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三章:洛飛有反應閲讀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小黑看着南宫丽景,满脸的宠溺:“好,那小黑叔叔抱你。”
南宫丽景伸着自己的小胳膊,很是亲密的,抱着小黑的脑袋。
洛轻舞倒是很少看到小黑有这样的笑容,以前是特别傲娇的,说话都气死人。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洛轻舞发现了洛飞的珠子有动静。
她看着珠子一闪一闪的拿着到南宫冥面前。
“夫君你快看,洛飞这是有反应了吗?”
南宫冥将珠子拿过来看了一下,随后勾唇笑了。
“嗯,他现在好像接受的信仰之力特别多,所以有了反应。”
“若是按照这样的持续发展下去,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了。”
得到这个答案的洛轻舞开心坏了,将诺飞放到盒子上也不盖起来。
坐在一旁撑着下巴:“洛飞,你这个大骗子现在终于想要回来了吗?”
“我告诉你,你回来看我不打你居然敢瞒着我这件事情。”
她说着眼眶有些红,其实当初也是自己一意孤行为了救南宫冥。
洛飞应该知道,若他说了,恐怕自己不愿意那么去做。
最终才选择隐瞒了下来,可这一年多,这也是洛轻舞的心结。
正因为这样洛轻舞才一直不愿意回到这边来。
生怕看到与洛飞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心中会受不了。
这次要不是赵无言成亲的话,洛轻舞估计还不会再回到这里。
不过还好,自己回来是对的,如果知道回来会有那么多人信仰自己,那么早就应该回来的。
如果早一点回来的话,说不定现在的诺飞已经恢复了。
洛轻舞的心中愧疚极了,一切都是自己的决定。
好文筆的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愛下-第二百八十三章:洛飛有反應鑒賞
决定就南宫冥,害了洛飞又决定远离是非之地,让洛飞拖延了回来的时间。
边上的南宫明看了洛轻舞的神情,走过来,将她头搂在怀里。
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洛飞不会怪你的,如果他要怪要找人的话可以来找我,因为一切都是由我而起和你无关的。”
洛轻舞静静的靠在南宫冥的怀里,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一夜洛轻舞没有睡,就那么守着珠子,由于皇榜不断的散发出去。
知道洛轻舞活着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崇拜与信仰之力也就越来越多。
笔下生花的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笔趣-第二百八十三章:洛飛有反應讀書
毕竟如今的齐国已不像曾经那般,交通发达而且夜生活很丰富,所以哪怕是夜里,也有许多人得到消息。
直到天亮的时候,洛轻舞看着珠子的光泽更加亮了起来。
洛轻舞的心也一点点的敞亮,南宫冥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了,既然回来洛飞肯定很快就能恢复,你还是先休息吧,你也了解他的脾气,若是现在他看着你一直盯着不睡觉,折磨自己的身体,你觉得他会开心吗?”
洛轻舞愣了愣,是啊,洛飞虽然一直嘴上不说,但是却是时刻陪伴自己的人。
以前自己但凡是没怎么吃饭或者是没怎么睡觉的时候,洛飞都会在空间里面传出来抱怨的声音。
那时候的他就像是自己的一个管家婆,已经好久没有被他管了,都有些不适应了。
转头对南宫冥笑了笑,抱着珠子放在床边,这才躺了下去。
南宫冥给她盖好了被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一些吃的,吃了以后你再休息。”
“至于两个小家伙就交给我们,你就不要担心了。”
看着南宫冥这么贴心洛轻舞,笑着闭上眼睛养神。
南宫千帆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找自家娘亲发现正在给娘亲盖被子
于是很乖巧的站在门口,没有说话,也没有出任何声音。
等到南宫冥盖好被子后,走出来轻轻的关上门才拉着南宫千帆离开。
走在路上,南宫千帆仰着头看向南宫冥:“爹爹娘亲是一晚没睡吗?”
南宫冥嗯了一声,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跟着自家爹爹一起走的南宫千帆,就有些不乐意了。
“爹爹你应该适当的让娘亲多休息,不应该让她熬夜的,这样对身体不好。”
南宫冥皱了皱眉,低下头看着自家儿子,一副娘亲没有睡觉,就是因为你的样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影子在边上看着自家主子被小主子责怪,很识相的躲在假山后面,没有出来。
其实昨天晚上他一直守在主子的房间外,所以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清楚。
女主子没有睡根本就不是主子那个啥,因为影子经常会守在南宫冥的房间外,所以对于俩夫妻的生活他很了解。
此时一看小主子的表情,分明就是误会了主子,没想到小主子比自己懂得还要多呢。
如今的影子也成熟了不少,躲在假山后面偷偷的笑。
很多事情也了解了,因为是隐杀交给他的。
银翼在一旁看着笑的颤抖的影子,戳了戳他的肩膀。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討論-第二百八十三章:洛飛有反應展示
低声提醒:“你最好是收敛一些,不然主子发现了可就要惩罚你了。”
要知道现在的影子,最怕的就是主子的惩罚,每次惩罚他的时候,都就不让守在门口或者是接近小主子们。
本来有了小主子他们一起玩,影子连埋人都给忘了。
要是不让他跟小主子们一起,影子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每天心情燥的很。
一听这个影子,赶紧收起了笑容,板着个脸一副我根本就没有笑的表情。
银翼看着这么孩子气的影子,也忍不住勾唇笑了。
南宫冥将南宫千帆从地上抱起来,一本正经的道。
“这一次你错怪我了,你娘亲不睡并不是因为我。”
南宫千帆则是满脸好奇,难道娘亲不睡还会因为别的事情吗?影子哥哥可说了,每次娘亲没睡好,都是爹爹折磨娘亲呢。
“那娘亲为何不睡?是认床了吗?”
南宫冥摇摇头,一边走一边解释:“不是的,因为你娘亲在等待你另外一名叔叔回来。”
南宫千帆这才想起来当事人娘亲小心翼翼放在床边的桌子。
有一次妹妹比较好奇,想要问娘亲要这颗珠子的时候,娘亲还解释过了,说那是洛飞叔叔。
说洛飞叔叔早晚是会回来的,难道娘亲一夜没睡是为了等洛飞叔叔吗?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八十三章:洛飛有反應展示
有些疑惑娘亲不是最爱爹爹的吗?为何要这般苦苦的等待别人?
抬头看向南宫冥:“爹爹你应该对娘亲好一点,不然就和别人跑了。”

kupx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起點-第二百六十四章:不要乾兒子分享-f9q6h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边上的南宫冥却很配合的道:“是啊,你娘亲喂了你们吃得太撑,睡得太好,你们可得早日在里面成长的壮壮的,别辜负了她一番苦心。”
很快就到了洛轻舞快临产的日子,再过几天她就该生了。
但是这几天一直憋在房间里面都不怎么出去。
这要是等生了又得在房间憋一个月洛轻舞实在忍不住。
“相公你就带我出去走走嘛,我们就在边上走走,而且这个快生了也要行动,行动生的时候才能快一些。”
南宫冥这段时间一直忙活着教那些人的事情,还有策划着东西,还真是没有带洛轻舞出去晃荡。
放下手中的毛笔:“好,那我就带你出去走走,不过不要走远了。”
知道可以出去了,洛轻舞开心的笑着点头答应。
“我保证下去就在这下面走走,你不是也跟着我吗?我保证不去远的地方。”
得到洛轻舞的再三保证南宫冥也就放心了。
然而今天在洛卡族外面却来了一个穿的,洛轻舞一出来就看到不远处高高的船帆。
挑了挑眉:“嘿,你说是谁来洛卡族了?”
南宫冥则是瞟了一眼,随后拉着洛轻舞就准备往回走。
“管他是谁来呢,一律打走。”
然然洛轻舞却拽着南宫冥的手:“不要嘛,我们过去看看。”
也知道自己就算不让他去,这家伙恐怕也会不开心。
南宫冥则是拉着她坐在边上:“所幸不管来了谁都会到这边来,你就都在这里等待好了。”
然而因为是双生子,洛轻舞做下去的时候,总是觉得这肋骨被顶得生疼。
因为肚子太大了,空间越来越大,所以这两小家伙只要脚一动就能碰到肋骨。
疼的洛轻舞直皱眉,边上的南宫冥看得心疼极了。
突然想起了某大臣的夫人,因为生孩子最终还难产死了。
看着自家娘子这肚子那么大南宫冥,有些担心的问。
“娘子,这要是生不下来会不会难产?我又不会医术。”
洛轻舞对他摇摇头:“这样的概率应该比较少,这段时间我一直观察着自己的胎位,胎位是正的,应该不至于难产。”
“就算难产不是还有我吗?到时候你不懂,我在一旁教你可好?”
南宫冥握着洛轻舞的手,有些害怕:“其实我可以不要孩子的。”
但是我不能失去你的这句话,南宫冥没有说出来。
而洛轻舞却笑的不行,这家伙怎么说话这么孩子气呢?
“现在不要怎么行,我都十月怀胎受了这么久的罪了,好不容易孩子要出生了,你却说不要,这又不是开玩笑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
“而且就算是难产也可以使用剖腹产的嘛,我到时候没力气,但是给自己做个手术我应该还是可以的。”
想起这个又继续跟他道:“对了,先将东西都准备一下,避免到时候有个意外。”
“你也知道我的身体并非一般人若是普通人,肯定没有办法在那时候给自己医治,但是我的话是鲛族,而且还有不死之身,这点小事情难不倒我的。”
最终南宫冥也只是叹了叹气,现在肚子都这么大了,不要也不可能了,只能握着洛轻舞的手。
“好,到时候你不要害怕,我一直在。”
月清,我觉得有些好像明明害怕的是这个家伙,但是现在也只能安抚着。
“不止有你在,还有我在。”
闻声转头看过去,竟然是赵无言走过来了。
农家小娇媳 为霜
看到他身边的欧阳朵,洛轻舞眼前一亮,这两家伙倒是发展的快。
“赵无言,你怎么过来了?”
赵无延依旧穿着一身红装,脸上挂着邪魅的笑,边上跟着欧阳朵好奇地观看着那些洛卡族人。
赵无言手中拿着扇子扇动着:“我干女儿快出师了,我能不过来看看吗?”
“这段时间你们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跑过来的,生怕错过了我淦女儿的出生日期,我算着应该是这几天,可算是赶到了也好,在海上比较平静。”
欧阳朵看到洛轻舞这么大肚子的时候,跑过去围着那石头转了一圈。
“哇轻舞,你现在肚子好大哦。”
洛轻舞笑着:“没想到这次你也来了。”
说着还对着欧阳朵挑了挑眉,凑到耳边悄咪咪的问。
“现在你们俩发展的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欧阳朵就很生气:“你还说这段时间你可知道我有多伤心吗?这家伙居然不告诉我你还活着。”
“当时我可难过了,要不是这次他出海,我非要跟着,都不知道你还在这里。”
“到了半路他才跟我说是来看你生宝宝,你说气不气人?”
洛轻舞笑了:“这不是也不想在那里继续影响博庭吗?我就想着隐居一下,原本想着赵无言会跟你说的,我哪知道他什么也没说。”
赵无言在一旁喊冤枉:“金武你可不要跟我胡说啊,当时是你说了不要告诉任何人的,我替你保密,现在你倒是把这烂摊子甩给我了。”
洛轻舞对他笑笑不说话:“对了,这次你过来可有给我带什么好东西?”
“当然带了,不过还要根据你现在的身体才能给你吃,我得先问问。”
抬头看向一旁的南宫冥:“死腹黑,最近她都吃些什么?”
南宫冥淡淡的道:“如今她怀孕经常会烧心,所以喜欢吃一些凉的。”
“那正好,这次我船上带了不少的西瓜,到时候放到水里面冰一冰可以吃。”
一听西瓜洛轻舞眼前就是一亮,来到这里这么久,还真没有吃西瓜。
“快快快,让他们把西瓜先切一个过来。我都快馋死了。”
等大家回到王宫的时候,月清舞见现在欧阳朵跑出去观看洛卡族了。
毕竟这里一切都是新鲜的,欧阳朵好奇是一方面,另外也是留给他们几个人说话的时间。
坐下后洛轻舞问:“你什么时候才会娶欧阳朵?”
赵无言眼角抽了一下:“我感情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没忘。”
随后又问:“这个快临产了,身子不好受吧?”
洛轻舞笑着点点头:“这一天天快要到临产的日子了,肚子越来越撑,这要是小家伙再到我是肚子里面多待一些时间,恐怕我肋骨都给她俩踢断了。”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双生子肚子要大一些,你就别担心了。”
这时南宫冥从外面走进来,抬头的洛轻舞脸上带着笑意。
看到他手中端着的西瓜,整个人眼睛都亮了。
秦时明月之只为寻你而来 巧笑~盼兮
南宫冥看着他这模样,忍不住宠溺的将自己手中的西瓜递了一块过去。
“西瓜太凉,你只能少吃一些,先吃这一块解解馋吧。”
现在能得到吃就很不错,了洛轻舞拿着西瓜咬了一口表情,无比的享受。
以后一定要在这洛卡族的地里面种许多的西瓜,让自己整个夏天都有西瓜吃才行。
随后转头看向一旁的赵无言:“你既然来了不准备去看看哪些东西能带回去换些钱了吗?毕竟现在轻舞不能过去,我也不能过去那边还得跟你合作,你去和卡普谈谈吧。”
赵无言摇摇头:“反正我来这里也不是待一天两天的,我总要等轻舞月子满了才走的,这时候还早不着急。”
“ 好不容易来了,我得多陪陪我妹妹才行的,也问问她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欺负她。”
转头问洛轻舞:“这段时间在这岛上可憋坏了吧?”
吃完西瓜的洛轻舞,擦了擦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也还好,有事的时候在这里有阿冥陪着,没事了,阿冥还会带我到外面去走走,跟这些洛卡族的人聊聊天也并不显得无聊。”
很快聊天的时候就到了,快吃中午饭,这离去吃饭的地方有那么一点路程,洛轻舞都需要走走停停。
越少爷的傻白甜丫头 九阳绾儿
走路的时候一直抓着南宫冥的,手边上的赵无言跟在身边。
不时也将自己的手伸过去扶一把,让他能够撑着自己的力量走路。
主要是现在的洛轻舞肚子实在太大了,根本就看不清楚,前方的路不扶着他们两个人,真害怕一脚摔下去把俩娃给摔出来了。
而且这一次赵无言还带来了一只猴子,是为了让洛轻舞有东西消遣的。
关键这只猴子还很能听懂赵无言说的话,但是每次表演都必须要钱才行。
赵无言拿着一张银票对它道:“来表演一个,你要是把我逗笑了,这银票都给你如何?”
这猴子唠唠唠自己的后脑勺,想了一会儿就开始在那里不断的翻腾着。
但是赵无言始终都没有笑,边上的洛轻舞倒是看的兴起。
这猴子捣鼓了半天也不见赵无言笑,盯着他手中晃动着的银票,一脸抓耳挠腮的,似乎很是着急。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就撅着屁股在地上扒拉着。
赵无言也有些好奇,走过去低头问:“猴子啊,你在这里扒拉什么东西呢?”
然而他刚走过去,那猴子抓着一条蚯蚓,就直接丢到了他的面前来。
这一变故,让赵无言快速后退,脸色还真是被吓白了,赵无言最怕的就是这种软趴趴的东西看起来特别恶心。
边上的洛轻舞看到他这样子直接笑得一抽一抽的。
“原来赵无言你害怕蚯蚓。”
赵无言拍了拍自己的阴角走回去,做好对猴子道:“刚刚的表演都不作数,你并未让我笑出来。”
洛轻舞这边还未说话,南宫民则是对着尹莎摆了摆手。
“拿银票赏给这个猴子。”
一旁的赵无言骂道:“死腹黑,你怎么就一直跟我过不去呢?”
洛轻舞这边笑得很开心,那猴子见得着的银票知道逗洛轻舞开心可以得到银钱。
看着猴子在边上的树上来回翻腾着,就想要逗洛轻舞开心。
而这旁的洛轻舞转过头好奇的问赵无言:“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么调皮的猴子?还挺有意思的,主要是它很有灵性。”
赵无言拍了拍自己的衣角,随便找了一个石头坐下。
“也就是在街上看他怪可怜的,他主人一直拿着鞭子抽打他,让他做表演,讨好让那些人给银子才行。”
“当时觉得挺有意思的,也挺聪明,于是就将它买回来了。”
“想来你在这岛上呆着也无聊,这次过来我也就将它带过来给你解解闷儿。”
这么一说洛轻舞也就明白了,合着这猴子从来都是要得到银子,才会不被自家主人殴打。
所以从小他对银子和银票就特别感兴趣,也就是看在银子银票的时候就会眼前一亮,拼命想要拿到手里,这成为了一种本能。
到现在没人打它了,他还是很喜欢银票,所以只要拿银票逗他,它就会想尽办法的逗你开心。
至于刚刚那样的行为,可能是以前因为这样受得别人上的人大笑给过银子,才会去地里面扒拉那蚯蚓。
这个猴子果然是很有灵性,一直都在一边逗得洛轻舞,笑得呲牙咧嘴的。
先前还好,南宫明觉得有一个猴子能逗逗洛轻舞开心,可是这家伙笑成这样了,生怕将这肚子里面的小家伙给笑出来了。
一直在一旁抚摸着她的后背:“你轻点笑,等一下肚子笑疼了。”
洛轻舞笑着摆摆手:“哪有这么矫情的,笑一下娃都给笑出来,那不直接笑掉别人的大牙。”
赵无言看的也嘴角抽搐,这么大的肚子,她笑着,那肚子都盖跟着抖。
“我带着猴子来是让你心情变好的,可不是让你把孩子给笑出来的,你悠着些,莫要伤着我干女儿了。”
洛轻舞对他翻了个白眼:“里面分明还有干儿子,你咋绝口不提呢?”
赵无言斜斜的看了一眼南宫冥:“要是干儿子长得像他,我觉得还是算了,我要干女儿就行了,而且我觉得是他儿子绝对也是一个腹黑的主,我这有了伯庭气,我还有他这爹爹再来一个我岂不更惨了?”
“所以我很有先见之明的,还是要干女儿好了,干女儿比较乖。”
南宫冥斜睨他一眼:“这么嫌弃有本事一个都别要,我儿子女儿也不是扒着非要你做他干爹,没有你更好。”

ke4e7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愛下-第二百六十二章:信仰力分享-9c50p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他这么问,让洛轻舞有些莫名其妙,不太明白卡普问的是什么?
边上的南宫冥倒是勾唇笑笑:“卡普组长是觉得你是不是用自己的钱买来这些东西,而那些钻石根本不能换钱。”
低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洛轻舞:“所以他才会这般犹豫,现在明白了吗?小东西?”
如今我觉得自己怀孕后,这脑子是越来越不好用了,总是忘记许多的东西。
這個 明星 來自 地球
而且一想到用脑袋的时候,就觉得这脑袋一想事情就是一团乱麻。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边上的卡普。
“这些东西确实是用岛上的钻石去换来的,不但换来了这些,还有多余。”
“我既然说这些东西他能换钱就肯定是能换钱的,而且最近你们都准备一下,到时候多存一些钻石,等以后我生了孩子以后带你们出去做生意。”
她这么说的时候,边上的卡普眼神猛的就是一亮,脸上带着惊喜:“女王大人这么说,你是要住在这里生宝宝不走了吗?”
洛轻舞笑着点点头:“怎么你不欢迎?”
卡普继栋的直接跪在了洛轻舞的面前:“女王大人说的哪里话,你能住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我们洛卡族的人都会很开心,刚刚是太开心了,所以一时有些得意忘形,还请女王大人见谅。”
洛轻舞看着他这么认真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自己刚刚只是想要跟他开开玩笑而已。
边上的南宫冥似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对着银翼使了使眼色。
对方会议快步上前扶起地上跪着的卡普,等起身后,卡普才继续带着洛轻舞往,所谓的王宫而去。
洛轻舞好奇的问:“你们怎么修建了这么多多的房子?”
边上卡普笑呵呵的:“回女王大人的话,毕竟这岛上石头特别多,搬起来也方便,而且大家力气大,这段时间做完事情就有些闲,正好就修建了一些房屋。”
洛轻舞听的嘴角抽搐,这洛卡族还真是闲不住的人。
这么多事情要做了,又要打猎又要种地,还有许多的东西需要去学习,他们竟然还能分出时间来造房子,真是力气大的惊人。
除了上次看他们饿了肚子使不上劲以外,好像平时见到的时候都是充满力量的。
洛卡族就代表表着力量,善良,纯洁。
那是人世间最难寻得的东西,然而在这里是大家都一样。
等上了房间,这才看到有一条台阶直接通往二楼和三楼,上面还有卧室和淋浴室,而且还有多余的房间是准备给照顾南宫冥和洛轻舞的人住。
其实卡普对于南宫冥这个人还是很满意的,其实相对来说,洛轻舞更想要南宫冥做,这洛卡族得王。
想到这儿也就转头看向一边的卡普:“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称我夫君为王上,从此刻起他也是属于你们的王,对他不敬就是对我的不敬。”
边上的卡普赶紧单膝跪地:“是女王大人。”
又转头对着南宫冥恭敬的道:“参见王上。”
其实南宫冥对于做谁的王做的是什么职位一点都不在意,不过现在既然洛轻舞想要将这个担子推给自己,那就接下吧。
索性自家娘子现在还要养胎,若是让他当了这个皇,到时候还真成天就忙活着那还怎么生宝宝。
所以南宫冥并不排斥,应该说只要洛轻舞说的他都不会排斥。
洛轻舞在一旁笑得狡猾,他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不会拒绝的,有这个家伙接下这个位置,那自己还不就是成了一条随便翻腾的咸鱼吗?
想怎么翻腾就怎么翻腾,大事就丢给他,小事也丢给他,自己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
主要是到时候小宝宝要出来了,洛轻舞也确实因为当初就南宫冥的事情,选择了要放弃两个小家伙。
心中十分愧疚,所以想要自己以后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他们。
洛轻舞看着那些已经有了一点肥沃的土地,其实说白了,那些肥沃的土地也就是当时走的时候,洛轻舞让他们将自己的粪便都倒在上面养土而已。
毕竟这里没有现代的科技,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化肥。
能用的当然也就是猪的粪便或者是人的粪便,动物的粪便也只有这些才能够将土地养得更加肥沃。
种的东西也只有在这样的土地上才能得到更好的收成。
一想到重的东西洛轻舞还是有些心疼当时也没有办法将诺亚方舟整个都拿出来,所以里面还有很多的种子。
可如今到了这上面的时候,才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将所有的种子都拿出来呢,这样的话就可以给洛卡族种了。
不过现在好歹有玉米的,红薯的,土豆的,这些产量都比较高,而且适合屏及一点的地。
加上小麦,大豆,还有水稻,此次能带来的东西咯,轻舞基本上都带了个遍,这就是要将一个洛卡组从原始部落发展成现代,毕竟已经有了一次经验,所以洛轻舞做起来事情也很有头绪。
到晚上的时候正准备提笔写计划,边上的南宫冥却压住了洛轻舞的手。
“你现在不要急于一时,你应该顾着你肚子里面的小宝宝,再有一个多月就出生了,你可不能再折腾,到时候若是身体出个什么大碍,你要我怎么办?”
说到最后的时候,洛轻舞听着他这有些可怜的声音,整个人心都软了。
洛轻舞看着南宫冥这一脸戏,精装可怜的模样,哪怕知道是装的,但是也忍不住心疼。
因为南宫冥现在脸上还是有些虚弱,他一做这模样的时候就显得特别病娇,整个人弱弱的很向需要人去保护。
看到他这样弄清楚就忍不住心疼,最终只能无奈妥协,将笔放下。
外面的门被敲醒,银翼站在门口道:“主子王妃外面已经准备好宴席了,卡普让我来询问是否现在开始。”
洛轻舞从南宫冥的脸上将自己的小爪子收回来。
无限制穿越季
转过头对边门口的银翼回答:“好,我们这就出来。”
南宫冥和洛轻舞对视一眼正要走出去的时候,南宫冥突然拉住洛轻舞。
回过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阿冥是不是不舒服或者是你不想出去,你要是不想出去的话就在这里等我好了。”
南宫冥摇摇头:“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拿点东西。”
洛轻舞也没有多想,就站在外间等待南宫冥,想着他应该是去换衣服或者是拿什么东西,但是等到南宫冥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中抱着一个木盒子。
木盒上是精美的雕花,看到这个的时候洛轻舞有些诧异。
“这不是你亲自雕的那个木盒吗?”
南宫冥点点头,将木盒放到洛轻舞的面前:“你打开看看。”
洛轻舞将墨盒环环打开的时候,里面居然是皇冠。
金灿灿的十分漂亮,而且最中间有一颗黑色的宝石,看起来特别像洛飞的那颗珠子。
看到的时候,瞳孔一缩,抬头看向南宫冥眼神询问他究竟是何意?
南宫冥抚摸着洛轻舞的额头:“娘子,这个皇冠就是你鲛族公主的象征,而这上面的黑色宝珠就是洛飞的原型。”
“他自始至终都陪你一起荣辱与共,不论是你在哪里他都出现在你的身边,而现在你要做这洛卡族的女王,那么洛飞,当与你一起接受这样的荣耀,就如同曾经一样。”
洛轻舞缓缓摸着上面的黑色宝石:“洛飞今天你与我一起享受荣耀,以后也与我一起好吗?”
虽然知道这宝石不会回答自己,但是洛轻我还是这样说了,可是说完的那一刻,她发现宝石居然温热了一下。
猛地抬起头看向南宫冥:“夫君,我刚刚好像摸到他变热了,是不是洛飞在回应我?”
南宫冥点点头:“诺飞能否复活,靠的是信仰力。”
“而现在那些信仰你的人越多,诺飞能得到的信仰力也就越多,它恢复的速度也就会越快。”
“如今你又做了这洛卡族的女王,这是你第一次正面承认,所以那些洛卡族的人更加崇拜你了,他们把你当做他们所有的希望与信仰,而有了这份信仰力诺飞能够更加快速的恢复。”
得到这样的答案多轻舞,十分开心紧紧的搂着南宫冥。
“太好了,太好了。”
她手里还拿着王冠南宫冥生,怕他这么激动勒着自己的肚子。
赶紧将她从怀里面扯出来:“好了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不方便就不要做这样的动作了,好好让你的子民去信仰你,为洛飞的早日到来做准备。”
有了南宫冥这一席话,洛轻舞更加有动力了,只要自己将这洛卡族发展的越发壮大,那么他们的信仰力也就越高。
只要能够达到让诺飞恢复,那么自己再努力也值得。
而且洛卡族的人也值得自己那么去做,有的这样的事情,洛轻舞别提有多开心了。
南宫冥将他手中的皇冠拿下来,轻轻的戴在了洛轻舞的头上。
随后两名带来的贴身丫头,其中就有小春。
手中抱着一个精美的木盒:“小姐就让我们把这新装给你换上吧。”
洛轻舞疑惑的看看那盒子,又转头看看南宫冥。
见她满脸疑惑的样子,南宫冥开口解惑:“你现在是女王了,应该有一身属于女王的衣服,所以来的时候我就让人准备好了,与这王冠正好是一套。”
“当初得知你失忆,我来找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在着手准备,只是没想到后来那么多事给耽误了。”
洛轻舞笑着,踮起脚尖在南宫冥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个男人永远对自己那么好,他做什么事情都是默默的到最后给自己惊喜。
自己上辈子是救了银河蟹吗?居然能够得到这么一个男人的疼爱。
啊,好幸福啊,还好上辈子自己搓了,没想到这葫芦还是真的。
自己确实也做了女王,自己确实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那一切都实现了。
虽然中间有一些小插曲,但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现在的幸福重要的是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在洛轻舞感动的时候,小春和另外一名妓女将南宫冥做的衣服给洛轻舞换上。
这也是经过改造的这个遮住洛轻舞的肚子,让他带上皇冠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像一个久居上位的王者。
身上的那种贵族气与飘飘的气质,简直与他平时说话完全不同。
尤其这一身衣服还是海蓝色的,与洛轻舞成为蛟族原身的颜色十分相似。
而且洛轻舞也发现了,这套衣服不但可以自己变换成人的时候穿,恐怕变换成蛟族的时候也不会损坏衣服。
自家男人怎么就那么好呢?洛轻舞无数的在心中感叹。
等到洛轻舞再次出现在南宫冥面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看呆了。
那轻舞得意的走过去,在他面前轻轻的转了一圈。
“怎么样?你女人是不是特别漂亮,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了?”
南宫冥笑着摸摸她的头:“甘之如饴。”
“你是世间所有的美好,所有的美景,所有的赠品都不如你来的宝贵,你是老天爷送给我最完美的作品。”
“完美的让我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
看着南宫冥这一本正经的撩拨自己洛轻舞,那颗小心脏啊,咚咚咚的跳,就像是小鹿要冲撞出来一般。
“阿冥你怎么这么会撩?是不是以前跟别的女人学的?”
南宫冥无奈苦笑:“你与我在一起多年,可曾见过有别的女人近我身?”
“这些话只对你讲,别人还不配……”
边上的两个婢女听了以后都在一旁捂嘴偷笑她们的姑爷,怎么就那么会撩拨小姐呢?
哇,小姐实在太幸福了,能得到一个男人这样去对待,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不过小姐和姑爷那也是经历重重磨难,一起走过来的风风雨雨,他们俩都始终在一起,这份感情更让人觉得难得。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随时随地在一起,而且其中没有争吵,只有支持与放纵,温柔与宠溺。
这应该就是世间最美的爱情了吧,也是每个人都期待的美好,只是这样的美好对于一般人而言那是很困难的。
如今人的感情太多,被利益所熏陶,早就已经变了质。
南宫冥伸手拉着洛轻舞,温柔的道:“我的女王大人,让我来搀扶你出去。”

pzvdi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起點-第二百五十四章:阿冥不想離開我-4d696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看着两人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母子情深,而南宫博庭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一把刀刺向皇后。
就连皇后一直笑意盈盈的脸都收了起来,满脸怒容地拍着扶手:“呵呵,是啊,那么现在我这个黑心的人想要你们做出选择。”
“不如你们来告诉我现在要怎么选?为了你们的齐国百姓呢,还是为了你们自己的命?”
洛轻舞拍了拍南宫博庭的肩膀,对他突然勾起了一个微笑。
这微笑让南宫博庭,猛的就是一愣,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要。”
谁知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洛飞叔叔。
然而皇后怎么也没有想到,诺心舞会直接空手就将南宫博庭给变没了。
随后她想明白了,猛地站起身瞪大自己的眼睛。
“你居然是鲛族公主!”
她的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应该说更像见了鬼。
洛轻舞对着皇后勾唇一笑:“呵,没想到你还知道鲛族公主呢?”
一旁的洛情满脸见了鬼的表情,瞪着洛轻舞。
这段时间她一直跟在皇后的身边,自然对于洛轻舞是蛟族的事情也了解了,难怪自己当初一直斗不过这个女人。
原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而现在她居然是鲛族公主洛情,更是嫉妒的不行。
这个贱人怎么能是蛟族公主呢?她怎么能够有这样的神通呢?
分明自己什么都比她优秀,而这个女人什么都拥有凭什么,世界为什么那么不公平?
洛轻舞对着外面的赵无言和南宫冥叫道:“事情已经办好了进来。”
两人矫健一点就来到了洛轻舞的身边,站在她的左右做防备的姿态。
皇后看着这三人满脸都是怒火,原本还想要跟他们继续谈判的,现在只想要这三个人立刻去死。
因为事情已经不在自己的预期之中,一切已经快要脱离掌控了。
洛轻舞对着赵无延和南宫冥开口:“拖延时间,我们将这些人救出去。”
虽然南宫您很不想冒这个危险,但是现在洛轻舞已经决定了,一定改变不了她的想法。
和赵岩对视一眼后,两人瞬间对着皇后出手。
然而还没接触到皇后的时候,一些人骨就已经围了过来,挡住了他们两人的攻击。
两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面对这些迅猛的人蛊也是处处回避。
火影之佐傳
洛轻舞快速走到那些人边上,将那些昏迷的人都收进空间。
随后又看着那一边正准备逃离的洛情,脚尖一点来到她的身后,抓住了洛清的肩膀。
顺手就扯住边上叶炫然的衣袖,一年移动将两人直接丢进了空间。
里面的洛飞见到来人,快速的将两人控制了起来。
南宫博庭现在身上的铁链已经解开了,和洛飞一起将两人捆好后才问:“洛飞叔叔,这是什么地方?”
洛飞拍着他的肩膀安抚道:“这是你娘亲体内的空间,你先安心待在这里,等你娘亲忙好了就会来找你。”
“要怎么样才能出去,娘亲现在在外面很危险。”
“洛飞叔叔你快让我出去。”
当初的南宫博庭见过洛飞,也只知道他来历,很神秘。
但是由于是娘亲信任的人,所以南宫博庭从来不曾多问。
而洛飞自始至终是看着南宫博庭长大的,也是很疼爱他。
看着他这么着急上火的模样,也有些心疼。
“博霆听叔叔的,在这里安静的等你娘亲,等他们处理好事情就会来找你。”
“你也知道你娘亲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再顾及你要是你出去的话会给他们造成一定的负担。”
“虽然洛飞叔叔知道你有一定的本事,但是面对那些人蛊而且这么多,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抗。”
“如果皇后再次抓到你的话,你娘亲又会受制于她,所以听叔叔的安静待在这里等待。”
南宫博庭双拳紧握眼睛随处乱看,想要看到外面的场景。
可是这里除了与自己所在的世界不一样却一点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南宫博庭挫败极了,说好的一起面对娘亲又将自己保护起来,她又独自去面对那些东西了。
娘亲又说话不算数,现在肚子里面还怀着小弟弟呢,到时候要伤着了怎么办?
若是娘亲和小弟弟有什么事情,爹爹会不会就不喜欢自己了?
一想到这些南宫不停烦的不行,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这里安静的等待。
因为诺菲叔叔说了,这里是娘亲体内的空间,那么自己要是太过于急躁,是不是娘亲也会有所感受?
外面的南宫云和赵无言一直被这些人蛊逼得节节败退。
皇后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就算你将博庭放入了空间,现在你又准备如何逃离我的包围?”
“没有博庭牵制你,那我就抓住你男人好了,想来这个男人比伯庭还要重要吧?”
说完他阴笑几声,拿出笛子吹了起来,边上的人骨纷纷放弃和赵无言对大,直接朝着南宫冥冥围去。
洛轻舞想要靠近,但是都被那些人蛊拦在外围。
看着南宫冥的手臂被人蛊划伤,洛轻舞感觉自己疼得心在滴血。
然而看到洛轻舞在外面这么担心,南宫冥还抽空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微笑。
赵无言也急得不行,拼命的想要往南宫冥那边靠近。
但是南宫冥却对他喊道:“现在抓准机会赶紧带轻舞离开。”
赵无言恨得直咬牙,但是也没有办法,几个中跳来到洛轻舞身边。
想要抓着洛轻舞往外走,然而身后却一个人蛊,悄然的接近。
正要抓向洛轻舞后背的时候,赵无延这边被另外一个人股难住,根本就阻挡不了。
“不要……”赵无言凄厉的叫唤。
而南宫冥看到的时候,脚尖猛的一用力使劲挣脱,不顾那些人骨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伤口。
绝色神医:纨绔大小姐 铃兰紫雨
猛的就扑到了洛轻舞的后背上,原本洛轻舞已经准备闪进空间的。
但是却发现自己身后贴着一个熟悉的怀抱。
听到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就看的南宫冥嘴角溢出鲜血。
伸出手触碰洛轻舞,声音温柔的哄着:“娘子别怕,为夫在。”
洛轻舞眼睛瞪大,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南宫冥身子缓缓倒下的那一刻,猛的伸手搂住他的腰身。
“阿冥你不要离开我,你怎么样了?”
刚刚抓南宫民的那一个人骨,现在已经被赵无延一刀砍断了手。
所以人蛊的手现在还插在南宫冥的胸膛,直接从后背贯穿到胸前。
看着那还在蠕动的手,赵无言又一剑,削掉了手掌。
整个手臂就那么插在南宫冥的身体里,南宫冥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
伊夕宁梦
洛轻舞整个嘴唇不停的颤抖着抱着南宫冥蹲在地上。
赵无言不断的在边上抵抗着那些人蛊,声音带着急切:“轻舞快带他回去医治。”
洛轻舞回国,神先将南宫冥放入了空间,看到南宫冥进入空间的那一刻,小包子猛地站起身。
洛飞也伸手接住了飞进来的南宫冥,看到他胸前的血洞都是忍不住心下一抖。
快速的带着去医疗室,将他身上的伤紧急处理。
南宫博庭也是学过医术的,那是跟着洛轻舞学的,现在来到医疗室看着那些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使用,但是还是会把脉治疗。
这边紧急的替南宫冥治疗着伤口,洛轻舞直接将空间中的一辆坦克拿出来,呼叫赵无言。
“快先进坦克。”
赵无言自然是学过这个东西的,所以快速的就朝着里面坐了进去,洛轻舞脚尖一点也来到坦克上,当他们坦克门刚关上的那一刻,外面的人蛊拼命的攻击。
然而攻击对于一辆坦克来说毫无用处,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东西,洛轻舞一心只想着空间里面的南宫冥。
开着坦克,朝着皇后那边就撞了过去,皇后想要退让,但是她们巫族是没有武功的。
有的只有迷幻之术和蛊术,哪怕一直召唤那些人骨在自己的面前挡住,却依旧挡不住那横冲直撞来的坦克。
孽 愛
哪怕他已经跑到了边上的山脚往上爬,依旧被这坦克,一下子直接撞在了身上。
那坦克从皇后的身上碾压过的那一刻,笛音笛音戛然而止。
等到坦克再次离开的时候,皇后已经被压成肉饼,一切在这一刻结束了。
那些人蛊没有了,控制着也站在原地呆呆的。
洛轻舞从坦克里面出来看到这些所有事情都停止了。
转头对赵无言道:“事情交给你,我先去看阿冥。”
“好,你别着急他一定没事的,你要记得你自己是怀了身子的人,可千万不能伤着身子了。”
赵无言其实想说人都伤成那样了,怎么可能还会活下去。
但是看着洛轻舞整个样子,赵无言却硬生生将话给憋回去了。
洛轻舞闪身进入空间,快速来到医疗室,就看到南宫博婷和罗飞手忙脚乱的正在替南宫冥止血。
插在他胸膛里面的那支手臂早就已经被拿了出来。
南宫冥现在眼睛睁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眼皮耷拉着。
现在一点精神都没有,但是他只是那么静静的隐忍着,看着南宫博庭在自己身上动作。
看着南宫冥这个样子,洛轻舞颤抖着嘴角就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生怕走过去洛飞会告诉自己他不行了,生怕走过去就会看到他暗淡的眼神。
然而洛飞早就已经注意到,来到门口的洛轻舞。
南宫博庭也颓废的垂下了自己的手,因为不管他怎么做都好像救不了自己的爹爹。
眼眶红红的,一直对着南宫冥说对不起,然而南宫冥却努力的勾起一点点嘴角的幅度。
无力的安抚:“没事。”
“别…哭,你娘…亲来了看到会生气的。别…让她难过好吗?”
洛飞朝着洛轻舞这边走来的时候,边上的两人也都察觉了。
南宫冥费劲的转过头再看到洛轻舞,那害怕得不得了的时候,心就是猛的一疼。
“娘子,别哭。”
洛轻舞走到南宫冥的病床前,颤抖着自己的嘴唇。
炮灰重生記
有好多的话想要说,但是看到南宫冥那空荡荡的胸膛时,却怎么也忍不住眼泪。
南宫博婷看到娘亲进来的时候,拉着洛轻舞的手:“娘亲我医术不精湛,你快你快救爹爹,你快就爹爹呀。”
洛轻舞却一直盯着南宫冥摇了摇头,干涩的嘴唇就像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气,才哽咽着道:“年轻也做不到。”
这句话就像是掏空了洛轻舞的力气一般,她摇晃着身形,边上的洛飞赶紧上前扶着。
南宫冥艰难的想要抬着自己的手去抓洛轻舞,可是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好像抬不起来。
转过头有些无奈的道:“娘子,我拉不到你。”
一句话更是让洛轻舞哭的像个泪人,扑过去,扑在床边上,拉着南宫冥的手,摸着自己的脸。
“夫君你坚持一下好不好?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她的声音中带着祈求,现在真的害怕极了。
这个一直守护自己的男人就要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吗?
洛轻舞拼命的摇着头,不要这样的,结果我不要接受。
“夫君你不要走,你不要留下我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我害怕。”
南宫冥看着洛轻舞这么脆弱也心疼的不行,但是现在自己好像真的只能陪她到这里了。
手指微动,抚摸着洛轻舞的脸颊,或许这一次真的摸了就再也摸不到了。
深坑第二部
自己再也不能守护这个可爱的小精灵了呢自己,再也看不到她为自己生儿育女的那一天了呢。
可是看着他这么难过南宫冥却强行挂着一点微笑。
“娘子你要笑得很开心,这样我才会开心。”
“你要好好的活着,把我的那一份也活下去好吗?”
洛轻舞拼命的摇着头:“你不准死,你要死了我就找好多的人,给你带一堆的绿帽子。”
“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你是我的,你不准离开我阿冥。”
洛轻舞的嘴角一直在颤抖,他的手也在颤抖。
南宫冥勾起一点嘴角:“下辈子下辈子我再陪你好吗?”
“不过可不可以不要找别的男人,我会难过,我会吃醋,我会生气。”
洛飞看到他们两人这样也忍不住红着眼眶转开了头。
若不是争取时间救那些无辜的人,或许这个男人不会死。

kftac扣人心弦的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五十三章:南宮博庭的眼淚分享-onka9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被关在房间里面的南宫博庭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铁链没有办法打开,只能静静的停下。
他英俊的小脸上带着凝重,有些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稳重。
刚刚娘亲并没有回自己的话,而是义无反顾的走进来了。
都市異能:血神劫 花雨
当时接到洛轻舞电话的时候,听着在电话里面询问母后的行踪,所以就派人去查探。
没想到这还没有查出来什么呢,就被控制住了,原本是想要接近跟他说话的时候套一些信息的,却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就出手了。
那么多的人蛊,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也是,自己这几年学业不精,才会落入敌方手中。
如今娘亲已经怀孕了,若是因为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该如何是好?
一想到这个南宫博庭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现在烦躁的不行。
可是被控在这里的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人们以为自己坐在了那个位置上就能够获得娘亲周全,如今娘亲却因为自己身陷险境之中。
还有爹爹还有妖精叔叔,现在该怎么办?娘亲如果换做别的还好,可是一到自己身上根本就不可能不管。
外面的洛轻舞坐下,南宫冥和赵无言也准备坐在边上,但是皇后却道:“两位,我与轻舞妹妹单独说说话,可否回避一下。”
皇后虽然是说的礼貌,但是他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南宫冥看了一下洛轻舞,既然对方点点头,这才和赵无言默默的走到了院外。
等两人走后,洛轻舞直接开门见山:“说吧,你想怎么样?”
皇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推倒洛轻舞的边上:“轻舞妹妹又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既然你已经来了,心平气和一些比较好,毕竟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
洛轻舞则是就那么看着她不搭话,自己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博庭,懒得跟她在这里虚与委蛇。
见洛轻舞不说话,皇后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又何必这般冷酷呢?”
“呵,皇后娘娘这话倒是说错了,我自认与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以前识人不清,但如今能看清楚真面目,又何必再相交?”
听洛轻舞这么说,皇后却是一点都不生气。
“能够得到你这么高的认可,倒是觉得很荣幸。”
看对方厚脸皮,直接将自己的讽刺的话语,当作是夸奖,洛轻舞更是嗤之以鼻。
“说吧,你今天究竟想要做什么?”
“大家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要整这些弯弯绕了已经,到了这时候又何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皇后往身后的椅子上一靠,一只手玩着蔻丹。
发现扣单上缺了一个角,于是放到一旁椅背上,洛情就很是乖巧的蹲下开始给她弄指甲蔻丹。
皇后勾起嘴角才抬起头看向洛轻舞:“我想我们之前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想要的就是统治这片大陆,然而我缺的就是你,只需要你跟我合作,一切都好说。”
洛轻舞则是淡淡的道:“让我跟你一样去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做不来。”
“不如你就换一个条件吧,让我去对那些无辜的人下手,你还不如直接杀我来的痛快。”
“想来你之所以叫我过来,就是因为忌惮我吧?”
“说的明白一些,你就是觉得我会成为你统治大陆的阻碍,想要跟我合作,但是若是我不合作的话,你会选择杀了我对吧?”
边上的皇后依旧是没什么变化,盯着自己正在摆弄蔻丹的手。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希望你跟我合作,毕竟相对于杀了你来说跟我合作你能得到更多,而我也能得到助力,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只要你跟我合作,博庭不但没事,他以后也会是我的继承人。”
冰霜王座
“而你是他的娘亲,他那么在意你,我也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事情来。”
那轻舞却轻笑道:“是吗?是不是在这之前我还必须吃下你的蛊虫,接受你的控制?”
“哦不对,换句话说你们巫族应该是更加擅长催眠控制,只要我答应了接受了你的催眠,从此我就可以做一个没有感情任由你驱使的工具,对吗?”
“然而有我的存在,伯庭也肯定不会反抗你,这样你依旧是站在最顶尖的那个人。”
“请问这样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好像受益者都是你呢。”
皇后用手帕掩着嘴轻笑:“没想到你倒是一个心思通透的人,只是条件在这里,你要就不停,必须按照我的来,除非你选择放弃博庭与我对抗。”
“但是很可惜,如今你们几个人来到这里,而周围都是我的人蛊,就算你拥有着我不知道的机器,你又觉得你们能够从这里逃离吗?”
“或者说现在你们还有其它选择的机会吗?在你们单独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注定了不是吗?又何必再挣扎。”
洛轻舞却冷笑一下:“我觉得皇后你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一些?”
“纵使就是我们三人来到这里,你觉得你的那些人蛊又能够将我们留下吗?”
皇后也不着急,将自己的手在桌板上敲了两下。
边上的叶炫然就呆呆的走到房间里去,将身上捆着铁链的南宫博庭带了出来。
原本还淡定的洛轻舞,在看到南宫博庭的那一刻,猛的就站起身。
眼中都是心疼,自己这么漂亮的儿子,这女人居然把他弄得身上脏不拉叽的。
居然在他帅气的脸上也弄上了灰尘,瞬间洛轻舞就生气的转头:“现在立刻让你的人弄水给我儿子,将脸洗干净,不然我们的谈判就此结束。”
皇后手伸着给洛情弄蔻丹,看着洛轻舞笑得花枝乱颤。
“我真的不知道你一直以来脑袋都会想些什么,我很好奇现在都这样的情况了,你居然还在意他脸上是不是干净。”
说着身子往前倾了一点:“轻舞妹妹,我其实对你脑袋里面的东西更加感兴趣。”
“这若是换做别人,已经是他的生母将这人绑架了,而这养母却反而来救人,你不觉得这很滑稽吗?”
洛轻舞转头冷冷的道:“是吗?我并不这样觉得,因为有的人他活着就还不如去死了,有的人死了却依旧活在别人的心里。”
“而有的人穿着光鲜,可能就是一泡屎,有的人穿着破烂,可能他的心灵才是最美的。”
“像皇后娘娘这样的,应该就是面上披着一层好看衣服的屎吧?”
说完洛轻舞还在自己的彼此面前扇了扇:“毕竟内在是美的人,也不会做出你这么禽兽的事情来,对吧?”
“一个既不配为人也不配为人母的人,活着我都替你累得慌。”
“难道黄红娘娘的心里面就没有过重要的东西吗?那种可以让你舍弃生命的,那种让你半夜做梦都会笑醒的,不过想来你这种人是体验不到的。”
“不过我倒是有一点需要感谢你,感谢你能生出小包子这样可爱的儿子。”
“让我有这么乖巧的儿子,我真的十分的感谢你,若是我赢了,我说不定会因为这个送你一条生路。”
竞技荣耀
“毕竟怎么说也是你将小包子带到了我的面前,对于这一点我十分感激。”
都市至尊霸主
然而洛轻舞的一些话,非但没有将皇后惹怒,反而却逗的皇后在那里笑得花枝乱颤。
等笑够了以后才抬头:“果然你真的是一个独特的人,我真的很好奇,在这样绝境的情况下,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觉得你可以离开我的视线。”
“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放我一条生路,可惜呀,我这人并不像你那么仁慈,我若是赢了得不到我想要的,我会让你们通通下地狱。”
“怎么样如今已经看到你儿子了,现在我给你选择的时间一盏茶时间过去,若是你还不决定与我合作,我就取下博庭一条手臂,如何?”
南宫博庭对着洛轻舞摇摇头:“娘亲,这辈子能跟你相识,能够成为你的儿子,我很荣幸,不过恐怕我们的母子情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我不愿意让娘亲成为一个罪人,我那么敬爱娘亲,我不想要娘亲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我也不想因为我把整个世界变得乌烟瘴气,就像娘亲所说的,哪怕是死了,这个世界依然能够美好,还有我在意的人活着我就觉得挺好的。”
“只是娘亲受罪,孩儿没有办法陪你一直到老,没有办法替你尽孝了。”
南宫博庭说完眼光红红的,只有直接对着洛轻舞跪了下去。
原本还在强硬支撑的洛轻舞,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一下就滑落下来。
南宫博庭抬起头看着自家娘亲,拉着自己跪下去的的身体,膝盖只是弯曲者,然而这是南宫博庭第一次看到自己娘亲在哭。
看到娘亲眼泪的那一刻,小包子心如刀绞,纵使自己已经变成了南宫博庭,成为齐国的一国之王。
面前的娘亲依旧是自己最敬重的人,依旧是自己最在意的人。
一直以为娘亲都不会哭的,但是现在的娘亲眼泪每一滴都像落在自己的心上,灼烧的整颗心都在发疼。
想要伸手去将娘亲脸上的泪痕擦干,可是发现自己身上捆着铁链,根本就动弹不得。
南宫博庭挫败的低下头,在低下头的那一刻,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滴落到地上,溅起一点点的灰尘,就如同洛轻舞的心滴在地下,摔的一样的疼。
这是自己一直护着的儿子,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
这是自己时不时就看着他脸就特别骄傲的儿子。
这是坐在皇位上高高在上,却板着一张脸的小正太。
如今却因为自己掉下了眼泪洛轻舞的心疼的颤抖,整个手指紧紧的握着。
伸手拉着南宫博庭站,直抬着他的脸,用手帕一点一点将他脸上的灰尘擦干净。
强硬的挤出一丝笑容:“宝贝不怕,娘亲在。”
說說我捉鬼的那些年
原本还在极力忍耐的南宫博庭,在听到洛轻舞这句话的时候眼眶红的,根本就憋不住眼泪。
咬着自己的薄唇,坚定的点点头:“娘亲,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恨你,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永远都爱你敬你。”
“今天就让我和娘亲一起面对吧,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洛轻舞想起了当初第一次遇到小包子的时候,他怯生生的在边上拉着自己的衣角。
“娘亲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会听话。”
“娘亲你怎么了?你是不喜欢包包了吗?”
“娘亲,我知道是我的错,对不起。”
“娘亲你真的没事吗?”
“娘亲你回来了?”
“娘亲这东西好好吃哦。”
“娘亲好厉害,娘亲最棒。”
“我也想要学这个,可不可以?”
那些一点一滴在洛轻舞的脑海中渐渐汇聚,逐渐变成了面前这带着稳重气质的小正太。
还有他口口声声要自己将南宫冥骗回来做爹爹的时候。
还有他在面临别人欺负自己那种着急的模样。
还有陪着自己演戏时候的灵动,伸手摸着南宫博庭的脸。
“宝贝,你是娘亲最棒的孩子,人生的路上会有很多的坎坷,但是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一定会度过的。”
“你相信娘亲娘亲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你也没有必要因为结果而改变自己的心。”
“娘亲知道你对她也是有感情的,你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学着怎么样去做一个皇儿。”
“只是博庭不是每一个人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的,有的人心本身就是坏的。”
“若是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这没有什么,但若是没有得到,我们也没有必要去遗憾,因为最该遗憾的是她。”
“失去你是她的损失,是我们的荣幸,优胜劣汰,感情也一样,我们要淘汰一些不值得的东西。”
寵妻如命:傅少,隱婚請低調 顧翩然
“你能明白娘亲所说的吗?”
洛轻舞之所以这样说是害怕和皇后真的动起,手来后南宫博庭会难受,会放不下。
南宫博庭红着眼睛,坚定的点头看都不看一眼皇后。
“嗯,有的人狼心狗肺不值得我们去真心对她,我庆幸自己只是拥有着她的血脉,而不是继承了她这一颗黑透了的心。”