口伦敦腔会让人惊艳,现在,都少会有些觉得老土。美语更加的简洁明快,现在的电影,音乐,基本上都是向美语靠拢的。”潘奕伦摘下他耳朵上的耳机道。
“那说明语言和文化受到经济的影响非常大,因为米国的经济实力影响深远,所以语言也随之被传播。可是,米国英语毕竟是从英国来的,气根源还是脱离不了英国英语的内涵影响。就像我们今天说话,都是白话文了,但是,文言文和古诗词,实际上才是我们语言的基础,加入一些文言文或者成语,说出来的话都会显得富有内涵一些,不是吗?要是没有那些积淀,也许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意思。”胡铭晨靠在墙上道。
胡铭晨的外语水平是同寝室最好的,所以他切身体会下才会有这种感受。胡铭晨能说英国腔,也能说米国腔,而且他实地出国实践过。
“可问题是,现在都讲求快餐文化,谁还有那闲心去背什么文言文和古诗词啊,好多人成语都说不出几个来了呢。”田勇军道。
“因此,是一种悲哀啊,不过你放心,优美的东西我相信是不会过时的,也许是缺乏一种新的包装和新的运用而已,慢慢来,你们不是要去听讲座吗,那就快去吧。”胡铭晨不愿意继续纠缠这个得不出结论的话题。
大学里面的一个好的氛围就是,同学们经常会就一些小问题或者大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大家做一种各自理解的讨论,而这样的讨论或者争论,很多时候是能够碰撞出一些新智慧的,至少刻意促进大家理解能力的提高。
对于有好的讲座,不管是平时还是周末,胡铭晨只要没有事情是会尽可能去听的。就像他对孔智贤说的那样,在大学期间就是努力的吸取知识。胡铭晨虽然事业已经非凡,但是他还是很珍惜大学里面的学习时光,课堂上,图书馆,演讲礼堂,在每一个地方,他都是全神贯注的。即便是在宿舍,他很多时间也是在看书。
今天,胡铭晨不外出,一个是要处理一些邮件,还有一个就是他们系学生会连同校话剧协会打算搞一个话剧节,有一个方案需要他参与。
这个话剧节可不只是经济系的参加,因为有校话剧协会参与主办,因此全校各个年级各个院系都可以报名参与。
人家校话剧协会参与主办这个活动,起目的也是希望经济系学生会可以承担大部分的资金费用。
学会每年会给各院系的学生会划拨一定的活动费用,但是各种协会就没有,他们的费用是靠各自筹集。
面向全校的这种大型活动,经济系学生会的那点费用也是不够的,即便够,他们也不可能将所有资金一股脑的投入到一个活动项目中,否则后面大半年,他们就光溜溜的啥也没有了。
外联部的部长是孟伟,可是他现在的精力主要是用于毕业论文,因此外联部实际上是胡铭晨在主导。
而这个话剧节经济系这边的牵头人是王健鹏,他好不容易担纲操持这么大的一个活动,胡铭晨怎么着也要支持他。
而且,在这个活动敲定了之后,王健鹏第一时间就找了胡铭晨。
“铭晨,你可一定要帮我啊,这次活动的成功与否对我很重要。”
“王健鹏同学,不就是一个话剧节嘛,对你能重要到哪里去?呵呵。”胡铭晨嬉皮笑脸调侃道。
“当然重要,首先,这次的活动是全校性质的,其次,这次话剧节的前三名的作品,省电视台极可能会选择录制播出,第三,谭仑谈主席极可能要作为交换生出国学习……”
“我明白了,意思是,这次的活动要是搞得有声有色,大获成功,谭仑离开之后,学生会主席就由你接任,对吧?我看你小子就是个官迷,就那么喜欢往上爬啊?”胡铭晨没等王健鹏将话说完,他就明白了王健鹏的心中所想。
“瞧你这话说的,我就那么不堪吗?我又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就是为了给同学们多做贡献,为了多锻炼自己的能力,怎么到了你的嘴里,我就像是一个官迷心窍的小人了呢?”王健鹏佯装生气道。
“呵呵,冠冕堂皇,你小子的官话就是这么冠冕堂皇。”王健鹏的佯装生气胡铭晨根本就不以为意,“再多的解释那也只是掩盖和掩饰,懂吗?再说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之常情嘛,有什么值得忌讳和否定的。”
“得得得,我说不过你小子,我就一句话,你帮不帮吧?别扯那些没用的了。”王健鹏拿胡铭晨没办法,只能随便他说,他就抓住主要矛盾解决就行。
“呵呵,你那么照顾我,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能不帮吗?你要是当了一把手,我也大树底下好乘凉不是。”胡铭晨嘴上答应,可是也没忘了再揶揄调侃王健鹏两句,“开门见山吧,这次给我们外联部安排多少任务量,反正,你们给的任务,就没啥好事。”
“不少于五万。”王健鹏伸出右手手掌对着胡铭晨道,“这次的活动,舞台搭建,各种道具设备要求挺高,我们学生会只能提供场地和宣传等方面的费用,所以,希望外联部这边能帮忙拉到不少于五万块的赞助经费。”
“五万?你小子的要求未免也忒高了些,这可不好弄啊。对了,既然是学生会与话剧协会联合主办,那话剧协会那边是不是也应该要承担点经费呢?难不成我们大包大揽?”胡铭晨摆出一副诧异的样子道。
五万块的赞助费用其实对胡铭晨来说毛毛雨都算不上,只是这个费用放在普通学生的身上,真的就相当多了。这毕竟只是校园内的业余活动,并不像那些商业性的演出,可以到处找许多公司来广告。
不管这五万块胡铭晨能不能一下子拿下来,他的态度总不能让人觉得只要用钱找他就没问题。那样的话,经济系学生会一年可以搞出几十场活动来,社团部那边每个星期都能收到下面各种社团的活动申请。
優秀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 起點-第1182章 能者多勞嘛推薦
“话剧协会有个毛的钱,就他们,每个会员交二十块的会费,一场内部活动就能消耗精光,指望他们出钱,要他们的命还差不多。”提到话剧协会的经费,王健鹏就嗤之以鼻。
“他们也有拉赞助的部门和人员的吧,我才不相信他们每次活动都是自己出钱,就像你说的,要是那样,他们话剧协会一年到头也别想搞啥像样的活动。”胡铭晨既然在学生会里面了,那么对于各种社团的一个运作还是有些了解的。
就像经济系也有自己的话剧社,而他们每年会搞至少一场大型活动。对于话剧社的活动,学生会除了帮补一部分,其余的就是靠他们自己解决的。经济系的话剧社专门有一个三个人的外联小组,他们就经常周末到市场上去活动,为话剧社筹集活动经费。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我们经济系学生会已经承诺了这次话剧节的费用由我们承担,他们协会应该也是真的困难,我们就别斤斤计较了嘛,活动的节目审核以及排演,还是靠他们的呢。”
“你废话,哦,不和他们斤斤计较,你就将压力和责任一股脑推给我,我就要做牛做马!”
“呵呵,这不是能者多劳嘛,我知道你的本事和能力,这么点赞助,相信你一定手到擒来。咱哥们两个,说这些就见外了不是,就这么说了,我还得去找宣传部那边商量一下呢,回头,我把活动方案邮件发给你。”王健鹏笑着拍了拍胡铭晨的肩膀,一通马屁的好话之后人就溜了,留下哭笑不得的胡铭晨在风中凌乱。
胡铭晨此时坐在床上看的就是王健鹏邮件传过来的活动方案,而根据这个方案,王健鹏提出来的五万块,恐怕真的就不够,除非这个活动搞得马马虎虎就行。
“看来自己这回有得出血了。”胡铭晨看着那活动方案心中暗忖道。
为了节约环境和精力,胡铭晨拉赞助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下属的公司,那样的话,他一个电话就搞定。

exdkd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 ptt-第1166章 首次見下屬家屬展示-2ryrq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这些钱,除了一部分保持游资之外,其余的部分,还是要想办法变成投资,甚至于进入到国内来,促进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实业成长。目前,国内的经济还是比较缺乏资金的,尤其是广大的内陆省份和地区。”胡铭晨道。
沙漏3·终结篇
“我想过了,我们可以参股其他的国际企业,甚至是分散持股之后,再安排这些企业来进行投资,这样的话,既不显山不露水,还能做到我们说了算。胡少,此外,我们是不是可以搞一个投资基金,专门支持国内的新创事业?”罗光聪说着拿出一份他草拟好的资料递给胡铭晨。
胡铭晨接过来一看,是一份企划书。
花了十几分钟,胡铭晨才把这份企划书看完:“很好,再风险投资和新创投资上,我们却是与西方还有不小的差距,就算是目前的一些投资公司,实力也相对较小,从而使得我们在创新上动力不足。你这个想法与我倒是不谋而合,只不过……你上面说将总部设置在镇南,我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您不就在镇南嘛,难道你不是想帮助家乡发展吗?公司总部在这里,那么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就会选择在此落地,多好。”罗光聪诧异道。
罗光聪在企划书中刻意将总部地点放在镇南,就其内心来说,有点是在拍胡铭晨的马屁,觉得胡铭晨一定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胡铭晨沉吟着摇了摇头:“镇南相对国内的其他一线城市来说,缺少人才优势和创新土壤。而新创事业的主力军是年轻人,是有理想有文化有技术的年轻人,镇南就只有朗州大学这么一所重点大学,市场的活跃度又不如沿海大城市,将投资基金总部放在这里……好像有点不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效果会好吗?”
胡铭晨不想为家乡,为其他内陆省份多做些贡献吗?当然不是,只不过胡铭晨也不是个很狭隘的人,很多市场,一旦违背市场规律,就会好心办坏事,即便能成,也会事倍功半。
“呵呵,胡少,如果是在二十年前,那么你所说的是对的,可是,如今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所谓的地理概念,一定程度上正在被拉平。我看过国家的相应规划,未来十年,整个国家不管沿海还是内陆,交通都会有一个飞跃,不止高速,机场,就是高铁,恐怕也会连接每一座稍大点的城市。最关键的一点,我们投资的不会是那种传统产业,也不会是那种劳动密集型的出口产业。实际上,内陆的二三线城市也有自己的优势……”罗光聪似乎非要将这样的一家公司总部设置在镇南不可,为了这个目的,他尽可能的要说服胡铭晨。
“什么优势?”胡铭晨问道。
晴時有雨 佛樹
“如果交通问题一旦解决,那么内陆的二三线城市的优势就会凸显,比如地价便宜,房价便宜,而且为了与沿海大城市在经济发展上竞争,每个城市应该会提供比其他地方还要有力度的扶持政策。对于新创事业来说,一旦信息的获取不存在障碍,交通的流动不存在问题,那么低成本就是要重点考虑的问题了。同样的资金,在一线城市也许只能坚持一年,但是在镇南或许可以坚持一年半乃至于两年。而且就我所知,光是电价这一项,镇南就要比沿海便宜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当然,不会是每一个项目的持有人都愿意落户在镇南,可相应的,也不可能因为深处内陆就产生不了新兴事业。就比如米国,许许多多的大企业,他们的总部就不是在知名大城市。”罗光聪一步一步分析说明道。
经过罗光聪这么一说,胡铭晨也觉得似乎有些道理,总不可能什么好东西都在沿海,内陆迟早也是要走出自己的路子才对,因为内陆是不可能永远穷下去的嘛,即便是少,但也是有一些很不错的企业得到发展壮大的。
“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的是有点那么回事哦。”胡铭晨微微颔首道。
“现在毕竟二十一世纪了嘛,而且,就算是总部在镇南,可也并不是非要局限在镇南不可的啊,依然是面向全国的嘛。十年前,你们还在凉城的时候,不是就投资了企鹅科技吗?后来还投资了阿牛公司和鹏博电子集团,所以地理在今天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问题了。”罗光聪将胡铭晨的“丰功伟绩”搬出来,胡铭晨就沉默了。
花心二少之美女休想逃 滇北
想想也是,那时候的凉城相比起今天的镇南,那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可以这么说,今天的镇南顶那时候的凉城起码七八个,既然那时候的都能有如此成就,遑论今天的镇南呢。
所谓的环境是有作用,或者说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关键还是靠人不是。太祖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要是真的选择镇南建总部,那么与这三者难免都要斗,就不晓得胡铭晨会不会觉得其乐无穷了。
“那好,就按照你说的吧,我们现在资金不成问题,不过在专业人才上,要多费心,没有好的人才来加盟,我们就没办法从成千上万的创业方案中选择有市场前景的项目和团队。”胡铭晨思索了一会儿,坚定的拍板道。
“人才团队,我会从海外物色一些,你也可以让马家豪或者陈学胜从鹏城挖掘一些,风险投资或者新创投资,鹏城是搞得有声有色的,在国内完全处在前三名的位置,只要肯挖,招揽到一批合格的专业人士应该不难,相对来说,他们也更应该了解国内的环境和市场。”罗光聪道。
罗光聪的这个说法,胡铭晨是赞同的,也是一个事实。国内的新创企业以及为新创企业投资的基金公司大部分都处于四个一线城市,这四个城市不仅城市大,经济繁荣,而且人才聚集优势明显,产业链也相对完整,资金雄厚。而鹏城在这里面又属于在科技和电子领域中走在前列的,何况他还与HK相邻,许多HK的人才前进大陆发展的第一站就会是鹏城。
三年零班
“OK,那这个事就这样定下来了。”胡铭晨点头同意之后,罗光聪居住的酒店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
此次罗光聪前来镇南居住的还是清溪别院,只不过这回是包下了一栋独栋小楼。
罗光聪起身去打开房门,迎进来一个三十多岁,打扮精致的漂亮妇女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半大男孩子。
那妇女一身深色的长裙,头发挽成一个类似古代的那种坠马髻,雍容大气,一双黑色的小羊皮高跟鞋,脖子上挂着一串玛瑙珠子,左手戴着一个玉镯,右手腕则是一块百达翡丽的腕表,手腕上挎着一个爱马仕的小包。她所牵着的那个小男孩则是短袖白衬衫陪蓝色格子的背带裤,领口还想模像样的扎着一个领结,小偏分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宛如一个港台电视剧里面的小少爷。
“李卿,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胡少,我的老板。”罗光聪半搂着那个容颜清丽的女士来到胡铭晨的面前,向她介绍胡铭晨道。
“胡少你好,经常听光聪提起你,她对你可是钦佩不已,也谢谢你给了他一个展现能力的机会。”李卿微微向胡铭晨欠了欠身,脸上挂着春风般的微笑对胡铭晨问好道。
风流悟 坐花散人
“嫂子客气了,我是胡铭晨,你就叫我小晨得了。我也是很佩服罗哥的本事,以前没怎么发现,现在我们是相见恨晚啊!”李卿进门的时候,胡铭晨就已经从沙发山站起来了,同时他的脸上也挂着浅浅的微笑,“欢迎你们一家到朗州来,明后天我不上课,陪着你们可以到处转转。”
此次罗光聪来向胡铭晨汇报工作,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的,这一点与以往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当然,这也是胡铭晨第一次见到罗光聪的家里人。
“胡少,我知道你是比较忙的,不必如此,罗浩,叫人啊。”说着罗光聪轻轻杵了那个半大男孩一下道。
游戏修仙 悟道人生也
这个罗浩从一进屋,就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胡铭晨,似乎胡铭晨的身上有什么秘密,他要将其看出来似的。
被父亲一提醒,罗浩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很有礼貌的称呼胡铭晨“胡叔叔好。”
嫡女毒后 路菲汐
“呵呵,你好,你好,来,坐下喝茶,罗浩是吧,坐我旁边来。”胡铭晨热情的招呼道。
这还是第一次有下属带着家属来见胡铭晨,所说王展的一家胡铭晨都见过都认识,可是这次罗光聪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引妻入瓮
在李卿和罗浩进来之前,胡铭晨和罗光聪就在边聊边喝功夫茶,他俩跟着坐下后,胡铭晨亲自为他们每人斟上一杯香茗。
“我可以不喝茶吗?我看到那边有可乐。”罗浩看了看放在面前的小杯子里的黄汤,皱了皱眉道。
“你这孩子,喝什么可乐,茶才是好东西。”罗光聪嗔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